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Laszlo Varro演讲片段

2016-09-22 17:55:05 5e

几周前在气侯变化领域发生了非常重大的里程碑式的改变,中美共同批准通过了巴黎协定,这两个主要的经济体批准巴黎协定对全球都有重要的意义。巴黎协定提供了框架性的规定,我们需要结合中国现在的能源体系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相结合找出具体的目标。巴黎协定的批准相当于我们的登山队已经到了大本营,离登顶还是很远的,我们必须要适时调整当地的资源才能继续冲顶。

传统意义上低碳部署计划是更多的用可再生能源、清洁煤技术以及核能,可再生能源是全球的重点。对于可再生能源来说,它们最大的挑战已经不再是成本了,最大的挑战是它们使用的技术,包括发电技术跟传统的发电技术完全不同以及电力的生产、并网的情况,使得电网必须要有灵活性才能完全进行并网。

中国等一些国家是集中式的电网。集中式电网不代表没有灵活性,在过去的一百年电网的设计都是围绕传统发电源,消费者是随心所欲,想什么时候用电、用多少电由他们自己决定,后来把消费侧也纳入到电网整个的考虑之中,叫作需求侧响应,这都是分布式的调节方式,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储能或者是分布式储能的投资,在过去十年也增长了十倍,储能电池的成本也削减了很多,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希望。现在大型的水力发电和传统发电厂的情况数量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看到分布式发电的情况,以及通过跨区域的电力运输来弥补本区域的不足。优势在于,对于可再生能源的部署和电网柔性以及灵活性,必须要以分布式的方式进行部署,我们考虑是系统友好型的可再生的部署,在技术角度来说是可以实现的。

现在大多数太阳能的投资都是大型集约式的。在中国,大多数的太阳能光伏投资都是在西部区域,需要长距离的传输,伴随着大量的投资。但是在进行分布式能源部署方面潜力是巨大的,可以在楼顶进行部署。

另外还有一个潜力在于需求侧的管理,使得人们能够在用电高峰时期减少需求,其中一个做法是智能电表系统,可以对家庭用电进行智能的调整。

此外,业务模式监管方面也需要创新,我们需要有新的方式来接触和影响消费者,中国电动汽车方面是位于世界前列的,当今世界汽车也成为了储能重要的一个方面,也是未来很大的发展方向,这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关键是看储电的设备是不是足够的智能,如果是用电高峰期间汽车集中充电这样会造成巨大的需求峰值,对系统压力很大,比如晚上七点钟人们下班了,他们同时去插电给汽车充电的话就会带来这样的问题。随着电动汽车的普及,我们也需要更加智能的充电设施,使得整个系统能够更加协调的以碎片化的方式运作。




责任编辑: 吴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