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太阳能
  • 从高调收购尚德到被强制出售电站 顺风还能扛多久?

从高调收购尚德到被强制出售电站 顺风还能扛多久?

2022-01-11 09:42:07 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 孙凌伟  

擅长资本运作的郑建明,最终还是倒在了资本运作上。

12月1日,由于拖欠重庆信托融资协议项下未偿还贷款本金约人民币6.66亿元,顺风清洁能源被强制出售总容量为180兆瓦的9座光伏电站用来还债。

“圈外黑马”收购尚德

2013年9月24日,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竞聘会议原定召开的日子,但却因有新的竞聘公司加入而临时延期。这家公司就是顺风光电国际有限公司。无锡市政府新闻办公室10月9日下午公布尚德重整案最新进展,顺风光电被暂定为战略投资者候选人。

顺风光电何以击败一众实力强劲的对手?

顺风光电成立于 2005 年10 月10 日,创始人为汤国强,2011年在香港上市,主营光伏电池产品,年产能仅有100MW左右,但电池的光电转化效率位居业内前茅。

2012年,受欧美光伏巨头“双反”打压的影响,国内众多光伏企业陷入困境,顺风光电也不例外。借助这一“时机”,当年11月底,郑建明通过旗下的Faithsmart Limited,斥资1.99亿港元收购顺风光电4.63亿股,持股比例达29.65%,取代汤国强成为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了这家企业。

尽管实际控制了顺风光电,但彼时的顺风光电,正处于亏损状况。财报显示,2013年上半年,顺风光电营业收入4亿元,亏损却高达6.72亿元。其营收还不如彼时无锡尚德的1/10,即使尚德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这样的营收状况,再加上郑建明此前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质疑其借机炒作的声音不绝于耳。

从学者到资本运作高手

郑建明,学者出身,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南特区时报》副社长等职务。于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下海开发房地产,但在海南地产泡沫破裂后,于1993年进军上海房地产市场,通过明申实业和钱江实业等多家公司开发了自由西村、澳门公寓等上海最早的一批商品房公寓。

1998年,香港遭遇金融风暴冲击,楼市价格腰斩,郑建明果断抄底,专注炒卖写字楼,曾在2003年买入香港中环信德中心招商局大厦34楼全层,后来净赚数亿港元,一时成为名动香港的炒楼高手。

2010年,国美电器上演陈晓、黄光裕股权之争,郑建明悄然购入约3.6亿股,持股比例甚至高于陈晓的郑建明,成为陈、黄双方游说的对象。但在最终的国美股东特别大会上,郑建明并未就投票意向表态。“陈黄之争”以“陈晓离开国美回到上海,黄家重掌国美控制权”的结局告终。

运用资本“名扬”光伏圈

“国美事件”后,善于在资本市场中发现商机和抄底的郑建明,又把目光盯上了当时在欧美“双反”打击下深陷困境的光伏企业。

2012年,曾经的江西首富彭小峰创办的赛维LDK巨额债务缠身,四处兜售资产还债,郑建明计划以2500万人民币收购赛维子公司合肥赛维全部资产,并承诺将在12个月内免除赛维对合肥赛维提供的担保,并弥补免除担保前赛维的损失,但最终未能谈拢。

收购未果后,郑建明以福来投资的名义,先后3次认购赛维LDK增发的5400万股,共投入7222万美元,占股25.15%,迅速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和第一大机构股东,位列创始人彭小峰及恒瑞新能源之后。

2013年,光伏巨头尚德电力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2013年5月22日,在无锡尚德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上,529家债权人申报了总金额达173.96亿元的债权。经核实,共确认总债务107亿元,其中70亿来源于银行,其他来自供应商。其资产则包括可供出售的P2和P3工厂产能,总计大约为1.5GW电池片和2.2 GW组件。有业内分析师预计,这部分资产的价值大约在60亿元左右。

2013年6月28日,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管理人向有意接盘的企业发出邀请函,最后收到4份回复,分别来自英利集团、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北京普天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及中国西电集团,这其中并没有顺风光电。

2013年9月24日,原定于当天举行的竞聘会议,由于顺风光电的加入被临时延期。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有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顺风光电能够胜出,是因为郑建明不但表态愿意承担无锡尚德的全部债务,而且还预交了5亿元定金。

多领域的频繁资本运作

光伏之外,郑建明在其它领域也没闲着。

2014年2月10日,顺风光电与刘瑞及其旗下公司签订了买卖协议,以4.43亿元收购了8个风电项目,进入风电领域。

同年,通过增资控股等方式,郑建明还并购了SunwaysAG的太阳能逆变器及光伏建筑一体化业务;收购了PowinEnergy30%的股权,以提升在储能、调峰及快速装置的技术研发水平;收购了隆盛(中国)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入股了主营化肥、尿素等农用肥料的玖源集团;成为了机械制造巨头熔盛重工和中海船舶的大股东之一;使顺风光电持有的上海恒劲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从18%上升至28%。

为了方便运作,2014年10月17日,郑建明将开曼群岛的注册公司“顺风光电”更名为“顺风国际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下称“顺风清洁能源”)。

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之后,2014年,顺风清洁能源总收入暴涨275%至57.45亿元,净利润13.40亿元,达到最高峰。

可惜好景不长,在又保持了一年5800万的盈利后,顺风清洁能源开始了巨额亏损。财报数据显示,在2016年—2018年期间,顺风清洁能源分别亏损21.1亿元、8.34亿元、17.06亿元。至2019年上半年,顺风清洁能源负现金净额达到130.14亿元。

兵败光伏卖电站还债

形势不利,顺风开始着手处理手中的光伏资产。

2016年5月31日,顺风清洁能源发布公告,称其已与亚太投资订立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拟按现金代价约50亿元向亚太投资出售顺风光电100%的股权。这笔交易的目的,是希望将无锡尚德从上市公司中剥离。不过由于收购方亚太投资也是郑建明的产业,这笔协议在2017年1月6日被终止。

2018年9月,顺风清洁能源再次宣布与亚太投资达成交易协议,作价约47亿元;2019年3月,价格降至30亿元。半年后,这笔交易落地。无锡尚德被纳入至郑建明独资的亚太资源公司体系内,成了一家由私人外企掌控的、非上市类的电池、组件制造商。

2019年初,通过折让58.85%增发75.9亿股的方式,顺风清洁能源易主为肖艳明,并筹资16.24亿港元;2019年11月底,又通过卖电站给向中核东能源有限公司,筹资6.41亿元。尽管使尽了浑身解数,但不到30亿元的筹资相对于130亿元的债务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万般无奈之下,甩卖作为优质资产的光伏电站,成为了顺风清洁能源最后的希望。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2021年12月1日,顺风清洁能源已出售光伏电站603GW,大约筹资25.85亿元,全部还债后,尚欠70亿元左右,而剩余的393MW光伏电站,远远不够还债。不知道卖完了剩余电站的顺风清洁能源,届时应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顺风清洁能源 光伏电站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