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多晶硅产业泡沫一触即溃 光伏企业寄望电站拯救

2009-09-03 09:20:15 时代周报   作者: 鄢建彪   

一场针对国内诸多行业存在结构性失调的指导会议,令疑似复苏的中国光伏产业再生变数。事实上,国内多晶硅产能过剩的迹象在2008年下半年即已初现端倪。一场去泡沫运动正在这个新兴行业内悄然进行。


  8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了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条例,会议提及多晶硅行业存在重复建设的倾向,并责令相关部门加速对多晶硅等新兴产业要建立相应的准入标准。

  比照今年3月份财政部和住建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的实施意见》(俗称“屋顶计划”),以及7月份,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三方印发的《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下称“金太阳工程”),此次会议涉及内容可视为,中央政府对光伏产业多方利好假象下的一次警告。

  受金融危机影响,全球多晶硅价格从2008年10月份开始急剧跳水,对比峰值一公斤350美元至现在约70美元的价格,跌幅达500%,当初签订长期购买协议的国内光伏企业,因此而出现成本与售价倒挂的现象,同样,对于危机前盲目上马的多晶硅生产企业,多晶硅过低的价格,亦让产量随即转变成库存。

  一直掩盖在新能源光环下的光伏产业被重新审视。

  常州押注光伏产业

  受产业效应拉动,江苏为国内光伏企业聚集最为密集的区域,其中常州和无锡又为江苏光伏产业发展的龙头。

  关于常州市的光伏企业数量存在多种说法,一说为150多家,一说为30多家,而据常州市下辖金坛市金坛经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季旭童向时代周报表示,目前整个常州市已超过60家,加上各光伏企业的配套企业,已达150家。

  光伏企业带动效应类似大型钢厂的“围钢经济”,一家大型光伏企业所需要的配套设施及产业补充环节往往品类繁多,除了可以提供这家光伏企业产业延伸所需的产品,亦包括诸多代工项目,驻地在常州市高新区的天合光能即为典型代表。

  常州市辖两大光伏产业园,包括天合光伏产业园和金坛光伏产业园。据季旭童介绍,金坛光伏产业园园区内入驻15家光伏企业,其中6家已较具规模,包括亿晶光电等大型光伏企业,而零散驻扎在金坛市各乡镇的光伏企业也已达15家左右。

  至于天合光伏产业园就更为奇特,从产业园命名就可知是市政府为其量身定做,其间透露出政府欲求以光伏产业来拉动整个市区经济增长的意图。

  常州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处副处长姚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8年整个常州市的工业产值有5000多亿元,但光伏产业的销售收入只有140亿元,由此看出,即使是产业密集度较高的常州,光伏产业所能提供的收益仍然微小,但从另一个角度解释,这恰好顺应政府的振兴计划,今年3月,常州市出台《常州市振兴五大产业行动计划实施细则》,五大产业行动计划(2009-2011年),包括了新能源行业,对于已被视为“太阳能之都”的常州,新能源几乎等同光伏行业。

  “光伏产业兴起时间毕竟很短,较之常州的老牌产业可能是起点低了点,但成长速度很快。”姚勇说。

  细则中提到2011年新能源产值突破700亿元,同时,企业在满足相应标准后,政府将提供相应的政策扶植和优惠,其中包括一定数额的资金支持及企业贷款担保等。具体到新能源产业,政府将提供2000万元的资金支持。

  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常州市光伏产业的销售额为140亿元,而截至今年8月底,市区各光伏企业销售总和为120亿元左右,加上第四季度为光伏市场淡季的原因,今年勉强和去年持平,去年下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实际的出货量已经严重萎缩。为此,常州市发改委将对全市光伏企业摸底,据姚勇透露,报告将于今年9月份完成。

  常州市政府为此也提出了扭转光伏产业颓势的设想,包括延伸光伏产业链,使产业链各端企业互相对接,扶持规模较大企业,以及督促企业把市场引导至国内。

  9月1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天合光伏产业园发现,较之国内其他成熟产业园,天合光伏产业园依旧显得粗放,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合光能已位居国内光伏企业的前三甲。且常州被视为中国光伏企业的示范基地。

  常州市力求把常州建设为“中国光伏产业之都”,与之相邻的无锡也持同样的想法,城市品牌的争夺演化成企业规模和企业数量的较量。

  数量上的高低较量实际已促使产业走向畸形,常州高新区一官员告诉记者,即便是国家出台相关准入条例,常州仍积极引导光伏类企业入驻。

  地方政府对新兴产业的热衷,无疑成为了光伏产业迅速发展的最强有力的助推剂。

  多晶硅泡沫一触即溃

  常州对光伏产业的诉求,透露出新能源概念对地方政府的吸引力。

  走出江苏,光伏产业在多个省份遍地开花,包括河北、江西、福建、四川、上海,甚至直达中国的最西部青海、宁夏等省、市、自治区。

  光伏企业的高歌猛进,除了地方政府的“亲力亲为”以外,光伏产业整个产业链的暴利也是最主要原因,其中处于产业链顶端的多晶硅生产企业所能掌握的利润最大。

  常州市一从事光伏产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产业高峰期(即2005-2006年),多晶硅的利润超过100%,电池片的利润同样可达20%以上,甚至处于产业链末端的太阳能电池组件都可分享到10%的利润。同时受无锡尚德以4年周期即登陆纽交所的带动效应影响,一时间,光伏产业几近疯狂,最近未通过证监会发审委通过的上海超日太阳能即在当时组建。

