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将“光伏+”中国方案推向全球舞台

—访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总裁陆川



2020-01-02 09:06:06 《中国改革报》   作者: 朱黎  

2019年,中国光伏产业在国内外市场异彩纷呈。作为我国最具代表性的光伏企业之一,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正泰新能源”)不仅成为国内唯一囊括200兆瓦光伏领跑者项目的民营企业,还在韩国、日本、泰国、保加利亚、英国、美国、埃及、荷兰、西班牙、土耳其等全球市场同样多点开花,稳步提升竞争优势,并凭借“合筑锦绣光伏”创新理念,积极探索实践沙光、渔光、牧光、林光、农光等多种发展模式,提高光伏电站的附加值,将“光伏+”的中国方案推向全球广阔的舞台。

日前,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接受记者采访。

海外项目多点开花

花海绿道环绕中,荷兰Midden Groningen103MW光伏电站宛如一个五彩缤纷的童话王国。一块块光伏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花丛间蝶飞蜂舞,板下绿草如茵,羊群悠闲漫步。“板上发电,板间养殖”,充分展现了中国光伏+方案独特的魅力和活力。

“这座荷兰目前规模最大光伏电站,对于正泰新能源而言,也显得格外有意义。”陆川向记者介绍说,从2019年初正式开工,到10月底完工、12月初成功并网。Midden Groningen103MW电站的前期开发、设计、采购、施工建设、并网以及后期运行维护,全部由正泰新能源自主完成。

由于规模和技术的挑战,在电站开发及建设阶段曾面临诸多困难,正泰新能源以丰富的项目经验、强大的研发和制造能力、专业的技术方案,在预定时间和预算内保质保时的完成项目建设并顺利并网。

“目前电站运行稳定,各项指标优良。作为第一个并入荷兰TenneT电网的光伏电站项目,为中荷两国在新能源领域的紧密合作又添新例证。”陆川介绍说,该电站占地面积117公顷,安装了约315,000块由正泰自主研发生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电站输出的绿色电力,至少可供32000户家庭使用。

因地制宜,是正泰新能源发展海外电站一贯遵循的原则。对此,陆川的理解与感受更为深刻,“关注与自然环境高度融合”“深刻理解当地政策”“尊重当地风俗人情”,基于正泰新能源“锦绣光伏”理念,在生态经济与社会效益的深度探索中,正泰新能源夯实了欧洲市场发展之路。

2017年12月,随着荷兰Veendam15.5MW光伏电站顺利并网,曾经污染严重、长期控制的工业区中心,变为清洁能源的沃土。正泰新能源通过建设光伏电站,将原本无法利用的土地转变为该地区可持续性经济发展的地标,为土地赋予了新价值。

近年来,海外市场成为中国光伏产业持续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以荷兰为首的欧洲市场爆发安装热潮,拉丁美洲市场引人关注,澳洲市场热情持续高涨,与此同时,东南亚市场也开拓的如火如荼。正泰新能源的全球化光伏电站版图,也随之悄然扩张。

据陆川介绍,2018年起,正泰新能源就已将光伏的触角延伸至澳大利亚,今年6月,该公司携手澳洲茂能集团共同在澳洲开发150MW光伏电站项目。

“截至目前,正泰新能源已在全球建成上百座海外光伏电站,国内外共承建500多座光伏电站,总装机容量超过4GW。”陆川向记者介绍说。

作为新兴市场,拉丁美洲巨大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潜力,吸引着全球光伏企业的注意力。

近日,正泰新能源再传佳绩,与拉丁美洲太阳能巨头Atlas Renewable Energy达成协议,向其在智利2020年项目提供122MW双面光伏组件。

此外,正泰新能源2019年在美国市场持续发力,实现了新突破。前不久与美国客户签署了光伏组件供货订单,为13个项目提供617MW的光伏组件,产品包含单晶、多晶、双面等多种类型,将全部在2020年内完成供货。

放眼全球市场,陆川表示,正泰新能源将继续加大自主创新研发能力,“坚持质量第一,技术领先,为全球合作伙伴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新机制引领新发展

年终岁尾,新旧交替。即将开始的2020年,不仅是“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也将掀开光伏产业新的一页。

无补贴时代来临之后,中国光伏市场下一步怎么走?是当前行业最为关注的问题。

对此,陆川认为,对于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来说,国家应明确“长期稳定的电价”,用机制和体制保障可再生能源项目顺利实施,“例如接入方的长期购电协议方式”,避免新能源发电企业受到电网的“实质性制约”。

“在一些电力自由交易的国家,协议一般签署年限为10年~15年,还有更长的20年年限,而国内电力公司是一年一签。2020年是企业参加新能源项目竞价的最后一年,进入平价时代,应有新的电价机制。”陆川分析说。

根据国家相关政策,2020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

一直以来,新能源电价以脱硫燃煤标杆电价为基础制定。新的价格机制,意味着现有的风电、光伏平价示范项目,将失去“比照”。对此,陆川认为,可再生能源应通过大基地建设和招标并网点资源两种模式,引导行业发展。

“例如青海搞特高压直流工程,配套大基地,保障消纳。否则,当风电、光伏平价以后,电价可能浮动也可能固定,一旦存在不确定性,集中式电站将从低风险、低回报的长期收益型资产变成高风险、低收益的资产。”

陆川进一步分析说,以埃及为例,当地将多个GW级项目基地建设在一起,统一建设输配线路,不仅为可再生能源消纳提供了保障,还节约了成本。“这是未来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种方向。”

在陆川看来,除大基地以外,招标并网点资源是电力市场化的另一条可行途径。由电网公司组织并网点资源的竞价招标,并保障消纳。不仅能够提高并网资源价格,也让企业清晰看到未来20年的收益,增强项目收益的稳定性。

“目前西班牙、葡萄牙都开始了并网点竞价,投资方与购电主体签订长期的电力购电协议,电价上实现了市场化。”陆川说。

面向“十四五”,陆川认为,国家对可再生能源发展将朝着新增能源的方向推进,而上述两种模式,我国也可在“十四五”期间进行尝试。

记者了解到,近10年来,我国光伏成本持续下降,促进了该产业的迅猛发展。而陆川认为,依靠成本下降提升光伏竞争力的方法基本走到了尽头。“在目前技术没有大突破的情况下,当所有产业链环节的毛利不到10%、组件毛利率也只有5%时,产品不会再有下降空间,成本将达到终极。”

陆川表示,下一步,正泰新能源将关注清洁能源,从电子化走向智慧化,“更多考虑在应用侧、分布式、户用领域布局,在投资端,会以拆小股的方式与发电集团合作。”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 浙江正泰新能源 光伏领跑者项目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