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我国电力发展60年:核电崛起

2009-09-16 10:31:39 中电新闻网

        上世纪初,英国科学家卢瑟福首次实现人工核反应,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人工“点金术”,自此,核科学技术开始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和应用。1954年,世界上第一座试验核电站在苏联建成———这为人类和平利用核能开辟了广阔的道路;核电,也从此登上了电力发展的广阔舞台。

         时光荏苒,如梭飞逝。半个多世纪后的中华大地,核电发展正如火如荼。

         2009年7月31日,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在武汉与湖北省政府签署A P 1000三代技术合作等协议。据此,湖北咸宁大畈核电站的主体工程有望在明年下半年开工———这不仅是我国三代核电A P 1000的首台内陆机组,更可能成为我国大陆首个内陆核电站。

         由零开始到缓慢建设,从适度发展到大力推进,自东南沿海到圈地内陆……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的核电产业经历了一个个重要的阶段和节点,终于在核电春天中走出向核电大国、核电强国迈进的步伐。

  初起程扬帆在秦山

  1964年10月16日,中国西部上空传来一声巨响,一朵蘑菇云腾空而起,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不久之后,周恩来总理说:“二机部(核工业部前身)不能光是爆炸部,要和平利用核能,搞核电站!”中国领导层关注的目光开始投向核电。1970年2月8日,周恩来总理在听取上海地区领导人关于缺电缺煤的汇报时睿智地指出,从长远看,解决上海和华东地区的缺电问题要靠核电站。
  中国工程院院士欧阳予回忆说:“1974年3月,周总理抱病审批了我主持制定的30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工程技术方案,这个工程就以周总理最先提出建设核电站的日子命名,被称作‘728工程’。我国核电就是从‘728工程’起步的。”
  1985年3月,浙江省海盐县秦山镇,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在这里正式开工建设。欧阳予院士正是秦山核电站的总设计师,也因此被称为中国“核电之父”。提起当年的“728工程”,如今鬓发花白的老人仿佛回到了那段艰苦而又光荣的岁月:开工之初,中国的核电建设者面临着严峻的现实考验。没有关键设备,没有新型材料,没有参考图纸,没有安全法规,而掌握这些技术的一些国家还对中国实行严格的封锁政策。在这样的困境下,顽强的中国核电人决定:自己攻关!秦山核电站一期建设中,中国组织了全国上万个单位协作攻关,解决了388项技术难题。
  1991年12月15日,是中国核电史上永恒的重要时刻———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成功,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从此结束,中国核电实现了零的突破!
  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发去亲笔贺信:“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标志着我国核电技术进入一个成熟的阶段。”从此,中国核工业转向为国民经济服务,中国开始走上了发展核电的漫漫征程。
  在秦山核电站进程稳步推进的同时,广东核电项目也取得了进展。1987年8月7日,秉承“高起点起步,引进先进技术”的建设方针,拥有两台单机容量为98.4万千瓦压水堆核电机组的大亚湾核电站工程正式开工。1994年,大亚湾核电站两台机组先后投入商业运行。与秦山核电站的“自主建设”不同,大亚湾走的是“引进”路线,按照“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的模式,走出了新中国利用外资建设大型基础产业项目的新路。
  今天的大亚湾核电基地,蓝天碧海,绿树掩映,白鹭展翅,天人合一,已经成为深圳市旅游路线中一个重要的风景点。2009年5月6日是大亚湾核电站投入商业运行15周年的纪念日。截至5月6日,大亚湾核电站已成功累计实现上网电量2051.2亿千瓦时,其中输送香港1400.79亿千瓦时,这相当于香港每4户家庭中就有1户使用来自大亚湾核电站的电力。
  从秦山、大亚湾启程,中国核电扬起了远航的风帆。

