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国家电网垄断遭抵抗:地方企业与其纠争不断

2012-05-28 15:46:51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金源 杜光利  

国地电争

按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日程,6月1日起,中国将正式推行居民阶梯电价。此举被视作中国电力改革的重要举措,但在改革的另一边,国家电网的垄断仍遭诟病。

改革的呼声中,属于地方的供电企业或民营自备电厂也试图在传统的国电垄断下寻求一条生存的途径。而国电在企业发展同时,也承担了诸如农网建设等普遍的公共服务。在利益尚不能调整到位前提下,国地电争仍在继续。

自5月份开始,各地居民阶梯电价听证会密集上演。发改委要求首档电量要有80%的覆盖率比例,不过在已经举行过的各地听证会上,大部分省区代表认为本地区首档电量太低。

代表的呼声被认为是对电力垄断的一种抵抗,同样,原本被视为垄断的国家电网在用电上也与地方企业频频发生纠争。

尽管国家电网控制着全国的26个省区,88%以上的国土面积,不过它所控制的领域,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山东,魏桥集团自主发电厂所生产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低三分之一,在陕西,国家电网与陕西地方电力集团的对峙演变为一场“全武行”。

山东让步

山东邹平县,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所在地。

一种新的模式在此诞生,魏桥集团自己使用的电厂不但为本集团旗下企业供电,并且也通过自建电网向其他企业供电。

在山东,魏桥集团是一家以纺织为主,多产业发展的综合企业集团,主营业务为纺纱、铝业等,不过,热电也成为其主营业务。

此举被视为对国家电网在当地的利益产生威胁,双方的争斗也一直延续,甚至在2009年,双方在山东省惠民县李庄发生了一起“武斗”事件,起因就是魏桥集团欲将自己的电输往惠民县。

2011年11月,新疆曾有部分官员来魏桥调研,希望将魏桥模式复制到新疆,并且对魏桥的民营电力系统作出系统的报告。

在早已经被媒体披露的报告中,有关魏桥电力同国家电网山东电力集团之间的冲突这样描述,魏桥电力系统曾经跟国家电力发生过尖锐冲突,一方面向省政府承诺新增电网投资,另一方面与魏桥电力发生严重冲突。

一位在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工作的工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双方确实发生过冲突,不过并没有真的打起来,两边的人最多也就是摆个架势以吓阻对方。

整个事件中,国家电网山东电力集团都坚持认为,国家电力法中有规定“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显然国家电网对魏桥集团的这种行为有种天然的抗拒,毕竟他的存在是对国家电网的一种挑战。

在整个事件始末,当地政府也被牵连其中,国家电力称此事与山东省发改委有关。不过,山东省发改委给《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是,山东发改委并没有参与其中,始终不了解情况。

蹊跷的是,当事的双方在事件之后都保持了低调,甚至对冲突避而不谈,国家电网山东电力集团始终没有正面回应此事,其媒体负责人仍然坚称“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魏桥集团则彻底拒绝一切媒体的采访。

魏桥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对国家电网垄断提出的一种挑战,让公众看到了高额电价下的问题,于是引发热议。不过这一模式也被普遍认为具有独特之处,不可复制。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魏桥模式仅仅是个案,具有不可比性。他认为,如果要将魏桥电厂同国家电网的电价相比较的话,两者必须要有一致性,比如成本等诸多方面因素。

因为当前,魏桥电厂不承担运输费用,也不存在交叉补贴、三峡基金等其他附加费用,这样一来,双方就不能够在一个水平线上比较,加之魏桥电厂是在自己用不掉的情况下来来卖电的,所以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个案。[page]

陕西争斗

与山东不同,国家电网与陕西省地方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之间利益冲突更加尖锐。

4月23日上午,榆林市府谷县新民镇城圪梁村,陕地电榆林供电局的施工队开始合并在一起架线,并通知国电榆林供电局其线路走经要从国电330千伏的高压输电线路下面穿越通过,这是事件发生的开端。

