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从美股到A股,光伏巨头的狙击战

2021-07-29 07:46:15 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 海宇  

“殊途同归” 组件巨头A股鏖战还没开始。

国内光伏市场东风起,随晶澳、天合之后,晶科能源、阿特斯成功回A成大概率事件。组件巨头A股短兵相接日渐成为现实。厉兵秣马,来势汹汹,即使是全无硝烟,亦波谲云诡,凶猛异常,虽市场容量巨大,但商战中独乐乐或比众乐乐更具诱惑。征战攻伐,最终是五强鼎立还是渐增日后谈资。

\

“殊途同归”之后,刚刚开始!

\

晶澳:借壳回A

晶澳的回A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算是顺风顺水。或者与其采用了业内较为推崇的借壳上市的方式相关。

关于晶澳的故事,业内大多数人都有所知晓。

晶澳太阳能成立于2005年,由晶龙与澳大利亚光电科技工程公司、澳大利亚太阳能发展有限公司三方合资成立。晶龙之所以能够与后两者达成合作,与杨怀进密不可分。

2004年的晶龙,已经雄踞世界太阳能单晶首位,其单晶硅年产达836吨。为弥补电池生产配装环节的缺失,靳保芳与从中电出走的杨怀进痛快达成合作,于是顺理成章地有了晶澳太阳能的成立,杨怀进出任CEO。杨怀进在上任之初就曾豪言要让晶澳三年内成为世界级公司。

事遂人愿。2007年2月,投产仅八个月的晶澳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并被评为华尔街三大交易所此年度的优秀上市公司,“中国奇迹”亦成为晶澳的称谓。

晶澳上市后的前两年,即2007、2008年,中国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但经济危机也随之而来,中国光伏行业遭遇重创,晶澳未能幸免。相关数据显示,2009年Q1,晶澳收入2.317亿元,上年同比下降79.4%,环比上年Q4下降76.3%。也恰在此年,杨怀进离开晶澳。靳保芳与杨怀进曾经一段合作的佳话也随之而散。

时间流逝,此后的几年,光伏行业虽有包括“双反”在内的波折,但我国光伏行业从2012年开始,开始复苏,晶澳在此期间的发展算是稳中有进。

2012年,晶澳闯入全球组件出货量前十榜单,位居第八位,2013年,位居第九位。此后一直至今,晶澳一直位居榜单之中,从2015年开始,一直位于前五行列,2018、2019年高位时更是居于第二位,仅落后于实力雄厚的晶科。

然而,由于美股光伏行业整体估值偏低,光伏产业在美国资本市场中的融资能力巨大滑坡,随着我国光伏行业的发展,以及A股更高的估值,光伏企业开始回A。

其实,晶澳欲从美国退市,开启私有化进程,最早可以追溯到2015年6月。彼时,晶澳称,公司董事会有意组成一个包括独立董事在内的特别委员会来考虑这一提议。当时,晶澳估值约为4.891亿美元。但该方案最终没有下文,也没有更多官方的信息流出。

时间直至2017年。

是年11月17日,晶澳宣布将以3.62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方式被收购且实现私有化,买方为晶澳董事长兼CEO靳保芳及晶龙集团。

2018年7月17日,晶澳宣布完成与控股母公司的合并交易,正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并成为私有公司。

2019年1月21日,天业通联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12.7亿元置出全部资产,同时以发行股份的方式作价75亿元购买晶澳太阳能100%股权。 晶澳借壳回A正式拉开帷幕。

2019年9月19日,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天业通联发行股份购买光伏巨头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的方案获有条件通过。晶澳太阳能正式拿到了A股通行证,成为首家光伏中概股借壳“回A”的企业。

2019年12月12日,天业通联披露“关于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注册资本、经营范围暨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的公告”靴子落地。……

2020年3月29日,晶澳发布借壳上市后的首份年报。2019年,实现营收211.55亿元,同比增长7.67%;净利12.52亿元,同比增长74.09%;基本每股收益1.27元;扣非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20.49%。

2021年3月3日,晶澳发布2020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58.47亿元,同比增长22.17%,实现净利15.07亿元,同比增长20.34%。其中,Q1营收45.91亿元,净利2.86亿元;Q2营收62.93亿元,净利4.15亿元;Q3营收58.11亿元,净利5.90亿;Q4营收91.52亿元,净利2.15亿元。