  稳步走探索无停滞

  然而,就在我国核电刚刚起步的阶段,1979年和1986年先后发生的美国三里岛核电事故、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给世界核电发展蒙上了阴影。这也影响了我国刚刚起步的核电事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相继开工建设了秦山二期、岭澳一期、秦山三期和田湾一期等四个核电项目,而在1999年田湾一期开工后的几年间,没有新的核电站出现。甚至有专家认为,我国核电发展出现了一个“断层”。
  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曹述栋指出,所谓的“断层”并不存在。我国核电从起步开始,核电站建设就一直没有停过步,基本保持了一定规模的核电站在建。从1997年到2003年,是我国核电的“小批量发展阶段”。在此期间,根据国民经济发展和电力需求,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提出了“适度发展核电”的方针。在此方针指导下相继建设的四座核电站,使我国核电设计、建造、运行和管理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为我国核电加快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仍在浙江省海盐县的土地上,秦山二期、秦山三期陆续建设并顺利投运。其中,秦山二期是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自主管理、自主运营的首座商用核电站。据统计,秦山二期55项重大设备中,有47项由中国人自主完成,被誉为国产化的重大跨越。秦山三期是我国和加拿大两国政府和平利用核能的最大合作项目,也是我国唯一一座重水堆核电站。秦山三期比计划提前112天竣工,外国专家曾感叹:“秦山三期工程是中国人成功的故事,1%是加方的贡献,99%是中国人的成绩。”
  1997年5月,广东岭澳核电站开工。它是我国在引进、消化国外先进技术基础上,实施重大技术改进,实现工程管理、建安施工、调试和生产准备自主化和部分设备国产化的成功实践,为探索形成自主品牌百万千瓦级核电技术路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两年后,从俄罗斯引进的江苏田湾核电站一期主体工程开工,这也是中国大陆在役核电站中技术最先进的核电站。
  尽管发展缓慢,但中国核电仍在探索中稳步前进。

  快速行核电迎春到

  随着我国经济建设步伐逐步加快,电力需求形势日趋紧张,能源结构矛盾日益显现,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的任务越来越艰巨,核电需要加快发展的呼声逐渐高涨起来。在时代进步和经济发展的要求下,我国核电发展政策有了重大调整。
  2005年初,我国正在制定的国家中长期科技规划透露了这样的信息:能源发展战略有所调整,我国核电由“适度发展”转变为“积极推进”。曹述栋认为,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能源供应正在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和环境发展的一个瓶颈,核能在我国能源可持续供应中的重要地位逐渐形成共识。从2005年开始,我国核电进入了加快发展的新阶段,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春天。
  2005年12月15日,中国核电界终于又诞生了“新鲜血液”———岭澳核电站二期主体工程开工仪式在大亚湾畔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批示说,岭澳核电站二期主体工程开工,标志着我国核电自主设计、自主建设、自主制造、自主运营又跨出一大步。继岭澳二期之后,我国核电产业被迅速推上“快车道”,秦山二期扩建、红沿河、宁德、福清、方家山等一批项目紧随其后。
  正如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所说:“调整能源结构的优先选择是加快发展核电”,核电作为一种清洁安全、技术成熟、无温室气体排放的能源,在目前技术条件下是替代燃煤发电的重要选择。
  2008年下半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抓住时机,继续加快调整电源结构,并以重点项目拉动内需,促进装备制造业等重点产业振兴;同年11月,广东阳江核电工程一次性获批6台机组,创造了我国核电史上核准批量最大的纪录;2009年,张国宝在文章中提出“大力发展核电”。一连串政策调整之后,核电发展势头锐不可当,我国“核电地图”加速扩大,如今,内陆省份上马核电的行动也逐步增多。
  与我国核电产业快速发展相呼应,世界核电界也掀起了复苏浪潮。同时,世界对先进的第三代、第四代核电技术的关注度也不断高涨。此时此刻,中国做出了令世界瞩目的举动———在建设二代改进型核电机组的同时,引进发展世界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
  2009年4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亲自来到浙江省三门县,宣布全球首台第三代AP1000核电机组在这里正式开工建设。作为我国引进AP1000核电技术的示范工程,三门核电站的工程进展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就在开工前不久,时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的孙勤明确表示,今后我国所有新审批的核电项目将逐步向三代过渡,中国内陆核电将采用以AP1000为主的三代核电技术。
  中国核电终于作出了技术路线的选择,这对于长期被称作“五花八门”的中国核电界来说是举足轻重的历史性一步。然而,回忆起国家对于我国核电走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路线的决策过程,主要负责AP1000技术引进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感慨颇多:“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曾培炎同志,对我国核电产业作了深入细致的调查。他组织召开了12次领导小组会议、72次小范围的座谈会,走遍了我国所有涉核企业,找核电企业领导、专家面谈。
最终,国务院决定还是走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这条路。这是因为,我们深刻明白我国核电发展的软肋。”中国核电的软肋就是核心技术。王炳华认为,从核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看,我国很快将跻身核电大国行列。然而,我国核电不仅要做大,更要做强。“在第三代核电的基础上做大做强,抢占这轮核电发展的制高点,是我国发展核电的正确选择。”
  从第一朵蘑菇云在新中国升腾而起,从我国核工业由军转民重点发展核电,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的核电产业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如今,全国核电装机容量907.82万千瓦,运行机组11台;根据国家能源局前阶段透露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调整目标,预计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有望超过7500万千瓦。
  中国的核电建设,正从星星点点渐成规模发展之势。不久的将来,中国必将作为核电大国、核电强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大事记

