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火电
  • 京燃气发电厂生存状况调查 成本气源困扰发展

京燃气发电厂生存状况调查 成本气源困扰发展

2013-06-06 08:22:20 中电新闻网   作者: 马建胜  
严峻的大气污染状况让首都北京下决心压减本市煤耗总量,3年内要将煤炭消费总量削减三分之一,这些压减的燃煤量从哪里来?关停燃煤机组、上马燃气轮机被列为首选途径。

从节能环保的角度来考虑,将一家火电厂的燃煤机组改成燃气轮机,每年可以降低几百万吨的煤耗,天然气燃烧的近零排放也会使首都的天更蓝。

然而,全国各地纷纷上马燃气发电项目,气源保障问题却未能及时、足量解决,天然气与煤炭相比在价格上也没有优势,这两点成为火电厂煤改气的重要制约因素。

企业承受不小经济压力

北京计划今年关停科利源热电厂,2014年关停高井热电厂和国华热电厂,2015年关停石景山热电厂,并同时进行国华一热、高井电厂、石景山电厂燃煤机组关停的天然气能源替代方案及相关准备工作。

“天然气的燃料成本远远高于煤炭,而且燃气轮机发电后的余热供热能力低于燃煤机组,因此煤改气需要很大的决心。”北京市发展改革委能源处副处长王   玉明对燃煤和燃气进行了经济性比较。

为了降低火电厂燃气发电的成本,北京在新建设的燃气热电厂中推广余热余压利用和背压供热等多种利用方式。

那么燃气发电的成本到底有多高呢?以华能北京热电厂为例,2011年12月26日建成的一套装机92.3万千瓦的 “二拖一”(2台燃机加1台汽轮机)燃气机组,目前的发电成本接近0.6元/千瓦时。

华能北京热电厂就是这样一家热电联产企业,据该厂副厂长杜成章介绍,该厂冬季采暖期供热能力是17000吨水,非采暖期只有3000吨水,由于供热在燃气机组的总赢利中占比较小,造成燃气机组全年算下来处于亏损状态。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华能北京热电厂只付给北京市燃气集团68%的气款,如果百分百的付款,这个厂就会面临难以运行的问题。

而对于燃气机组上网电价,王玉明表示,目前北京建成的燃气电厂有7个,其中有2个新建成的电厂上网电价还没有最终确定,其中就包括华能北京热电厂,而较早的5个电厂是国家给批的临时结算价格,是0.573元,但实际结算是北京市发展改革委价格处来核定的,一厂一价,基本上都超过了0.573元,发电成本超出上网电价的部分由北京市财政来补贴。

气源保障一时难以解决

对于燃料供应的安全性,杜成章表示,目前北京燃气都靠西气东输,运输管线较长,万一哪一段管线出现问题,管道的气压就会急剧下降,达不到燃气机组需要的气压。在一定范围内依靠增压机可以满足机组气压需要,但如果管道气压低到一定水平,增压机也达不到要求,这个时候只能停机。

“去年年底,还是在北京的供热期,由于市民也要使用大量的燃气,我们就被限制了燃气供应,机组被迫停了10多天。为了不影响北京的整体供热,我们的燃煤机组开足马力发电,填补燃气机组的供热不足。”杜成章对记者说。

“北京的电可以从外地输送,但供热却不同,30公里是热力管道的极限了,热能没有办法从外地引进,从这方面来说,燃气机组对北京市的供热安全是有影响的。”杜成章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担心。

对于气源供应问题,王玉明表示,在设施能力方面,北京已经建成了陕京一、二、三线输气管道,大唐煤制气项目正在建设当中,还有用来调峰的唐山LNG项目,从设施能力上来讲,保证北京的供气是没有问题的。“但资源上还存在一些问题,油气公司有时候给北京安排的燃气不够,特别是在需求高峰的时候,北京燃气供应的峰谷差最高时达到将近6000多万立方米。”王玉明说。

北京计划建储气设施

据他介绍,北京计划通过建储气设施来保障燃气供应,“目前北京使用的是大港的一个20亿立方米的储气库。“十二五”期间,我们想让中石油帮助建设46亿立方米的储气库,基本保障北京的用气需求。”王玉明表示。

截至目前,北京东南、西南两大燃气热电中心已实现竣工投产,东北、西北两大热电中心也已全面开工建设。今年年底前,西北热电中心将投运4台机组,新增清洁供热能力2400万平方米,东北热电中心将完成主体工程设备安装,配套的电力、燃气、热力、中水管线也会陆续接通。

对于燃气发电供热的未来发展,王玉明表达了另外一种担心:燃气机组一旦建成之后,机组不可再用天然气之外的其他能源替代,如果燃气成本上涨,只能由消费末端来承担,“我们要清洁的空气,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王玉明说。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燃气发电厂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