回A后,晶澳业绩整体向好,在2020年全球组件出货量的排名中,位居第四位,落后隆基、晶科、天合,出货量仅比天合少30MW。

天合:坎坷回A路

相较晶澳的借壳回归,天合回A或者算是好事多磨。

初始阶段,天合与海润被人们普遍提及。两者之所以能够联系起来,除都是光伏企业之外,也与两者几乎同时发布的公告有一定的关系。

2017年,天合光能完成私有化,从美国退市,回A被视为天合的必然选择。

2018年2月6日,天合发布公告,称1月22日收到《江苏证监局关于确认辅导备案日期的通知》,确认中信证券已经开始对其进行上市辅导。

2018年2月5日晚间, *ST海润发布了《关于筹划重大事项的停牌公告》,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就这样两者被顺理成章地联系到一起,天合借壳海润的消息不胫而走。同时人们认为天合之所以会选择借壳海润上市,原因也在于IPO用时较长,且手续繁杂,而天合实力雄厚,有能力和实力借壳上市。在2018年,天合组件当年出货量虽仅仅位居第三位,落后晶科、晶澳,但是其保持着全球组件累计出货量第一的位置。坊间也有着天合光能在单年出货量上“让贤”的说法。

2018年2月27日,有相关媒体报道称天合内部人士对于借壳海润予以了否认。对于两者到底是否存在联系不得而知。但有说法认为海润的巨额债务是阻碍天合借壳的重要原因。

天合光能于1997年12月26日由高纪凡创立,随着我国对光伏产业的重视,1998年中国光伏行业快速发展,天合光能也从中受益。在2006年天合光能登陆美国纽交所之前,高纪凡以20亿的身家位列当年胡润能源富豪榜第九位。

时间如水。用时十年,2006年12月19日,天合光能在纽交所上市。成功募集到9800万美元,而后在2007年6月,其又完成增发,募资超2.43亿美元。天合光能表现“凶猛”。

也恰在此几年,中国光伏企业纷纷在美国上市。尚德2005年12月纽交所上市,2006年11月阿特斯纳斯达克上市,2006年12月天合光能纳斯达克上市,2007年2月晶澳纽交所上市,2007年6月英利纽交所上市,2010年5月晶科能源纽交所上市。

天合2017年从美国退市,2019年5月16日申请科创板上市,2019年6月14日通过问询,但在同年7月31日却显示中止,或与其财报有效期相关。2019年9月12日,上交所恢复天合光能发行上市审核。

事情有条不紊进行,在大背景之下,大家相对看好天合成功IPO。

而事实却泼了一盆凉水。

2020年1月8日,天合光能发布了2020年第一条公告——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1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暂缓审议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上市(首发)。天合光能成为2020年被暂缓审议的“第一名”。此时,关于天合的诸多报道相继涌现,整个形势急转直下,彼时亦有言论,2020年的A股或看不到天合的身影。

天合在此事之后并无更多的发声。

2020年3月1日,在上一份公告披露近两个月之后,天合再发公告——上海证券交易所2020 年第 4 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将再审议天合光能。

2020年3月11日,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同意天合光能发行上市(首发)。

2020年6月10日,天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成为常州登陆科创板的第一家企业。

2017-2020年,天合回A路走了三年。

2020年8月26日,天合发布回A首份半年报。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营收125.46亿元 ,同比增加16.56%;净利润4.93亿元,同比增加245.81%,扣非净利润4.45亿元,同比增加182.14%。

2021年3月31日,天合披露2020年报,营收294.2亿,同比增长26.1%;净利12.3亿,同比增长91.9%,增幅创4年新高。

2020年,天合动作颇多,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20年天合宣布的电池端产能扩产近42GW,组件则29GW。

2020年,天合光能组件出货量达15.9GW,位居第三位。 晶科:并不意外的回归

相较而言,晶科是海外上市热潮中最晚登陆美国股市的。但即使如此,晶科的实力没有人可以小觑。在近十年的全球组件出货量排行榜中,其从未缺席,更是在2016-2019连续四年蝉联首位。在2020年被势头凶猛的隆基取代,屈居次席。虽然晶科能源实力依旧强劲,但业内认为晶科能源回A是必然选择。

事实的确如此,6月28日,晶科能源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信息传出,拟募资60亿。然而与晶澳、天合美国退市不同,晶科选择分拆上市,并未从美国退市。

关于晶科能源分拆上市的信息, 并非首次披露。

2020年9月21日,晶科能源宣布,正在考虑进行内部重组,计划未来三年内将分拆子公司江西晶科赴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2020年10月29日,媒体报道,晶科能源拟分拆的子公司江西晶科已经完成31亿元股权融资计划。

2021年1月29日,江西监管局披露了关于晶科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接受辅导的具体信息。其辅导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并于1月22日进行上市辅导备案。

晶科能源CEO陈康平曾表示,晶科能源在纽交所上市和江西晶科在科创板的联合上市将提高晶科在中国和全球投资者中的知名度,并为自身提供更多未来增长的机会。

晶科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晶科营收分别为245.09亿元、294.90亿元、336.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23%、20.32%、14.14%;实现归母净利分别为2.74亿元、13.81亿元、10.4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66%、404.52%、-24.5%,归母净利润在2020年度出现下滑。

