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输配电
  • 五莲供电迟玉朋:技术“大拿”的贴心服务

五莲供电迟玉朋:技术“大拿”的贴心服务

2022-08-16 18:02:28 china5e

几场雨水过后,野外的青藤和荆棘都伸展开来,不时扯拉行人的裤脚。迟玉朋走得有些匆忙,10千伏园艺线上,4个村子1300多户的用电服务,是他的工作。村子之间隔着几座山头,跑起来有些辛苦,60岁的他不会开车,骑摩托车或者徒步前往。

再过3个月,他就退休了。即将离开工作了30多年的这个片区,同事很不舍,他的和气与敬业给一个团队树立了正气;公司更不舍,他的供电专业技术首屈一指,多次力克技术难关;客户也很留恋他,党的二十大代表、红泥崖村党支部书记张守英将他列入“村民一家亲”行列。

一手绝活,成为公司技术“大拿”

笑眯眯的表情,眼神里却透着执着。迟玉朋是国网五莲县供电公司洪凝供电所光明员工,30多年的工作时间里,默默无闻的他已成为“专家级”电工。摇表、万用表、钳形电流表这些电工仪器,大部分人是用什么学什么,他不但熟悉仪器全部功能,还经常创新使用。在大家司空见惯的电气设备参数里,也藏着他诊断故障的许多秘密。

变压器等供电设备都标有参数,可以结合实际负荷、外部环境等判断故障,迟玉朋的特长正来源于此,他能够从听、看等表面现象和参数核算中,快速诊断设备故障,准确率非常高。今年正月的一天,松柏乡韩家口子村台区停电,抢修人员更换了电缆,检查了所有部件和接头,还是送不上电,公司紧急调迟玉朋现场“诊断”。250千伏安变压器、新换50平方毫米导线、气候寒冷负荷增大……根据现场情况和设备数值,他很快推断出故障点在分路空气开关上。大家半信半疑,按照他提供的参数更换设备,果然送电成功。现场有不服气的人考问他:“200千伏安变压器输出电流是多少?”一边问一边拿着手机进行百度搜索,他自信地回答:“290安培左右。”“50平方毫米导线能承受多大电流?”“50乘3.5,理论数值175,国标新导线可以短时间承受180甚至190安培。”他的对答如流,让在场的人都深感佩服。

理论、经验加土办法,会让有心人变得无敌。

迟玉朋负责中疃、蒲家洼等4个村子的用电管理,因为技术出众,他的工作范畴早已超越自己的领域,成为大伙的技术“总顾问”。6月下旬一场大雨过后,巡视人员发现小古家沟村2号台区配电盘带电,反复检查没找到漏电的地方。老迟赶到现场,以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工作经验,迅速排除了大家的诸多猜测,用钳形电流表分段检测疑点最大的一条线路,仅十多分钟,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位姓郑的客户家中,又在户内七弯八拐的导线中,查到了导线拐角内侧的破损点,这处时有时无的漏电,越过客户家失灵的漏保传到了配电盘。测数值的电流表变身为“缉拿真凶”的武器,迟玉朋的土法子管用,正是他自己用心琢磨的结果。中疃村所属的自然村土家窑坐落在九山山腰上,只有田间7月7日下午,王继福托人打电话

老当益壮,源自勤学活用

爱学习的老电工,不只拥有了大量的技术储备,大家还评价迟玉朋“脑子好使”,能够举一反三、灵活应对实际工作。

“同一件事,多个角度去看,就会有不同的想法。这些想法不是天生的,是靠学习积累,慢慢变成了自己肚里的货。”迟玉朋说。他爱好学习,经常自费购买技术书刊,单位订阅的《农村电工》等杂志,别人不愿看,他却当成了宝贝。曾多年担任洪凝供电所所长的王宏光说:“那些晦涩难懂的术语、繁琐难记的公式,他都过一遍,发现自己不明白的,一定想办法搞懂。”迟玉朋的手机上APP很少,“百度”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随时搜索想要的知识。因为年龄大,老花眼,手机字体放到最大,几行字就占满了屏,读起来特别费力,他却孜孜不倦,乐此不疲。“一段时间不学点新东西,心里就不踏实。”迟玉朋说。他没有烟瘾酒瘾,学习新知识很上瘾。

