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核电
  • 核辐射恐慌太过激 核能利用惹争议

核辐射恐慌太过激 核能利用惹争议

2010-01-19 13:33:13 互联网

二战中美军对日本广岛和长崎投放原子弹造成的核辐射让人记忆犹新;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泄漏之类的事故引起的核危机,已使人“谈核色变”。然而,英国牛津大学粒子物理学教授维德·阿里森(Wade Allison)近日指出,人们过度关注核辐射可能给健康带来的伤害,制约了各国政府充分开发核能应对气候变化的作用。
阿里森教授并没有对核辐射高危险性提出质疑,但他却指出,人体完全可以容忍低度核辐射,这与传统上的科学研究结果相反。阿里森教授的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有关核辐射对人类危害性的大讨论。大多数科学家不同意阿里森教授的结论。

英国《卫报》称,阿里森教授的观点也凸显了人们对于肌体如何应对低度辐射普遍认识不足,而低度辐射在扫描、癌症治疗等现代医疗程序方面运用得越来越广泛。

阿里森教授在其著作《辐射与理智》(Radiation and Reason)中指出,历史上核武器战争与核泄漏事件造成的危害,使人们对核能的使用普遍产生了恐惧心理和不信任感;全世界存在着将核辐射降至最低的压力。然而,原子弹爆炸后幸存者的健康状况长期数据显示,人体对于辐射或化学品等刺激具有较强的自我保护力。

阿里森解释说:“我们发现,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人类细胞具有修复损伤和自我替换能力。这表示,只有在极端情况下,辐射才会(对人体)造成损害。病人一天内接受放射性治疗所受辐射量,相当于一个人站在放射性废物旁100万小时才会接触到的辐射量。而且如果接受放射性治疗,放射性物质会在人体存留数周之久。”

人体自我修复的低度辐射界点之争

核反应带来的辐射之一——电离辐射,会造成人体细胞中的DNA螺旋束断裂,除非肌体自我修复,否则就会造成细胞癌化。科学家们已经利用原子弹幸存者健康状况数据,以及动物、细胞群组实验,制定出人体遭受高度辐射导致损伤的测量级别。由此反推,一定级别的低度辐射可能会造成多大的人体伤害,也就是所谓的线性非阈值模型(linear non-threshold model, LNT)。

即便如此,样本和数据的不足仍然给研究带来障碍。英国癌症研究院(Cancer Research UK)的放射肿瘤学专家吉利斯·麦肯纳(Gillies McKenna)表示:“(关于辐射和癌症的)一个主要问题最终还是数据不充分。广岛、长崎原子弹核辐射后收集的数据也一样——因为那些案例中并没有多少癌症的例子。因此,对低度核辐射的影响,我们还是只能推断。”

二战结束以来,科学家们对辐射与癌症联系的研究前提或基础,是认为任何辐射级别都对人体具有危险性。而阿里森则相信,必定存在某个阈值区间或界点,使得在此级别以下的辐射,即使接触人体,肌体也能自我修复。但就这一点,主流科学家仍持异议。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流行病专家理查德·威克福德(Richard Wakeford)说:“但鉴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科学权威研究还是倾向于使用线性非阈值模型,来推断低度辐射对人体健康的损害程度。”阿里森教授假设所有低于某个辐射级别界点的辐射,对人体DNA造成的损害,都可以由细胞内部机制修复。“但大多数科学家,包括我自己,都无法得知,(阿里森教授所说的)这样一种细胞自我修复过程是否百分之百有效。因为辐射可能造成DNA螺旋束断裂,而细胞内部机制却很难修复这些断裂。”

非理性核恐慌阻碍放射应用

英国癌症研究院麦肯纳教授等专家还是有一点同意阿里森的观点,即人们对于核能的恐慌情绪是个问题。麦肯纳说:“人们对于辐射、放射过于恐慌,因而避开了可能拯救他们生命的放射性诊疗,或是在得癌症后不愿接受放射性治疗;而事实上癌症比接受放射性治疗更易于致人于死地。阿里森教授说得没错,人们对于核能、放射应用的反应有点过激,他们不愿接受电脑断层扫描、不接受建造核电站;而很多情况下,辐射可能很有用。”

麦肯纳教授介绍,一半的癌症患者会接受放射性治疗,而接受治疗的患者中超过半数的会康复。他说:“在医学等行业,大多数情况下,使用辐射的收效大于风险。”治疗癌细胞的辐射剂量,通常是普通情况下致命的辐射剂量的10到20倍。

英国德文郡(Devon)和康沃尔郡(Cornwall)等地的岩石天然存在高辐射度,然而当地人癌症发病率却并不高。麦肯纳教授表示:“这说明人体可以容忍相对较高辐射度,除非你要抽烟恶化情形。一方面我们需要更多数据研究,另一方面也不能夸大辐射的风险,加剧人们的恐慌。”

低度放射隐忧犹存

上世纪50年代,英国坎布里亚郡(Cumbria)的塞拉菲尔德核电站(Sellafield)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加深了人们对放射致癌的担忧。90年代该核电站附近一带出现儿童白血病案例。目前,英国调查放射性物质危险性是政府于1985年设立的放射性医疗专家委员会Comare负责。Comare的主席、格拉斯高大学(Glasgow University)临床物理学教授亚历克斯·艾略特(Alex Elliott)分析了对于低度辐射危险性的不同观点:一方面,夸大低度辐射危险性是为了隐藏辐射的潜在危险性;另一方面,低度辐射有利于人类生活,甚至可以治愈癌症。

艾略特教授对此持中立态度,他说:“Comare的态度以及全球达成的共识是,目前对于低度辐射的风险评估普遍正确。我们认为线性非阈值模型可以继续用来评估低度辐射的影响。”

艾略特表示,几乎没有实验能证明低度辐射是否危险,因为这种危险性极小。但人们对于辐射还是有所恐慌,艾略特解释说:“因为我们无法看见、听到、嗅到或是触摸到(这种危险性),因而人们无法容忍辐射。我不知道每年公路上交通事故会夺走多少人的性命,但人们这个就能接受,也没有人要禁止卡车行驶。”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核辐射 核能 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