虽然,营收依旧呈现正增长,但是归母净利润却出现接近四分之一的下滑。此点被财经板块所关注。

在2018-2020三年期间,晶科能源组件销售收入分别为234.94亿元、282.83亿元、325.25亿元,分别占总营收比例的95.86%、95.91%、96.63%,组件仍为晶科能源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余则包括硅片、电池片,以及其他业务收入。

2020年,中国光伏行业从硅料端开始进入涨价模式。彼时硅料价格迅速上涨,对组件企业造成重要影响,业内称为“卡脖儿”事件。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当时表示,此种现象或将加速组件企业产业垂直一体化的程度,或对光伏行业造成冲击。后续,钱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21年晶科将发力电池、硅片等板块,但会以电池为主。

此次IPO,晶科能源拟募资60亿,将主要用于年产7.5GW高效电池和5GW高效电池组件建设项目等,此举与钱晶的说法相印证。

对于此次募资的用途,晶科能源则表示,未来三到五年,光伏行业竞争激烈,因此将进一步整合垂直一体化产能。垂直一体化的光伏企业将拥有更低的成本、更稳定的品质和产出,从而在未来竞争中占据优势。此次的电池项目将弥补晶科在电池产能方面的短板。

截至2020年末,晶科能源硅片产能为20GW,组件产能30GW,电池产能11GW。被称为“史上最大扩产年”的2020年,电池、组件、硅片的扩产皆超过300GW,其中实力光伏的动作更多更大,陆续补齐自身的产业板块,未来多板块供大于求的现象或将出现,届时垂直一体化公司之间,或者垂直一体化公司与专业公司之间的竞争都将展开,竞争必然惨烈。

同时,晶科境外销售的高占比,被业内认为存在隐忧。晶科招股说明显示,2018年-2020年,晶科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185.57亿元、244.60亿元和273.8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50%、83.50%和82.51%。晶科也坦言此次IPO存在着境外市场经营风险、汇率波动及汇兑损益风险等,但晶科A股IPO之路依旧被业内看好。

阿特斯:按部就班的分拆回A

同晶科一样,6月28日,阿特斯亦申请科创板上市。

相较晶科,阿特斯则显得有些“平庸”。2020组件出货量位居第五位。纵观近十年组件出货量排行榜会发现,阿特斯虽然一直居于榜单中,但是除在2015年位居第二位之外,其余主要是在三-五位之间徘徊,其中,第三位3次,第四位1次,第五位5次。

阿特斯在业内一直以财务稳健而著称,其充分体现了掌门人瞿晓铧的性格特质,所以有着如果最后仅剩几家光伏企业,其中一定会有阿特斯的说法。“不做第一,但做一流”是阿特斯的生存“哲学”,所以阿特斯的“不出彩”也就在可理解的范围之中了。

2006年,阿特斯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是中国首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光伏一体化企业。阿特斯拥有硅片、电池、组件和电站等多个业务板块。然而伴随着晶澳、天合的相继回 A,业内人士认为,“驻守”海外的晶科能源、阿特斯也将追随其后——回A。

晶科如此,阿特斯同样如此。

2020年7月27日,阿特斯宣布,将在未来2年内完成组件和系统解决方案业务(MSS)板块在国内上市,但同时保留母公司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分拆上市。阿特斯此举直接宣布了回A之路。阿特斯能否成为一个拥有三个上市融资平台的企业,值得期待。

2020年9月30日,阿特斯宣布已为旗下MSS子公司——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达成17.8亿元融资协议,成功引进了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和战略合作伙伴。此举被解读为阿特斯拥有在中国上市资格的重要一步。

然而回溯历史会发现,此次并非阿特斯首次计划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早在2017年12月,阿特斯就曾对外宣布私有化。不过,2018年11月该计划暂缓,最后不了了之。

而后坊间传闻,某龙头电池企业欲收购阿特斯的传闻,然而此事没有更多信息传出,随着阿特斯欲拆分上市的信息传出之后,该传闻也就彻底变成了传闻。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2020年,阿特斯营收分别为244.4亿元、216.8亿元、232.8亿元,归母净利19.2亿元、17.5亿元、16.2亿元。阿特斯同晶科有着诸多相似,营收总额呈上升趋势,但是归母净利润则出现下滑,同样其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境外,在2018-2020年,阿特斯境外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94.7亿元、186.7亿元、194.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1.48%、88.84%、84.91%。

