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太阳能
  • 各路资本扎堆涌入,龙头扩产,埋下硅料“爆雷”伏笔?

各路资本扎堆涌入,龙头扩产,埋下硅料“爆雷”伏笔?

2021-06-16 11:04:52 OFweek太阳能光伏   作者: Watson  

马克思曾说,“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如今的光伏硅料就是一个利润介于100%-300%的行业,据硅业分会最新硅料成交价格显示,国内单晶复投料价格区间在21.0-22.1万元/吨,成交均价为21.68万元/吨,即216.8元/kg。而根据多家硅料龙头企业的数据显示,目前高纯晶硅的生产成本在60元/kg以内,个别企业甚至可控制在50元/kg以内,利润约为250%。

各路资本扎堆涌入

丰厚利润之下,硅料企业过去几年残酷的淘汰赛被选择性遗忘,各路资本扎堆涌入。

2月6日,山西同德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蝴蝶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他政府投资基金(跟投)等共同投资设立同德(长治)新能源材料合伙企业。合计出资5亿元,将主要投资于光伏行业生产多晶硅的山西落基山光伏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具体产能规模尚未公布。

化工原料板块龙头宝丰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近期已传出计划于宁夏银川郊区投资建设6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该项目目前处在初期阶段。

青海丽豪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计划总投资180亿元分三期建设年产20万吨高纯晶硅生产项目。其中一期投资45亿元,计划于2021年7月动工,2022年12月建设完成。

龙头企业纷纷扩产

眼看各路资本来势汹汹,守擂龙头也没有闲着。

2月8日,特变电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与包头市人民政府、土默特右旗人民政府在内蒙古包头市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书》。宣布在内蒙古投资建设年产20万吨高纯多晶硅及配套20万吨工业硅和新能源电站开发项目。

2月28日,保利协鑫能源发布公告称,拟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共同投资建设30万吨颗粒硅的研发及生产项目。项目将分为三期具体实施,第一期设计产能为6万吨,拟投资人民币36亿元。

5月11日,宁夏自治区政府与东方希望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预计总投资300亿元建设年产40万吨多晶硅项目,其中一期规划产能为25万吨多晶硅。

据OFweek太阳能光伏网不完全统计,从去年至今宣布建设的硅料项目,全部达产后年产能将超过150万吨。

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数据统计,2020年国内多晶硅产能42万吨,产量39.6万吨,较2019年增长15%。2021年市场多晶硅的供应总量预计达58万吨。按照每W对应3g硅料,58万吨硅料可以支撑200GW的硅片、160GW的组件。

虽说全球光伏市场将在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保持高速增长,也很难“啃下”超过年产量超过200万吨的硅料,势必会引起硅料价格快速下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涨价的光伏玻璃就是明证。

光伏玻璃前车之鉴

2020年下半年,因组件企业对光伏玻璃需求急剧增加。光伏玻璃企业却无法在短期内提升产能,加上政策对落后产能的限制,导致光伏玻璃价格暴涨,涨幅一度超过了100%。

光伏玻璃企业因此赚的盆满钵满,尤其是龙头企业。2020年,信义光能实现营收1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03.07亿元),同比增长35.4%;净利润实现45.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8.09亿元),同比增长88.7%。福莱特实现营业总收入62.6亿,同比增长30.2%;实现归母净利润16.3亿,同比增长127.1%。

当然,早在业绩尚未公布之时,其它企业就已看到市场火爆,纷纷涌入光伏玻璃市场,其中以玻璃企业最为踊跃。德力股份、旗滨集团、汽车玻璃巨头福耀玻璃,纷纷宣布进军光伏玻璃市场,投资金额也是动辄几亿甚至十几亿。

同样,“双寡头”信义光能和福莱特也纷纷宣布扩产。当初最早宣布进军光伏玻璃的企业,还未实现投产,光伏玻璃价格已经大幅下滑。

据pvinfolink数据显示,2021年3月末3.2mm光伏玻璃价格由3月初40元/m2,跌至目前23元/m2,跌幅约42.5%;2mm光伏玻璃价格由3月初32.5元/m2回落至目前19元/m2,跌幅约41.5% 。

待其他企业产能完全释放之后,光伏玻璃价格势必还会下探,届时将让很多落后产能淘汰出局。

硅料企业洗牌或将重演

多晶硅位居产业链最上游,具有技术门槛高、投资金额大和周期长的特点。一般从项目立项到投产,大概需要18个月时间,龙头企业扩产速度会比新玩家稍快一些。

毫无疑问,在巨额供应之下,硅料价格肯定会像近期的光伏玻璃一样回归理性,从而让光伏产业继续保持健康发展,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作出更大贡献。

届时,硅料企业恐将再次迎来洗牌,残酷的竞争将再次上演。数据显示,2009年国内多晶硅企业曾多达55家,2018年“531”政策前22家,但当下在产的多晶硅企业仅剩10家。在国外硅料企业被我国企业淘汰的背后,现存硅料企业也是从“修罗场”走出的佼佼者。

更为残酷的是,多晶硅还是一个先发者可以累积优势的行业。在多晶硅生产成本中,能源成本、折旧成本和原料成本是主要部分,而人员工资成本是最少的,其中能源成本占比最大。因此,我国硅料企业多集中于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等电价较低的地方,这是先发企业的一大优势。

当地政府很难在同一个地区引进两家产能巨大的硅料企业,也就意味着后来者很难拥有跟先发企业同样低廉的电价,毫厘之间的差距,或是决定未来硅料企业生存的关键。

虽然硅料还可用于芯片制造,但在如此巨额的产能之下,任何行业都难以“消化”。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硅料 光伏玻璃 信义光能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