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火电
  • 三大难题待解 火电企业未来发展路在何方?

三大难题待解 火电企业未来发展路在何方?

2019-03-18 09:08:51 享能汇

燃料成本高企不下

自2016年煤炭行业逐步落实国家“去产能”、“控产量”政策以来,全国煤矿数量逐年减少。2018年,全国煤矿数量减少5800处,完成1.5亿吨去产能任务;2019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释放优质产能的标准越来越严格。受此影响,煤炭中枢价格持续上涨,动力煤均价2017年638元/吨,2018年647元/吨。燃料成本高企,火电企业压力大增。

火电机组持续释放电改红利

除了燃料成本上涨,电厂的让利也逐年增多。以广东为例,按节能低碳电力调度原则和优先发电制,A类机组全额消纳,不参与市场化交易;B类火电机组独自担负了市场交易让利的重任。

2017年广东电力市场总成交量1156.6亿千瓦时,让利76亿元;2018年广东电力市场总成交量1572.1亿千瓦时,总计让利103亿元;2019年市场电量规模扩大至2000亿千瓦时,B类火电机组让利幅度将进一步增大。

火电机组发电份额逐年受挤压

近几年,国家倡导清洁能源发电,随着大批量清洁能源的进入,必然会挤压一部分火电份额。以西电送入广东电量为例,2017年1781.66亿千瓦时,2018年1927.24亿千瓦时,2019年1月11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6.88%,2月份95亿,同比增长72.97%,预计2019年超2000亿千瓦时。截至目前,西电东送已经形成了“八条交流、十条直流”共18条500千伏及以上西电东送大通道,最大送电能力超过4750万千瓦,其中送到广东电力3370万千万,占到需求三分一以上。后续将投入±800昆柳龙直流工程,输送容量800万千万。对省内统调机组发电份额进行挤占。

广东省内按照优先安排清洁能源的消纳原则,核电发电量2017年823.2亿千瓦时,2018年876.09亿,预计2019年910亿千瓦时。同时其它清洁能源机组相继投产。B类火电机组发电份额逐年受挤压。

广东燃煤机组成本分析

利润由销售和成本构成,说完了销售,再分析一下成本。仍然以广东为例,广东省位于北煤南运的末端,运距超过 2000 公里,地处东南沿海,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多发,且从 2006 年开始,关停了省内所有煤矿,自身无法提供煤炭保障。近年来,广东省内调运煤炭约在 1.8 亿吨,其中进口煤约占 30%。煤炭的调入受铁路运力、港口及航运等环节的限制和制约,总体来说,呈现“需求量大、调运困难、成本控制能力弱”等特点,在迎峰度夏、冬储煤及重大节日等关键节点,煤炭供需趋紧,保供应形势严峻。

截至2019年3月全国煤炭市场供需趋紧的态势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改变,价格维持高位运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BSPI)平均报578.5元/吨,同比增长1.3%。

广东省沿海电入炉标煤单价约为900元/吨,沿海60万级燃煤机组的变动成本约280厘/千瓦时,考虑机组固定成本和财务成本后机组度电微利。

内陆电厂入炉标煤单价约为1050元/吨,按照上述方案测算,山区燃煤机组的度电利润为负值。

燃料成本高企、火电机组持续释放电改红利、清洁能源挤压火电份额,面对这三大难题,火电企业的经营压力明显增大,未来的路究竟如何走?值得探讨。

本文所发布的研究成果系读者投稿,为读者原创作品,不代表享能汇观点。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火电企业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