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布局煤化工:道达尔反其道

2009-10-13 09:48:39 能源杂志   作者: 张娜  


一家石油公司,却高调宣布挺进煤化工领域,并将其写入公司战略。或许除了经济效益,还显示着这样一种信息:布局中国。

文 | 本刊记者

“道达尔已正式把煤化工写入公司的战略,目前正在筹备的第一个项目是百万吨级的煤制烯烃。”2009年9月,道达尔石化集团中国战略与项目发展总经理吉勇(Guillaume Lesage)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
按照规划,2010年将是道达尔大力推进煤化工的关键年,其在华项目将适时启动可行性研究工作。然而,道达尔提出此规划的同时,BP、壳牌等一些企业却已相继退出煤化工领域。道达尔成了“唯一一家在中国发展以煤为原料的化工产业的国际石油巨头”。
道达尔以整体形象参与中国的发展始于2000年。当时,吉勇已提前6年跟随老东家埃尔夫(后被道达尔并购)在中国开展业务。对于在中国开展煤化工项目,吉勇说旨在打通整个产业链。
然而,对于一家石油公司,不把重点放在石油化工领域,而是把触角伸向煤化工领域,在中国,煤化工领域又极为特殊,一方面既要鼓励发展,另一方面又有多种产品相继被叫停。在这样的背景下,道达尔该如何实现其公司战略,真正完善公司的这部分板块?
煤制烯烃是首选
“煤制烯烃是首选,以后也会做汽车燃料,比如二甲醚。”道达尔(中国)投资公司首席科研代表徐忠华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
亚化咨询介绍,煤制烯烃是以煤为原料,经过煤气化、合成气净化、甲醇合成、甲醇制烯烃,最终生产聚烯烃或烯烃衍生物的工艺。此项目之所以引起大企业的兴趣,除了高资金投入外,最为重要的是可以得到高产品附加值和高回报。
相比其他的煤化工项目,无疑,聚烯烃的巨大缺口成为企业选择的重要依据。
2009年9月,在首届“中国煤制烯烃技术经济研讨会”上,亚化咨询发布了《中国煤制烯烃发展现状与趋势评估2009》的报告。数据显示,到2010年,中国的乙烯当量缺口约960万吨,丙烯的当量缺口约340万吨。供需缺口绝大部分将通过进口聚乙烯、聚丙烯、乙二醇等来弥补。
到2010年年底,按照国家政策稳步推进煤化工示范工程的要求,神华包头、大唐多伦和神华宁煤的煤制烯烃项目将相继建成投产,烯烃总产能接近170万吨,而全国烯烃供需总缺口却有1300万吨左右。面对巨大的缺口和高技术的要求,道达尔(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戴杰也表示:“我们对中国在战略上、经济上合理的项目都感兴趣,我们的战略是评估所有的项目,看相关项目是否可行。”
面对煤制聚烯烃的诱惑,吉勇提出,道达尔并非像某些投资商一样只做产业链的一部分,而是准备从源头的煤炭开始,直到生产出烯烃聚合物的一体化项目。因此,对合作伙伴的选择,道达尔提出寻找与其有互补性优势、协同效应的中国企业,比如拥有煤炭资源且有意进入化工领域的煤炭生产企业和电力生产企业。
“做聚烯烃,传统的方法是石脑油裂解,近年来也有利用天然气制甲醇然后转化为烯烃的新工艺,但是这两条路线的原料来源还是要大量依赖国外进口。中国最富有的原料就是煤,所以我们考虑要以煤为原料,做煤制聚烯烃,不仅产品销售市场在中国,生产在中国,原料也要在中国。”吉勇说。
对于煤制聚烯烃项目选址,因为在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煤的用途多是用于发电,而沿海地区煤炭的供应已经很紧张,所以道达尔自然会着眼于内陆煤炭资源丰富的省区,比如当前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内蒙古。
选在产煤富足区,与煤炭企业合作,项目规模又非常大。到2010年,中国在建的煤制烯烃总产能只有170万吨,而道达尔一家就提出要建设100万吨的新项目。道达尔表示此举是为了把各个环节的新技术运用到整个产业链条中,推进煤化工战略。
吉勇说:“必须是最新的技术,充分考虑效率和环保,这样的项目才称得上是好项目。”
业内对煤化工的质疑不外乎这几点:耗水量、耗能量,碳的利用率和二氧化碳排放。
对于水的问题,中国煤资源丰富的地区往往都缺水。道达尔称已经组织专门的科研团队,并与一些国际知名的工程公司共同对煤制烯烃过程中的节水问题进行了调研。目前阶段性的调研结果显示,节水工艺的显著改进是可以做到的。
二氧化碳排放是煤化工的软肋,往往是把煤化工和重污染联系在一起的重要因素。同其他同行业企业一样,道达尔也进行了二氧化碳捕集、封存和应用的研究,“二氧化碳捕集现在是相对容易的,也为二氧化碳的解决方案提供了条件,变不利为有利。”徐忠华介绍说。
除此之外,吉勇认为煤化工技术重点还应该包括能源利用效率和节能问题,最明显的就是碳的有效利用。与煤炭的液化和发电等相比,煤气化的碳回收率是最高的。而利用全球领先的甲醇制烯烃/烯烃裂解(MTO/OCP)一体化工艺,道达尔称其终极目标是最大程度地把每一个碳分子都利用起来。
“近年来中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遏制低技术高污染的煤化工项目盲目发展,但我们相信国家对于高效节能环保的煤化工项目始终是鼓励的,道达尔的煤制聚烯烃项目将充分展现其一体化的综合优势,满足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吉勇说。
BP的剥离与道达尔的挺进
一年前,2008年9月,BP全球煤炭业务首席执行官访问新疆,考察煤炭资源开发情况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煤化工等方面的有关政策。同年10月,壳牌中国集团主席也来到新疆考察,并表达了参与新疆能源开发建设的意愿。
随后,却没了下文。
反之,BP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在逐渐退出化工业务,目前,其聚烯烃业务大部分都已转入独立上市的亿诺化学,而与中石化合资的上海赛科则是目前BP尚且直接拥有的唯一一家生产聚烯烃的子公司。