之后的两天,双方在此一直对峙,并且出现了一些肢体冲突,直至后来府谷县出动了警察,手持防暴盾牌和警棍将参与对峙的国电榆林供电公司的人员进行驱离。

这已经不是两家第一次交手,四年来,这是双方第二次正面冲突。事后,榆林警方表态,双方当时都是只想吓阻对方,“武斗是虚构的,双方并未发生真正意义上的群体性械斗”。当地村民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双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打起来,只是出现互有推搡的情况,不过的确是有人受伤了。

其实,从今年春天开始,陕地电榆林供电局就开始在府谷新民镇城圪梁村进行输电线路沿线段的铁塔搭建。陕地电打算从内蒙古蒙西电网引入一条220千伏电网,不过这条电网必须要在此处从国电榆林供电公司管理的330千伏的高压输电线路下面穿过。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在当地,双方的斗争已经由来已经,尤其是在榆林地区,更是有深远的历史。

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陕西电网在榆林地区电源建设比较落后,一直没有与陕西大网并网运营,榆林地区电网一直属于地区独立性电网。1990年代,整个榆林地区逐步划归到陕地电管理,直至1990年代后期,国电330千伏电网延伸至榆林,从此在榆林地区形成了中央电力与地方电力并存的供电格局。

一位地方电网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本陕西省政府曾经发文,规定地方电力企业负责110千伏及以下的配电网,中央电力企业负责110千伏及以上输电网,本来各有各的市场,相安无事,不过榆林地区混乱的局面也打破了这一规定。

与陕西榆林北面相望的是内蒙古的蒙西电网,同陕地电一样,是地方性电力企业。两家地方电力集团联手,无非是一方想摆脱长期以来受困于国家电网的窘境,另一方则是将自身富裕电力输往陕西。

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场争斗最终以陕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娄勤俭出面调解而结束,最终,220千伏的输电线路还是穿过了国家电网的330千伏高压输电线。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但是陕地电和国家电网同样回避媒体采访,双方均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此事不便于评价。

“目前,220千伏的输电线路已经全线贯通,陕地电在表面上来看已经取得了这次的胜利,但并不意味着双方矛盾彻底解除”。上述知情者说

矛盾待解

尽管舆论对国家电网垄断的打破一片叫好,不过官方表示,魏桥集团向社会用户供电属于违法行为。

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前不久对媒体回应,作为企业的自备电厂,魏桥集团向超越其供电范畴的社会用户供电是一种违法行为。电力法有严格的规定,从国家现行法律来说它是不合法的。

无论是魏桥还是陕西地电,国电冲突的背后,是对国电垄断一种突围。

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地电问题,基本都是历史遗留问题。地方电力公司所存在的区域,基本都是国家电网在最初并网收网时,没有并网的一些地区,而这些地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就是比较穷困落后,比如陕西榆林地区和山西吕梁地区。

不过后来,这些地区发现了煤矿、石油等资源,国家电网就想将其再次并入自身所属的电网,但因为当地地电企业已经发展壮大,所以比较困难,在四川、陕西、广西等地都存在这种情况。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目前中国电力市场中“幸存”的地电公司主要包括蒙西电网、陕西地电、广西水利电业集团公司、四川水电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新疆建设兵团等6家,合计经营13个地级市电网和近400个县级电网。而蒙西电网是除了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之外,唯一一家同时具有输电和供电资质的电力企业。

由于地方电力企业一般都是有地方政府所管辖,所以在国家电网同地方电力企业发生矛盾时,地方政府往往扮演一种调停人的角色,而原本两者之间的博弈,最终会变成三者间的权衡。

不过三者间的关系也不是一概而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就对《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表示,因为各地情况不一样,所以在不同区域三者之间的关系又各不相同。总的来讲,地电量很小,所以跟国电相比较,没有优势可言。

韩晓平在评价国家电网与地方的关系时认为,解决国家电网与地方最好的办法,就是国家电网让地方参股,让国家电网成为国家和地方共同投资的一个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投资主体多元化,这样能反映多方股东的利益。




责任编辑: 曹吉生

标签: 国家电网 垄断 抵抗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