其同晶科存在同样的隐忧。

截止2020年底,阿特斯硅锭、硅片、电池片和组件产能将分别2.1GW、6.3GW、9.6GW和16.1GW,各环节产能差距巨大。

此次阿特斯IPO拟募资40亿,主要用于年产10GW拉棒项目、阜宁10GW硅片项目、年产4GW高效太阳能光伏电池项目、年产10GW高效光伏电池组件项目。由此不难发现,阿特斯此次也意在补强自身产业链短板。

不过,日前,阿特斯方面表示,由于硅料、EVA、边框等价格上涨,以及境外运输价格的居高不下,阿特斯2021年Q1净利润为负,预计2021年上半年公司整体业绩仍亏损,2021年全年业绩也可能出现亏损。

对于分拆上市,阿特斯方面坦言,是希望利用A股市场为将来的发展获取更多的资金支持。

征伐:笑到最后的会是谁?

虽然晶科、阿特斯的回A成功与否暂时无法给予定论,但是业内对两者成功回A大多持乐观态度,毕竟从实力来讲,即使放眼全球光伏企业,两者的实力也颇具说服力。

如果晶科、阿特斯成功回到A股市场,届时五大组件厂商同台竞技,又将演绎出什么样的剧情?值得期待。

隆基,发展迅速,实力强劲;天合,发力明显,领衔210;晶澳,稳中有进,板块日渐完善。晶科、阿特斯如果成功回A,作为A股后来者,先不论是否会“追上”先行企业,但更多的竞争将成为必然。毕竟五家企业皆为组件龙头企业,竞争更为直接。

2020年硅料价格上涨,疫情影响,相关机构对2020年全球新增装机量的目标屡屡下调,然而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2020年全球光伏报告显示,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的接近135 GW,新的太阳能光伏装置的安装量也增长23%。其中,我国新增装机量达到48.2GW,该数据也是自2017年53GW新增装机量的。五大组件企业在2020年业绩虽有起落,但依旧具有较强的冲击力。 近年,随着越来越多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确定,光伏行业的前景越发被看好,更多的企业纷纷进入光伏行业,为了在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以及自身抗风险能力,以组件企业为代表的光伏企业纷纷加强自身的垂直一体化程度,当然,五大组件企业也皆在其中。

以2020年为例,据世纪新能源网不完全统计,扩产总金额超3400亿,硅片、电池、组件扩产总规模超340GW。五大巨头中,隆基总投资超269亿元,天合总投资超315.5亿元,晶澳总投资超415亿元,阿特斯与宿迁签订的10GW光伏组件及10GW光伏电池投资协议,总投资便超100亿,据媒体统计晶科在组件、电池、切片、拉棒上的扩产规模分别为44.8GW、29.3GW、20GW、5GW。 7月16日,国家能源局发布1-6月份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其中1-6月,光伏新增装机量为13GW,虽然较2019年、2020年有小幅提升,但是在双碳目标的大背景下,新增装机量远远低于行业预期,与行业相关板块价格居高不下关系密切。

现今,虽然上游硅料价格稳定,硅片、电池价格小幅下行,但是并不足以给予组件端足够的价格下行空间,终端市场依旧缺少装机动力。据相关媒体统计,今年上半年分布式光伏装机量超过集中式电站装机量,就已说明问题。虽然业内依旧对下半年装机量充满期待,但是价格仍将成为制约2021装机量的重要因素。并不足够活跃的装机市场,必然刺激厂家组件企业之间市场占有率之争。

当然,除一线企业之间的竞争,二三线企业为抢占更多的生存空间,在价格端要低于一线企业的组件报价,对其市场造成一定冲击。

PVInfoLink日前相关市场分析显示,组件端,一线垂直整合大厂价格变化不大,持平或者较价格最高点有小幅回落,大型订单单玻组件价格大多在1.77元-1.79元/W,二线厂家出现1.7-1.75元/W的价格。价格上,二三线组件企业更具竞争力。

以中国能建2021-2022年1.2GW组件集采为例,24家企业参与投标,在第一标段的单晶单玻组件的投标中,价格区间为1.7202-2.011元/W,均价为1.819元/W;第二标段的单晶双玻组件的投标中,价格区间为1.758-1.936元/W,均价为1.823元/W。此次招标,2.0元+/W报价来自于一线企业,最低报价则都来自于二三线组件企业。

2021年7月已过,光伏市场暂难以看到价格迅速下降的积极因素,虽或逐渐迎来装机高峰期,但具体拉动力如何并不可知。《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将刺激分布式光伏的发展,但价格仍为桎梏,效果如何仍需等待。

群雄逐鹿,在现今并不宽敞的空间中,各企业如何闪转腾挪,是对企业实力和智慧的双重考量。不管是合纵连横,还是孤军深入,最终需要的都是市场。那么,这个市场最终会如何?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市场 光伏企业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