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看它繁花似锦,实则暗礁丛生

2020-07-06 11:11:14 丰矿煤炭物流

本 期 看 点:

黑色产业链始于焦煤而止于钢铁,三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个别时间段又有不同的市场趋势,焦煤自年初至今一直呈现颓势,价格持续下跌,钢铁则高位震荡,反倒是焦炭5轮提降后,从5月初开始至今持续上涨,目前已累计6轮提涨,一时风头无二。本期我们就来谈谈火爆的焦炭市场发展的前因后果。

4月28日,交通运输部发文“自2020年5月6日零时起,经依法批准的收费公路恢复收费(含收费桥梁和隧道),焦炭市场借此开始了第一轮提涨,伴随着疫情逐渐控制,下游复产增多,钢材需求增大,库存下降,钢企开工直线攀升,焦炭价格也持续上涨,而5月下旬,山东省出台政策“以煤定焦”,携带江苏退出500万焦化产能,无异于在目前火热的市场上浇了一把热油,焦炭供应越发紧张,主产地基本满产,市场依旧供不应求,6轮之势在所难免。

在6轮提涨钢焦博弈之际,已然能看出钢企抵触较强,但无奈钢企自身开工高位,对焦炭需求较多,最终接受了第6轮提涨,此时钢企利润仅200有余,而焦企利润已攀升至300元/吨左右,双方利润差距拉大从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助推了钢企的抵制情绪,同时旭阳焦化和铁雄焦化趁着徐州焦企退出之际计划提涨第7轮,进一步试探钢企底线,到底是虎口夺食还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虚实结合,锦上添花有余,乾坤定鼎不足

消息面的传言自来是起催化作用,不论是去年的山西环保传言还是如今的鲁苏两地产能退出,都不能从根本上决定市场供需情况,且政策的颁布是需要执行的,执行的力度如何这就很难说了,到底是翻天覆地还是雷声大、雨点小都需要后续的进一步观察,仅以目前的产能退出来看,据今日智库调研,山东焦化产能退出难免有言过其实的味道,当然,我们不否定山东省“以煤定焦”的决心,仅以现阶段的工作来看,对于市场的影响还是有限的,而江苏省的焦化退出量也仅在500万吨左右,区域性影响是有的,但放在整个全国的焦化市场上来看,也就是溅起一丝涟漪。一时的炒作煽动可以,但当大家清醒时也就是市场形势扭转之际。

全国焦企的产能利用率是比较低的,这也就造成了它的产量弹性空间是比较大的,2019年上半年的产量同比大幅增长就能看出来,在鲁苏两地产量下降而同期市场火爆的情况下,其他地区的产量会适时的补进来,当然间歇性的短缺是有的,但总的产量变化不会如预期的那么悲观。

利差拉大,合理争利犹善,过犹不及之罪

纵观这几年钢焦双方利润变化,每次焦企利润超过钢企利润后,都会面临钢企的无情打压,即使在供需向好焦企的情况下依旧如此,而如今全国焦企平均利润314.01元/吨,钢企利润225.81元/吨,二者相差88.2元/吨,虽然供应还是偏紧,但钢企打压已如溃堤之势,个别焦企如今还在做着7轮提涨的努力,要知道钢焦双方不平等的贸易地位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这种过激行为只会引起更大的反弹。

前途不明,彼钢焦之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全球的经济备受冲击,我国虽然恢复较快,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对于未来的经济,持悲观者居多,两会期间对于经济发展的目标未定,一切以稳为主,更加重了人们对后期经济的悲观预期,虽然知道有政策性扶持兜底,但前路晦暗不明,难免让人忧心忡忡。

连带最上游的炼焦煤,煤焦钢三家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供需情况虽能暂时左右行业的价格走势,但在之前几年,整个产业链坐享经济蓬勃发展的红利,三家都得到长足的发展,利润传导在价格体系里占有相当大的地位,进而导致钢铁行业作为终端享有很大的话语权,在其自身利益受损后对上游煤焦两家进行打压,个别时段甚至违背基本的供需基本面,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6轮提涨落地,7轮提涨呼声再起,哎,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次第7轮提涨大概率不会落地,但彼此之间的博弈势必会长期伴随三者左右,不禁让我想起在一旁看热闹的铁矿石。目前处于非常时期,指望三家坐下来守望相助过于理想化,但非常时期就该有非常之法,经济形势好时,你好我好大家好,但经济差时呢,再这样相互打压,只会让产业链发展的环境更加恶劣,煤焦钢三家本是一体,谁也离不了谁,携手共进、患难与共才能在未来博得更好的发展。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焦钢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