不断充电,成就了迟玉朋的多项拿手绝活。7月5日,同事求助,莫家庄子村客户家中零线带电,火线数值偏小。年轻的同事急吼吼地说:“客户家山墙都被凿了一个窟窿,还是没找到原因。”老迟赶过去,发现他们使用传统的检测法,易出纰漏。他教同事用仪表分段测试,缩小目标,同事依然检查不出原因。老迟嘿嘿一笑,爬上梯子,将瓷瓶上缠绕的导线分开:“这会再去检测”。数值正常了!他指着两股导线解密:“发生串线,火线数值就小于零线,这里两段火线,一定有破皮,雨后接触,电就像水一样,叉到其它’道’上了。”解决问题,分享知识,老迟毫无保留。

迟玉朋身材清瘦,看似羸弱,却蕴含着不一般的力量。今年6月26日暴雨期间,公司发来指令,10千伏园艺线有“瞬间接地”信号。早上7点,他和同事沿线巡视,这条线主线加支线总长30多公里,蜿蜒曲折,翻岭过河,很多地方没有道路。尽管经验丰富,“瞬间接地”还是要逐一巡视排查。车子将他送到长兰东村路口,再走就是庄稼地了,一直到红泥崖村,中间10公里泥泞的山路,迟玉朋只能徒步走完。他背着工具包、铁鞋和绝缘拉杆,急行军一样负重前进,仔细观察每一组故障指示仪、每一台负荷开关,在经常落雷的区域,要用望远镜检查导线有无受损,换一个观察角度,就要转一圈庄稼地。

“红泥崖到蒲家洼、杨家庵到中疃、坊子北山移动基站要往返山顶,老迟徒步转了20多公里山路,还要避免蛇和马蜂的干扰。”开车的同事许传宝粗略估计了老迟的路程。这趟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行走,却是老迟的日常工作。多年来户外工作成就了他的好体能,使他有更多的机会熟悉线路实时情况。尽管山区电网面临的天气影响多,迟玉朋的辖区电网很少出现故障。

贴心服务,赢得持久赞誉

同大部分农村的现状一样,迟玉朋服务的区域老人居多。面对这样的群体,就要具备相应的工作方法和态度。“干工作不只是专业能力,和大家交心很重要,尤其对老人,要有胜似家人的耐心。”红泥崖村的郭公正老人80多岁了,和一个弱智儿子相依为命。他们家电灯使用的是拉线开关,弱智儿子经常拉着玩,隔几天就断一次,老人视力差不敢接,就打电话找迟玉朋。时间久了,老人习以为常,额外的事成了老迟份内的活。这样的情况,他不去解释,也不计较。

“农村生活就这样,相互帮衬一下,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迟玉朋说。

杨家庵、蒲家洼位于大山窝里,全是上年纪的老人,很少有人会用智能手机,平时也不带手机、不接电话。收电费的时候,迟玉朋带着一包零钱,挨家挨户上门收,一趟找不到人,再去第二趟、第三趟……

红泥崖是五莲县有名气的村子,仅民间谚语、歇后语就有好几条,如“大雪不过红泥崖”、“红泥崖的兔子——拿人不当人”。地理位置特殊,人口多、姓氏杂、自古轶闻趣事不断。近些年,该村党支部书记张守英创新服务群众、开展乡村文明建设工作成效显著,当选为党的二十大代表,即将进京参会,让红泥崖的名气更上一层楼。在这样一个村子,外人很难获得持久好评,迟玉朋是个例外。村里人对迟玉朋都很认可,张守英代表村民也多次说:“供电工作在我们村是贴心服务,大家很满意。”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