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大气甲烷浓度创历史新高

2019-06-11 15:37:58 国际能源参考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日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大气中的甲烷浓度上升了10.77ppb(1ppb为1/10亿),达到创纪录的1858ppb,相当于每10亿单位中有1858单位的甲烷,这是过去20年来第二高的年增长率。相较于前一个6年(2007至2012年),过去6年(2013至2018年)甲烷排放水平激增50%。

早前科学界就对甲烷浓度增加提出了警告,称甲烷浓度在2000至2007年间普遍持稳之后开始出现逐年上升的态势。

《金融时报》指出,甲烷是比二氧化碳更强效的温室气体,其产生的影响达到二氧化碳的28倍强度,可以在大气中捕获热量维持超过100年才会逐渐消失。大气中甲烷浓度加速攀升这一事实,再次给全球敲响了警钟,即应对气候变化危机必须抓紧,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

NOAA领导甲烷监测计划的化学家Ed Dlugokencky表示,2007年以来甲烷浓度增加对气候变暖的影响,与过去两年二氧化碳排放影响相当。“但令人无奈的是,我们很难‘诊断’出推动甲烷浓度增长的确切‘病原’,因为甲烷的来源以及降解速度都在不断变化。”

事实上,甲烷的来源相当多样化,不仅开采油气过程中可能释放出甲烷,畜牧业饲养的乳牛亦可能排出,湿地、垃圾填埋场等也都会产生大量甲烷,这使得科学家们很难确定甲烷激增的根本原因。

“甲烷在大气中停留约9年时间,但其对气候影响的威力却比在大气中停留百年的二氧化碳还要强。”Ed Dlugokencky强调,“如果现在加速减少甲烷排放,应对气候变化危机的短期影响将会比较明显。”

热带湿地排放量高

根据NOAA的初步分析,热带湿地地区微生物变化引发的甲烷排放不容小觑。全球气温上升导致微生物活跃性增加,使得它们自发地排放除了比以往更多的甲烷。

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地球科学教授Euan Nisbet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大部分(甲烷)增量似乎来自热带地区,气候变暖正在加剧这些地区甲烷释放规模,这是个非常大的难题。”

为了确认甲烷的变动,科研人员一直在热带地区开展活动。英国《独立报》指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大气物理学家Grant Allen参与的科研小组,持续在热带地区活动,并最终确定了“大量甲烷从停滞的淡水沼泽中排出”这一结果,其中赞比亚最为明显。“2006年以来,大气中的甲烷浓度一直在上升,不仅上升还在加速。所有尝试和解释这些额外排放来自何处的大气模型都指向了热带地区。”Grant Allen坦言。

科学界普遍认为,虽然暂时无法从科学角度确定甲烷浓度攀升的原因,但“人为因素”绝对是无法忽略的一大原因。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地球和行星科学系研究员Alex Turner表示:“甲烷的来源比二氧化碳‘更难捉摸’,不过很明显,甲烷浓度激增绝对和人类活动不无关系。”

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一项最新研究,如果将甲烷转化为二氧化碳,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控制”气候变化。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了这份研究,称将更有害的温室气体转化为相对更弱的温室气体,是一种与多数减排策略互补的方法。鉴于捕捉大气中的甲烷并不容易,且当前大多数减排方案都围绕二氧化碳展开,只要从大气中去除约32亿吨甲烷,将其转化为仅相当于几个月时间内全球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碳,全球大气甲烷浓度就可以恢复到工业化前的水平。

威胁气候目标的完成

当前,二氧化碳是人类导致全球变暖的最大单一来源,而升温影响约是二氧化碳25倍的甲烷,其浓度激增的负面效应同样不落后于二氧化碳,这两大温室气体同时出现上升,对地球气候的冲击不可估量。

《今日美国》报道称,美国夏威夷莫纳罗亚天文台监测数据显示,5月10日地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一度超过415ppm(1ppm为1/100万),即每100万单位中有415单位的二氧化碳。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指出,这一水平的二氧化碳浓度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大约300万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气象学家Eric Holthaus指表示:“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突破415ppm,这进一步增加了全球难以完成气候目标的担忧。”

“二氧化碳和甲烷浓度出现不同程度暴增,给《巴黎协定》的实施带来极大挑战。”Euan Nisbet直言,“我们不知道为何甲烷的突发性转变这么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甲烷出现之后,气候变暖开始加剧。”Grant Allen也强调:“(甲烷)这一增长毫无疑问将使《巴黎协定》难以完成。”

一份于3月发表在《全球生物地化循环》杂志的论文警告称,如果温室气体排放维持这样的增速,全球实现气候目标的难度将大大增加。除了二氧化碳,当前还迫切需要减少甲烷排放,尤其是化石燃料行业的甲烷排放。




责任编辑: 张秀秀

标签: 二氧化碳 甲烷 甲烷排放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