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订单腰斩,市值暴跌2700亿美元,特斯拉走下神坛?

2021-06-16 08:41:39 豹变官方号   作者: 潘涛  

「核心提示」

拉起新能源汽车神话的特斯拉,经历女车主车顶维权之后,在中国的口碑跌入谷底,造车新势力们趁机抢夺市场,而在欧洲特斯拉的地位正在遭遇传统车企挑战,大众新能源车已经力压特斯拉登上销量第一的宝座。

特斯拉的滑铁卢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全球电动车销量研究机构EV Sales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特斯拉在欧洲的销量已经滑出了前20名,最走量的车型Model 3只交付了1244辆,相比3月的28184辆,下跌超过9成。

在中国,特斯拉的表现同样低迷,乘联会数据显示,特斯拉4月销量仅为25845辆(包含出口销量和本土销量),相比3月下降了27%。瑞信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3月到4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从19%下降到了8%。

面对质疑,特斯拉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上海超级工厂Model Y生产线曾在4月份停产两周以升级产线设备,销量也因此产生波动。”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产品不仅供应国内市场,还出口到欧洲,停产导致销量下跌,听起来似乎有几分道理。但特斯拉最畅销的车型并不是Model Y,而是Model 3,Model Y带来的影响相对有限。欧洲和中国之外,在特斯拉的大本营北美市场,其4月的销售同样出现了环比16.23%的大幅下滑。

多个市场“败退”,使得特斯拉4月在全球的销量环比减少了43.44%。

更严重的是,这样的大幅下滑并不是4月的特例。据报道,5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订单环比接近腰斩——订单从4月份的18000辆,下滑到5月份的9800辆。而作为美国之后的第二大市场,中国市场几乎占据了特斯拉营收的3成。

2021年1月25日,特斯拉曾登上900.40美元/股的历史最高价,此后一路稳定下跌,目前股价定格在617美元/股左右,相比巅峰的8670亿美元市值减少超3成,市值削去近2700亿美元,约1.7万亿元人民币。

特斯拉走下神坛了吗?

1、传统车企抢回市场

马斯克曾喊话,未来传统车企将不复存在。然而,特斯拉想要颠覆的对象,如今正在成为特斯拉的麻烦。随着传统车企纷纷向电动化转型,蚕食特斯拉电动车市场份额的,也正是回过神来的传统车企们。

从欧洲4月的电动车销量数据来看,最亮眼的莫过于大众,共有5款车型跻身榜单前20。其中,大众ID.4和大众ID.3更是以7565辆和5941辆的销量占据榜单的前两位。

值得一提的是,大众ID.4今年3月才开始在欧洲批量交付,当月销量便冲进了前五。除了平价车型,大众旗下豪华车型奥迪e-tron也稳压特斯拉的Model S和Model X,跻身榜单前20。

在今年3月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大众表示,2021年将推出多款新能源车型,目标是达到新能源汽车100万辆的销量。相比之下,2020年大众新能源汽车(包括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还只有42.21万辆。

年初,大众集团CEO Herbert Diess入驻推特的首条推文就扛上了特斯拉:“我来这里是为了与大众集团共同产生一些影响力。当然,也是为了赢取马斯克的一些市场份额。毕竟,我们的ID.3和e-tron已在欧洲取得了一些成绩。”

多点开花的势头,让大众的目标似乎已不再遥远。

和大众一样,福特同样是这份榜单的“赢家”,旗下车型Ford PHEV位列第三。5月,福特汽车刚刚公布了“Ford+”发展计划,在电动汽车领域投入300亿美元,并打算到2030年占有全球纯电动车销量的40%。同月,福特电动车销量大增184%。

除了大众和福特,德国的两大巨头戴姆勒和宝马,分别也有3款和2款车型挤入榜单前20,并且销量都超过了2500辆。

而在国内市场,特斯拉的江湖地位同样受到了挑战。根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前三的车企分别是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以及长城汽车,特斯拉只排在第四。3月份,特斯拉的销量还排在第一。

Model 3相对乏力的表现拖累了特斯拉的成绩。单车销量来看,特斯拉Model 3凭借6264辆的销量屈居第二,远远落后于五菱宏光MINI EV的26592辆。

五菱宏光MINI EV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其价格优势,相比之下,比亚迪汉EV、埃安Aion S等车型的崛起则能说明更多问题,这两款产品在4月的销量都超过了5000辆,距离特斯拉Model 3并不遥远。

凭借强大的供应链体系、雄厚的资金储备、在整车制造的多年经验,以及和互联网巨头的合纵连横,传统车企们的转身比预期中更快。

2、新势力火上浇油

传统车企追赶之外,特斯拉的“学徒”们也在挑战带头大哥的地位。

2014年4月22日,在北京酒仙桥恒通商务园,马斯克向国内首批8位Model S车主交付了钥匙,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就是其中之一。

这款车甚至直接影响了李想造车的想法:“这辆车除了让我体验到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车,更在我选择电动车作为第三次创业的心智准备上,提供了落井下石般的重要的砝码。”

何小鹏同样深受特斯拉影响。在听说特斯拉对外开放所有专利后不久,他就和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后来干脆辞职all in。

雷军也是特斯拉的粉丝。

“如果你没见过,没开过Tesla汽车,你确实很难有一个直观的想象,这辆全智能的车有多酷。”

