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碳中和”呼唤更合理储能价格机制

2020-12-21 08:59:26 中国科学报   作者: 陈欢欢  
\

到2030 年,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图片来源:pixabay.com

2020年岁末,“碳中和”成为热词。

“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世界许下的郑重承诺。

“碳中和”目标的提出,让能源革命有了清晰明确的发展路线图,也给能源转型设定了总体时间表:到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在碳中和目标下,储能发展面临着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这一目标承诺对于全球气候治理的推进是一个巨大鼓舞,但对于我国的经济体系、能源发展而言,是一个巨大挑战。”近日,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副秘书长岳芬告诉《中国科学报》。

更短的过渡期

同欧美国家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50~70年过渡期相比,我国碳中和目标隐含的过渡期时长仅为30年。

岳芬表示,这意味着需要更快速的节能减排路径,可再生能源必将更强劲地扩张,更早取代化石能源发电成为主导能源。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常务副理事长俞振华也指出,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将加快推动可再生能源的跨越式发展,对储能提出更大需求。

储能技术可增强电力系统灵活性,是支撑可再生能源稳定规模化发展的关键。目前,“可再生能源+储能”已成为能源行业的共识。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2015年发布的《中国2050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发展情景暨路径研究》预测,在“高比例可再生能源情景”下,中国205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将达到85%以上,相应的,抽水蓄能装机容量达到140吉瓦、化学储能达到160吉瓦。

在2017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指导目录》中,储能作为战略新兴产业,分列在高端储能、智能电网、新材料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新能源产业、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等多个章节。

俞振华表示,得益于良好的政策扶持,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速,也带动了储能用电池技术的进步,储能产业化发展基础已形成。“在当前的新经济形势下,需要以储能为支撑构建新经济增长点,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持。”

障碍待扫清

虽然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深入,储能发展获得了政策空间,也获得了参与市场的入场券,但俞振华指出,其调度、交易、结算等机制还难与储能应用全面匹配。

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预测,2022年左右,我国光伏、陆上风电将进入平价时代,2025年光伏和陆上风电度电成本很可能将降至0.3元/度以下。2035年,风电、光伏度电成本降至0.23元/度、0.13元/度,“新能源+储能”在大部分地区实现平价。

俞振华表示,在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经济性和利用率约束下,应给予“可再生能源+储能”更合理的价格机制。

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副所长、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理事长陈海生表示,短期来看,有必要出台过渡政策以支持可再生能源与储能协同发展。例如,研究储能配额机制,提高“绿色电力”认定权重,发挥储能平抑波动、跟踪出力、减少弃电和缓解送出线路阻塞等价值,全面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水平。而从长远来看,在度电成本高于传统火电成本的情况下,应建立价格补偿机制,实现“绿色价值”的成本疏导。

陈海生建议,继续推行可操作的“按效果付费”机制,以反映储能快速、灵活调节能力的价值;探索建立电力用户共同参与的辅助服务分担共享机制,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长效发展机制;明确储能电站在土地审批、并网等方面的手续,扫清储能参与电力市场的机制障碍。

此外,陈海生强调,储能行业要加速发展还得加快先进储能技术研发,完善先进储能技术产业链,增强产业竞争力;同时进一步完善各类标准,明确准入门槛,避免资源无效配置,保障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碳中和” 储能价格机制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