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 没有放缓的迹象

2021-10-19 14:33:05 5e   作者: 镜清 编译  

加拿大作家、编辑和记者道格·约翰逊月初在《Ars》网站发文说[1],英国牛津大学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的一份报告称,可再生能源成本一直迅速降低,并将继续下降。某些机构的报告低估了这个行业降低成本的能力,但仍然看不到“趋稳”的迹象,尽管某些清洁能源技术方案已经成熟,成本下降的趋势也可能放缓。

\

这是因为,早期的价格预测低估了绿色能源生产方面的优势。

英国牛津大学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的一份新报告说[2],过去对能源成本的预测,一直低估未来可再生能源成本会多么便宜,以及快速推出它们的利益。

这个报告对太阳能、海上风能等50多种技术做了预测,还把它们与未来继续运行碳技术做了比较。报告的作者之一、牛津马丁“后碳转变规划”高级研究员马修·艾夫斯(Matthew Ives)告诉Ars(美国农业科学研究院)网站说,“这不仅对可再生能源是个好消息,对全世界也是个好新闻。”

此文使用概率成本预测方法,考虑可再生能源过去的数据,以及现在和持续的技术发展,得出了这个结论。它还使用了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和彭博社的大量数据。这个报告,除了考虑成本(一段时间内单位能源生产的美元数),还描绘了三种情景下的发现:快速转向可再生能源,转变缓慢,根本没有转变。

与坚持使用化石燃料相比,即使不考虑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害或降低污染带来的任何协同效益,迅速转向可再生能源就意味着能节省数万亿美元。即使除了节省开支,推出可再生能源也有助于世界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这个报告称,如果太阳能、风能和无数的其他绿色能源工具,遵照它们预计未来十年的部署趋势,25年内世界就会看到一个“净零”的能源系统。

艾夫斯说,“能源转型也会为我们节省资金。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这么做。”

达稳了“没”?

世界开始从化石燃料转移,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仍持续下降。例如,国际能源署(IEA)的一份报告说,现在太阳能比建造新的燃煤或燃气发电机组更便宜。然而,过去的某些报告暗示,在某个或另外的时刻,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将开始趋于“平稳”。例如,IEA的这个报告就曾暗示,海上风力发电价格现在开始趋于平稳[3]。

然而,最近的另一篇论文评估了可再生资源未来的各种预测[4],而且还发现许多早期的研究,低估了这个领域未来成本的削减。艾夫斯说,过去的报告一直低估技术进步导致可再生能源价格的持续下降。艾夫斯还暗示,在这些和其他预测中使用的模型有两个问题: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最大增长率做出各种假设,还使用了“基底成本”,就是不能“再降”的价格。

艾夫斯的报告主要关注技术进步的过程,这是让可再生能源更便宜的部分原因。各种可再生能源的常规表现已超出早先论文的预期。艾夫斯说,“相当长时间以来,他们的预测一直是错误的。”“你可以看到,我们一直反复地突破这些预测值。”

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的报告,并没有给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稳定设置硬性的期限。艾夫斯说,如果太阳能和风能最终主导市场,价格降低会放缓,但不会因进步造成平稳期。在这点上,仍有可能出现技术进步,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频繁地推出。艾夫斯说,“是部署减缓了它的速度。”

“过度悲观”

据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与IRENA的发现相符。泰勒是该团队的高级分析师,这个团队最近发布了它们自己的报告[5]。按泰勒的说法,该团队发现,太阳能和风能成本降低的驱动因素是技术改进、供应链、可扩展性和制造工艺,成本下降至少可能持续未来10-15年。他说,很可能之前它们预测的估算值是保守的。

泰勒告诉Ars,某些问题可能会导致降价的速度放缓。例如,这次瘟疫破坏了全球的供应链,使得很难获得某些非常重要的材料,比如太阳能板用的多晶硅。全面实施可再生能源也存在某些屏障,如油气补贴、公众舆论、施工项目管理等。

泰勒说,“纯粹出于经济原因,加速推广可再生能源发电,对消费者的好处越来越多。”“我们要促使决策人士非常认真地考虑,尝试排除目前存在的各种障碍。”

结语

1. 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这种趋势没有放缓的迹象。这是个好新闻,但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原材料和矿产资源,维持这些技术的全球部署?这是个“天大”的问题。因为许多人认为,需要降低社会可用能源的总量,警告未来几十年物质繁荣下降“不可避免”……

2. 幸好,美国智库RethinkX的研究人员纳菲兹·艾哈迈德(Nafeez Ahmed)最近发布的文章也说[6,7],如果社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一个巨大的“如果”——清洁能源颠覆性技术可以代表对历史稀缺模式的根本突破,也是对能源丰富新时代的突破。矿产短缺不会使清洁能源“脱轨”;清洁能源资源的丰富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

3.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社会选择“欣然采纳”而不是抗拒能源、交通等行业的技术颠覆;要摆脱“传统思维”模式的限制,捕捉技术颠覆的全部复杂性,重新思考什么是可能和不可能的……

4. 也有些“后碳时代”研究者,现在就对可再生能源的未来表示担忧。这可散见理查德·海因伯格(Richard Heinberg)新作《权力:人类生存的限制与前瞻》[8]出版前,发表在《Resilient》和其他网站上的某些文章。学术、理论、研究方面有不同观点是好事,即使整体上不能成立,也许某些方面的见解仍值得关注,不能完全否定,更不能一棍子打死。在这方面,我们有过沉痛的教训……

资料与注释

1 DOUG JOHNSON, The decreasing cost of renewables unlikely to plateau any time soon, Ars Technica, 10/4/2021

2 Rupert Way et al., Empirically grounded technology forecasts and the energy transition, INET Oxford Working Paper No. 2021-01, Sept 14th, 2021

3 IEA,《World Energy Outlook 2020》Report extract Overview,

https://www.iea.org/reports/world-energy-outlook-2020?mode=overview

4 Mengzhu Xiao et al., Plummeting costs of renewables - Are energy scenarios lagging? , Energy Strategy Reviews, 9 March 2021

5 IRENA (2021), Renewable Power Generation Costs in 2020, 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Abu Dhabi. ISBN 978-92-9260-348-9

6 Nafeez Ahmed, Ending the Age of Resource Scarcity Part 1: Why mineral shortages won’t derail clean energy, RethinkX, October 4, 2021

7 Nafeez Ahmed, Ending the Age of Resource Scarcity Part 2: Unimaginable Clean Energy Abundance Could Be Ours, RethinkX, October 6, 2021

8 Richard Heinberg, Power: Limits and Prospects for Human Survival, New Society, Sept. 2021.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可再生能源 成本下降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