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不能让咱的高产井断了药

2022-01-24 16:51:55 华北油田采油四厂

1月22日一早外面的世界被雪花盖了白茫茫的一层,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人的脸上,当大部分人因为恶劣的天气猫在家里的时候,华北油田采油四厂廊南采油作业区安22站大班员工胡炳和值班员工廖大文正顶着狂风踩着积雪给油井送药。

"即使下雪了,也不能让咱的油井断了药。"下车前,胡炳看到廖大文仅带了单手套,赶忙递给他一个棉手套,"赶紧戴上,这么冷的天,单手套哪行?"

安22-19井是该站的高产井,每天都要给这口井"喂药",下了一晚的雪,一大早积雪延伸整个井场。二人顶着寒风,冒着小雪花,戴好安全帽、拿上工具包,一清早就上井了,羊肠小道,巡检车在布满积雪色路上缓慢地行驶。

到了井场,两人抬着药桶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油井走去,生怕滑倒,脚底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今天雪真不小啊,咱们加完药后巡检多留心点,有啥情况赶紧跟工区汇报,别影响了产量。"胡炳边走边叮嘱着。

两人从加药口加完药后,把药桶抬进来了井口房。接着测量抽油机电流、油套压力。一人读数,一人记录,这样的配合让他们速度快了很多。

该取样了,廖大文将车上的热水壶拎下来,热水浇在井口,热气升腾起来。

"别浇太多,前面好有几口井呢,省着点。"胡炳又开始叨叨起来。

"知道了,要是热水不够,我保温杯里的水不喝也不能让咱们取不出样来啊!"廖大文知道胡炳的脾气,打趣道。

不一会儿,取样阀门里先挤出一条条凝固的原油,接着温热的原油流入取样桶。

"这口井正常,再去前面看看去。"车窗外雪纷纷扬扬的飘着,面对这种异常的天气,两人巡检完这口井,又对所辖的20口井进行"地毯式"筛查,风雪中,耀眼的石油红慢慢地变成了"冰铠甲"。(李晓玲)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华北油田采油四厂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