壳牌也是如此。其退出聚烯烃业务的时间更早,几年前就独立成立了一家公司,把聚烯烃的业务已经剥离到这家新公司。
也许这两家企业现在更加关注油气的上游领域,而非整个产业链。
BP和壳牌已相继退出以烯烃及衍生物为代表的石油化工领域。同时,道达尔却把这一项业务写入了集团的总体战略中。
那么,与专门以化工为主营的企业相比呢?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集团一直领跑化工行业,产品包括化学药品、塑料、功能产品、农用产品、精细化工、石油及燃气。其进入中国的时间也比较早,业务范围也非常广泛。最近的一则消息是,2009年7月,巴斯夫与中国合资伙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计划投资14亿美元,扩建位于中国东南部江苏省南京市的重点化工生产项目。双方合资的扬子石化—巴斯夫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化学产品将应用于建筑、制药和汽车工业,工厂扩建项目将于2011年完全投入运营。
然而,在金融危机中巴斯夫未能幸免,关闭全球80家工厂,并对另100家进行减产。该公司预计,其2009年业绩将不会出现持久改善,并下调了其全年收益预期。
以巴斯夫为代表的化工企业,其下游化工领域非常强大,但他们的弱势是没有上游,没有油,也没有煤。
在国外大型石油和化工企业中,除了道达尔,只有埃克森美孚还拥有完整产业链的战略。
然而,煤化工并不是埃克森美孚的重点。埃克森美孚在新加坡等地上马了大量的炼化项目,但都是传统的石油化工领域,对于煤化工并没有相关的战略。
道达尔对煤化工的战略和规划已经出炉,对于同行纷纷剥离和退出的现状,这些反而给道达尔带来了机会。
布局中国
从道达尔的煤化工战略可以看出,倾向于寻找中国本土的拥有煤炭资源的企业为合作伙伴。理由是,中国的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开发煤炭资源时,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必须对一部分煤炭进行就地转化,比如内蒙古。而这些电力企业和传统的煤炭企业就地转化的经验不足。
2009年7月,内蒙古出台了新的煤炭资源划配政策,根据新规定,除通过挂牌招标、拍卖方式取得的煤炭矿权外,国家和内蒙古自治区重点煤炭转化、综合利用项目申请配置煤田时,将按生产运营期内实际用煤量的2倍配置资源。申请划配特殊稀缺煤种资源必须执行国家产业政策的相关规定,且煤炭资源的就地转化率必须超过60%。
60%的转化率着实给传统的煤炭企业带来了压力。
有些企业尝试做了一些煤炭转化,比如煤制甲醇,但又面临过剩的困境。吉勇说,已经有一些煤炭企业找到道达尔,想就一些高附加值的煤化工产品进行合作。
利用这些契机,道达尔开始布局中国的煤化工业。
“我们要从煤开始做,完善产业链,希望未来的30年保持长期的竞争力。”吉勇说。
道达尔虽为世界五大油气生产商之一,却是通过一系列并购后形成的,而重组也仅仅是从2000年后才开始的,之后才有了世界第五大的地位。
相对于埃克森美孚等跨国集团,道达尔来中国开展业务比较晚。但事实上,在道达尔合并之前,他的若干个前身各自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只是老的道达尔、埃尔夫等,开展了诸如大连西太平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等业务,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合资的炼油厂。
1994——2000年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阶段,有大量的外资企业进入,布局建设本企业的中国基地,被道达尔并购前的埃尔夫等也有大量的资本进入,当时的中国主要需要大量的外国资本,那是第一波外资投资的热潮。
2000年以后,中国市场和几年前完全不同,当时是起步阶段,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经济体,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经济日益完善,有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体系,因此,需要的不再只是资本。
在第一波投资热潮时,吉勇就来到了中国,他介绍说:“当时,道达尔还是分散的小企业,没有赶上第一波。从2000年后才真正参与进来,希望加入到第二波热潮中。但现在,我们跟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沟通时,我们问参与中国的煤化工产业,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时,得到的答复是,并不是钱,而是希望外商带来更多附加值的东西。”
“我也是欧盟商会石化组的组长,也在向商会企业传递这样的信息:中国需要更高的附加值,而不要以为我们带来资金,就能占领中国的市场,必须和中国的国家、市场和企业形成真正双赢。”吉勇说。
以聚烯烃为突破口,道达尔的中国煤化工布局已然拉开帷幕。
2009年5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规划期为2009—2011年的《石化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细则》,要求推进煤制油、煤制二甲醚、煤制烯烃、煤制天然气、煤制乙二醇五类示范工程建成投产。亚化咨询预测,2011年后,随着示范项目先后投入商业化运营,届时将推动煤制烯烃项目有序发展。这个时间段也正是道达尔规划布局的当口。
吉勇也坦言,其实对道达尔这样致力于在中国发展的企业来说,除了经济利益,还在于真正的可持续发展,而这种发展是超越国界的。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化工 道达尔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