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田永东:加大煤层气开发科技创新 减少审批流程

2019-03-11 08:32:38 新京报

田永东:加大煤层气开发科技创新 减少审批流程

在煤矿的采空区,遗留了大量的瓦斯,这些瓦斯在地下是安全隐患,同时也是丰富的绿色资源。全国人大代表,山西蓝焰煤层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田永东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煤层气存在开发困难,产量低,经济效益差等问题,因而投资的积极性不高。

田永东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进一步提高煤层气开发的科技投入,由此提高煤层气开发的效益,最终促进煤层气可持续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蓝焰煤层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田永东。新京报记者 逯仲胜/摄

新京报:今年是你第几次参加人代会?去年人代会,提交了哪些议案、建议?

田永东:我是前年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今年是第二次参加人代会,实际上还是一名新代表。去年,我提的建议中,一个就是完善矿权下放以后的评审工作,我国对煤层气的矿权下放特别重视。2016年,国土资源部专门把煤层气矿权下放到山西等几个省份,由这些省一级的国土部门对煤层气矿权进行评审。但是下放以后,一些配套措施,比如储量评审还有土地复垦方案等,评审还在国土资源部,这样就有可能导致在评审过程中,部和省一级不是特别一致。所以我就建议,随着矿权下放,把储量评审还有土地复垦方案的评审,统一下放到地方。

新京报:有关部门是怎么办复的?

田永东:2018年我提出这个建议以后,部里面很重视,专门责成相关的责任人跟我多次联系,也和山西省的国土部门及时联系,通过多次的联系沟通以后,应该说是及时地把煤层气矿权的储量评审还有煤层气开发总体方案评审,以及土地复垦方案的评审,整个统一下放到省一级的国土部门,给省一级国土部门进行煤层气矿权的审批提供了完整的权限,对于地方矿权评审意义还是很大的。

新京报:不少人知道瓦斯,知道天然气,可是不知道煤层气,能不能科普一下,煤层气到底是什么?对百姓生活有什么好处?

田永东:在采完煤以后的采空区,遗留了大量的瓦斯,这些瓦斯在地下是安全隐患,同时也是丰富的资源,绿色的资源。煤层气实际上就是俗称的瓦斯,煤层气和瓦斯主要成分都是一样的,都是甲烷,只不过煤层气和瓦斯抽采的地点和工艺略有不同。瓦斯通常是指煤矿在井下用负压抽采的甲烷气体,煤层气则是在地面通过钻井的方式用正压抽采出来的甲烷。井下抽采煤层气,实际上浓度比较低,地面抽的话浓度比较高。煤层气主要可以用于发电,或者是居民做饭,也可以用作陶瓷、铸铁等行业的燃料。现在整个晋城市和城市周边,居民基本都用上了煤层气,百姓可以用于做饭、锅炉取暖,也可以用作自己的汽车燃料,整个晋城市的公交车还有出租车都用的是压缩煤层气。

新京报:也就是说,煤层气是一种清洁资源,发展前景怎么样?

田永东:我国煤矿也不少,也有大量的采空区,采空区中也遗留了大量的瓦斯,比如说山西省,我们初步调研大概有将近5000平方公里的采空区,有4000多个废弃的矿井,这其中如果有一部分矿井的瓦斯含量比较高,我们通过地面开发,把瓦斯抽出来,一方面消除了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也可以进行利用,变废为宝,弥补我们天然气供需的不足。

经过我们的实验,比较好的采空区的一口井,每天可以产将近三四千立方米煤层气,应该说抽采量也是比较可观的。

新京报:不过也有人认为,煤层气经济效益差,投资不足,市场难开拓,你怎么看?

田永东:主要问题还是开发困难,产量比较低,经济效益比较差,所以大家投资的积极性不是太高。这次两会,我就准备提这方面的建议。煤层气开发在我国虽然时间比较长,大概已经有20多年了,但是现在煤层气的开发规模还是比较小,开发过程中也遇到一些障碍,一方面是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另一方面可能还是技术的障碍。

新京报:你认为如何破解这些障碍?

田永东:今年我提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国家相关部门加大对煤层气科技的支撑。煤层气开发本身是一个集石油天然气行业和煤炭行业两大行业的边缘学科,是采用石油天然气的技术,开发煤层中的瓦斯,对于开发技术的要求特别高。因为煤的种类不一样,煤的特点也就不一样,所以煤层气的开发工艺千差万别,我们必须针对不同的内层,开发不同的工艺。

以普通垂直井为例,施工一口井大概投资200多万,每口井的煤层气产量每天要达到将近一千立方米左右,才能达到营收平衡点,才能达到可持续发展的水平。可是我们不少地区,井的产量还是比较低,这样就达不到营收平衡点,更影响了这个井的可持续发展。

我国特别重视天然气和新能源的开发,从十一五开始,煤层气开发都被列为专门课题,针对煤层气开发中的一些技术问题进行研究,也投入了不少资金。下一步怎么来提高煤层气产量,技术很关键,所以我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进一步提高煤层气开发的科技投入,由此提高煤层气开发的效益,最终促进煤层气可持续发展。

新京报:那么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呢?

田永东:今年我还准备提有关审批方面的建议。煤层气开发因为井比较分散,都在山上,施工比较复杂,所以可能涉及到各项审批,立项、土地、水利、林业、环保、安全等。应该说这些审批都是必要的,但是由于审批的项目比较多,可能个别项目的审批时间比较长,所以我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能够进一步简化审批流程,或者压减审批时间,采用一站式审批方式,给企业留出进一步进行开发利用的时间。因为煤层气的开发投资都比较大,一口井的投资可能几百万或者上千万元,一个区块可能就有几十甚至上百口井,如果项目拖的时间比较长,银行利息或者资金债务就会影响整个效益。

新京报:你认为在新能源产业方面,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什么?

田永东:新能源的种类比较多,像煤层气、页岩气,风能电能,生物能源等,这些都属于新能源,但是总体来说在我国一次性能源中,新能源占的比例还是比较小的,都属于起步阶段,将来的话前景比较好。初期项目可能盈利性比较差,但是它毕竟代表未来的一个方向,所以我觉得迫切需要转变观念,加强技术投入,从长期着想,从未来着想,对新能源进一步加强研究和开发,促进新能源的发展。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层气开发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