2013年10月,在硅谷和马斯克见面后,雷军曾写下长文并如此感慨。随后,他还订购了两辆特斯拉,一辆给自己,一辆给昔日UC时期的老搭档俞永福。

2021年初,国内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再一次迎来集中爆发,除了小米,百度、滴滴、OPPO等公司也加入了造车行列。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名单还在变得越来越长,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

此前谈及竞争对手时,马斯克曾虚心表示,特斯拉最具有竞争力的对手,可能会是一家中国公司。“蔚小理”经历低谷后,量产逐渐攀升,已经是新能源汽车销量前十的常客。

乘联会数据显示,特斯拉销量仅为25845辆(包含出口销量和本土销量),相比3月下降了27%。再扣除1.4万辆左右的出口销量后,特斯拉的本土销量只有11671辆——蔚来以7102辆的销量排名第7,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接近的一家。

从具体车型来看,Model 3上险销量首次跌破了1万辆,只有6431辆,环比下跌超过7成;另一款车型Mode Y的月上险量下跌也超过了4成,只有5520辆。在国产新势力中,表现最好的车型是理想ONE,4月一共卖出了5539辆,超过Mode Y,接近Model 3。

5月的成绩让特斯拉挽回了一些市场老大的颜面。

乘联会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斯拉中国5月的交付量重破3万大关,达到33463辆(包含出口销量和本土销量),但这并不能完全消除特斯拉的隐忧。

The Information消息称,5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订单环比接近腰斩,从4月份的18000辆下滑到9800辆。考虑到特斯拉3周左右的交付时间,订单减少带来的影响也将往后顺延。特斯拉5月的反弹,更多是得益于手里此前囤积的订单。

特斯拉过去吃下的蛋糕,如今正在一点一点被身后的新势力们分食。

3、活在争议中

2019年,一辆蔚来汽车因系统升级在长安街趴窝一个多小时,上了热搜。2020年,理想承认理想ONE存在设计缺陷,导致前悬架容易断裂,随后对10469辆理想ONE进行了召回。

小鹏、威马也都曾有过起火传闻。

对于一家车企来说,发生事故在所难免,特别是造车新势力们量产交付的时间普遍都不长,属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然而,很少有车企像特斯拉这样,在短时间内曝出大量引发争议的新闻。

5月30日,一位特斯拉车主遭遇了无法打开车门的窘境。车主表示,由于天气炎热,被困十多分钟后车内温度就变得很高,“基本接近窒息”。最后是路过的出租车司机发现他在锤窗呼救,几个人才砸碎玻璃将他救出。

最让特斯拉“出圈”的,是一出“车顶维权”的闹剧。

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幕日,一位女车主身穿印有“刹车失灵”字样的T恤跳上了特斯拉车顶,高喊“特斯拉刹车失灵”,现场维权。随后这位女车主被现场工作人员制止并抬走。

\

事实上,早在今年的3月9日,这位女车主就曾在郑州车展时进行了一次维权。维权的起因是,今年2月,该女车主的父亲在驾驶特斯拉Model 3时因“刹车失灵”发生了交通事故,而这辆车正是她在2019年购买的。

短时间内,特斯拉刹车失灵的新闻接连不断。与沸腾的舆论相比,特斯拉的态度却又相当冷淡。特斯拉副总裁陶琳第一时间向媒体公开表示,“没有办法妥协”,甚至指责该女车主“背后应该是有(人)的”。

不少人也因此给特斯拉贴上了傲慢的标签。

其实就在今年2月,马斯克自己都表示,购买特斯拉汽车要么在一开始,要么就在生产量稳定后,“在爬坡量产阶段,特斯拉很难保证所有细节都不出问题”。变相承认了特斯拉的质量问题。

不单是质量,特斯拉国产化以来,围绕它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

随着规模效应的逐渐放大以及供应链本地化程度越来越高,特斯拉的价格也一路跳水。2019年5月,特斯拉首次公布了Model 3国产版的价格,32.8万元起,加上标配的Autopilot,价格为35.58万元。

用户蜂拥购买,没人想到,特斯拉随后便开启了降价表演。多次降价后,特斯拉 Model 3从35.58万元的价格最低下降到了24.99万元。

频繁降价招致了老用户的不满。“等等再买,马上又降价了!”“现在买,你怎么知道下个月不降价?”

今年1月,同样的降价手段又用在了国产Model Y以及新版Model 3上,最大降价幅度超过16万元。

新用户高兴,老用户哭了。

频繁的调价终究也只能带来短期效果,价格红利过后,特斯拉终究要接受近期销量暴跌的事实。年初特斯拉降价的时候,李斌就曾吐槽,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

外部的冲击,内部的不顺,特斯拉的问题还不只这些。

特斯拉财报显示,2020年,特斯拉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但很大程度是得益于“碳排放额度”带来的收益。过去五年,这部分收入总共为特斯拉贡献了33亿美元,2020年,这部分收入更是将近16亿美元,远超7.21亿美元的净利润。

也就是说,没了这部分收入的特斯拉,其实是亏损的。

在本来就不太顺利的欧洲市场,为解决产能问题的德国工厂,目前正遭受环保人士、工会等多方面的阻力,而且由于在施工过程中可能违反劳动法,该项目还将受到审查。

流年不利的特斯拉,离走下神坛还有多远?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特斯拉 电动车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