  事实上,光伏产业链中多晶硅的暴利特性,也在推动产业急剧向上延伸,各地方政府也都以多晶硅企业作为重点引资项目。按照江苏省的规划,2011年多晶硅的产能将达到3万吨,而2008年全国的产能仅约为5000吨。

  显然,金融危机是光伏产业发展的分水岭,受欧美市场光伏产品的急剧萎缩影响,多晶硅市面价格不断下跌,从高峰时期的350美元/公斤跌至如今的70美元/公斤,同时产业链的传统效应也波及下游的电池片和组件公司。

  由于国内大型光伏企业多晶硅的采购多为长期协议,比如无锡尚德在2006年与全球硅料供应商MEMC签署了50亿-60亿美元的多晶硅合同,期限就为10年,当多晶硅价格暴跌的时候,反馈到企业,即在不断提升生产成本。由此导致国内所有光伏上市公司2008年第四季度业绩跟着全线下跌。

  以无锡尚德为例,200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每单位美国存托凭证亏损0.29美元,超过市场预估的0.27美元,同时从其股价来看,在第四季度累积下跌了接近90%,同时,受产量冗余影响,无锡尚德爆出自成立以后的首次裁员,且达800人的数量。

  据上海超日董事长倪开禄向时代周报透露,目前多晶硅大约维持在53万元/吨的价位,如果是采购国产多晶硅,考虑到精度等标准,需有5万元(即为48万元/吨)的价差才能接受,而这对于众多缺乏核心技术的多晶硅厂商来说,几近亏本。

  据倪开禄透露,目前在光伏产业链里,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利润在10%左右,电池片维持在15%-20%,而当初暴利的多晶硅更是下跌到20%以下。且对于很多国内多晶硅厂商来讲,仍有个致命的缺陷。

  由于多晶硅生产技术要求很高,只有技术尖端同时设备一流的厂商才能相应地降低生产成本,同时对多晶硅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质加以回收利用,但对于目前中国大部分多晶硅企业来讲,并不具备这种实力,江西赛维LDK新闻发言人姚峰认为,“目前国内能掌握一流多晶硅技术的不会超过十家”。

  财经观察员侯文学认为,光伏产业出现如此败象的原因在于过分地依赖外国市场。他表示,我国光伏产业如同玩具、服装产业一样,主要依赖国外市场,即光伏产品大部分都要出口到国外。然而,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欧洲各国尤其是西班牙在太阳能领域的政策发生重大转变,引起全球光伏市场急剧萎缩,中国光伏企业损失惨重。

  相反,欧洲、日本光伏企业在本轮危机中却未受太大冲击,关键是它们国内有市场,技术有特长,尽管市场萎缩,但是通过抢占中国企业的份额而得以稳定增长。根据国际七大多晶硅巨头公布的扩产计划,其总产能将从2008年底的约6万吨/年增加到12万吨/年以上。“看来,外向型产业在金融危机下已难以为继,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沉思。”

  寄望电站拯救光伏

  毫无疑问,8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多晶硅重复投资下发急刹车的条例,暗合着多晶硅产业乱象凸显的背景。多晶硅产业的健康发展关乎光伏产业的走向,亦关乎整个新能源试点的成功与否。

  因而寻求另一新兴市场的尝试也在启动。

  8月28日,由中广核太阳能公司和比利时羿飞公司投资,江西赛维参与工程建设的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启动,投资方预期将在此产量的前提下增至500兆瓦。

  据对此项目熟悉的知情人士透露,敦煌项目更趋近于示范工程,其间透露出国家在光伏发电的推动力度将具体落到实处。

  对于众多光伏企业来说,从技术角度来看,建造光伏电站实际一脉相承,受困于上游光伏产业的不景气,恰好把产业链再次向下延伸至光伏系统集成—光伏电站。

  以往历次多元化受阻的正泰,2007年投资20亿元进入太阳能光伏产业,正泰太阳能副总裁仇展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正泰投资的宁夏石嘴山市光伏并网发电项目,今年6月正式启动,规划发电容量100兆瓦, 首期发电容量10兆瓦。据其介绍,此项目国家发改委已批准立项,预计将在一年内完工。

  民营公司参与光伏电站建设的不止正泰一家,包括国内光伏行业巨头,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天合光能等公司都已加大步伐。

  但在《上网电价法》尚未出台前,风险依然存在,按照敦煌项目1.09元的上网电价计算,除去建造设备、后期维护及相应的工程费用,仍然有成本无法回收的可能。

  有意思的是,在记者和多家参与投资建设光伏电站的光伏企业相关人士沟通时,均被告知,目前项目还没谈上网补贴电价的问题,仇展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敦煌项目的价格是1.09元,按照国家对光伏产业的鼓励意愿,之后的发电项目补贴价格肯定会高于此,且考虑到光伏技术的不断改进,相应的建造成本也将降低,两者相加,可冲销上网电价普遍较低的现状。

  而姚峰认为,电站的使用周期超过20年,应该将时间周期加起来计算。因此,市场前景仍然巨大。

  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协会副会长刘汉元则认为,我国2008年太阳能电池产量已突破 2000MW,占全球产量的36.7%。但国内太阳能发电市场发展却极为缓慢,截至2008年底累计装机不足全球的2%,产业和市场发展不平衡。而据调查,欧盟将在2010年安装3GW(百万千瓦)的光伏发电装置,在2030年增加到200GW左右,全世界可能会达到1000GW。“建筑并网光伏系统和大规模光伏荒漠电站这两种形式,将逐渐成为中国光伏市场主流。”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多晶硅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