  ●1974年3月,周恩来总理主持中央专委会,审查批准了中国第一座自主建设的30万千瓦核电站的设计方案,决定作为重点科技开发项目,列入国家
计划。
  ●1982年5月,五届人大常务委员会第23次会议决定,将二机部改名为核工业部。
  ●1984年10月,国务院批准成立国家核安全局。
  ●1985年3月,中国自行设计、建造和运营管理的首座30万千瓦压水堆秦山核电站开工建设。
  ●1986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核电工作包括建设和生产运行,均由水利电力部移交给核工业部统一管理和经营。
  ●1988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正式成立。
  ●1991年12月,中国第一座自主建设的核电站(秦山)并网发电成功,结束了大陆无核电的历史,实现了核电技术的重大突破。
  ●1993年8月,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出口商业核电站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开工建设。
  ●1994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成立。
  ●1999年7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在北京成立。
  ●2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建议》指出:适当发展核电。
  ●2006年2月,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成为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
  ●2006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纲要》指出:积极推进核电建设。
  ●2006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年~2020年)》,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占全国发电装机的比例将增加到4%,达到4000万千瓦。
  ●2007年3月,中国第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正式确定选用美国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方案。同年5月,作为我国实现第三代核电技术引进、工程建设和自主化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研发平台,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
  ●2008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决定:将核电行业管理纳入新成立的国家能源局。同年7月底,国家能源局成立大会在京召开

  ●2009年4月,浙江三门核电站一期主体工程开工,它将成为全球第一个使用第三代AP1000核电机组的核电站。

故事一

  模拟训练机诞生记

1991年底,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15天后,中国自主设计制造的核电站出口巴基斯坦,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8个出口核电站的国家。然而,尴尬的事实摆在眼前:按照国际惯例,出口核电站,操纵员也应由出口国培训,但是中国没有模拟训练机,培训巴基斯坦的操纵员更是无从谈起。
  当时的秦山核电站主控室操纵员王日清回忆说:“国际上的大合同,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当时领导跟我没有多讲,他只说,王日清你无论如何要克服各种困难,一定把这个模拟机造出来。”
  模拟机是专门用来培训操纵员的大型操作系统。国际上流行的一个说法,制造模拟机比建设一座真正的核电站还要难。当时世界上能建设核电站的国家有十几个,但能造模拟训练机的只有4个国家。然而,重压之下的王日清仍是许下了这样的诺言:“这台模拟机要是弄不出来,国际协定不能按期履行,我们确实无颜见江东父老,只能自裁东海。”
  只有短短36个月时间,却要完成99000多个故障设计和检测,这就意味着他们平均每天就要完成将近100项数据的实验。三年时间里,秦山核电站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操纵员不分昼夜进行测试。
  1996年1月,秦山核电站模拟机一次性通过国家验收。1996年,时任国家科委主任的宋健亲自向中国科学院郑重推荐:秦山模拟机项目荣获当年十大科技成果奖!

故事二

  西屋“杀手锏”:AP1000之父

  在中国核电发展的几十年间,第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的招标谈判是一件引起了世界核电界关注的大事。全程参与了招标、评标工作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家委员会委员、原国家核安全中心副主任郁祖盛,对2005年的评标工作记忆犹新。
  当年9月份,正是美国西屋联合体和法国法马通竞标白热化的敏感时候,西屋联合体派了一位专家来到中国。郁祖盛说,这可谓是西屋公司的“杀手锏”。
  这位专家,正是被称为“AP1000之父”的Howard Bruschi博士。郁祖盛回忆说,Bruschi博士对于第一个AP1000“儿子”可能出生在中国非常重视,他此次访华也是“有备而来”。在讨论时,Bruschi博士传达了美方与中国合作的强烈愿望,同时提出希望两家进行长达50年的合作,并从技术角度肯定了AP1000在功率等方面的发展空间。根据后来中美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国将来一旦做出单机功率超过135万千瓦的AP
1000机组时,就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正是Bruschi博士的此次访华,促成了这项条款的诞生。
  郁祖盛说,与Bruschi博士的交流,使西屋公司在谈判中增添了加强和中方建立长期合作承诺条款的具体实施方式和内容,同时也符合中方利益。这不仅给西屋联合体战胜对手增添了筹码,也成为促成中美双方在三代核电建设方面合作的重要一环。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核电 电力 我国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