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煤炭重估进行时:供需紧张带来的量价齐升使得低估的煤企迎来重估机会

2021-08-27 08:39:04 证券市场周刊

煤炭供给端不断收缩,需求明显增加,供需紧张带来的量价齐升使得低估的煤企迎来重估机会。

就在“茅族”和“宁族”争抢不休之际,鲜有声音的煤炭指数已经悄然间刷新了近三年半以来的新高了,顺周期的煤炭股正迎来业绩和估值的共振时刻。

在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板块备受追捧,作为污染大户的煤炭不受市场待见也就不足为奇了。令市场没想到的是,二季度以来煤炭指数不断走高,最近更是连续上涨创下近三年半以来的高峰。

在多年供给侧改革后,煤炭落后产能不断关停,行业供给缺乏弹性。疫情后宏观经济迅速回暖,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国内出口大幅增长,需求复苏带动周期品价格全线上涨。碳中和提出后,煤企新建产能意愿减弱叠加紧张的供需,入夏以来煤价持续走高,低估的煤炭股迎来重估的机会。

股价与业绩齐飞

8月6日,申万煤炭开采指数(801021)收于3369.52点,八个交易日内七次收红,涨幅达到15.5%,同期沪指涨幅还不到2%。

在8月2-6日的一周中,煤炭个股同样表现优异。30多家煤炭公司中,涨幅超过10%的超过了10家,占比约三成,板块强势可见一斑。

煤炭板块的上涨与相关公司的业绩预喜不无关联。目前,30余家煤炭公司已经有约20家发布业绩预告或者正式半年报,绝大多数煤企的净利润都有了明显的增长,其中不乏成倍增长的煤企。

在已经公布半年报的煤企中,2021年上半年,平煤股份归母净利润增长了近五成,公司股价一周内上涨了近两成。山西焦煤的归母净利润涨幅更是超过了60%,半年报后的首个交易日几近涨停。

其他发布业绩预告的煤企绝大多数同样业绩喜人,涨幅翻倍者也是比比皆是。当然,煤企业绩高增长与上年同期的低基数有一定关系。由于疫情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各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煤企也不例外。2020年上半年,绝大多数煤企的盈利都呈现负增长,利润增长超过两位数的更是寥寥。

行业自身好转是煤企盈利走高的主要原因。

2021年上半年,煤炭呈现出量价齐升的态势。山西焦煤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商品煤销量1490万吨,同比增长21.14%;商品煤综合售价724.97元/吨,同比增长10.49%。

平煤股份销量基本保持稳定,煤价大幅调高。2020年营收占比超过60%的精煤方面,一季度主力煤种价格上调50-80元/吨,二季度再次上调30-100元/吨。中国神华业绩预告也显示,上半年煤炭需要旺盛价格上涨,公司煤炭销量和均价同比都有所增长。

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碳替代是实现碳中和的最重要路径之一,因此,新能源无疑受到市场密集的关注。碳替代的对象主要就是高污染行业,煤炭首当其冲。在政策大环境下,煤企业绩高增长、股价受追捧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逻辑呢?

多重共振

8月10日的最新一期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82元/吨,环比上行9元/吨,创下近九年的新高,即自环渤海动力煤从2011年前后的高景气周期跌落以来,该指数二度向高位进发。

2016年,环渤海动力煤指数有过一次凌厉的上行,彼时煤炭行业正在推进供给侧改革,指数从不到400元/吨一口气拉升至超过600元/吨,之后稳中有降,2020年5月即疫情后期创下阶段性低点后二度回升,从530元/吨左右拉升至目前的近700元/吨。

在行业高景气周期的2011年前后,环渤海动力煤指数最高超过850元/吨,如今近700元/吨的价格虽不能与之相比,但较前几年多数时间的低迷已经有了明显的改观。比如2020年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多数时间都在550元/吨之下,2021年基本在600元/吨之上,价格的显著提升对煤企业绩的改善大有裨益。

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34.45亿吨,煤炭消费量同比增加0.4%,是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回升。2018-2020年,煤炭消费量分别增长1%、1%和0.6%,涨幅并不明显。同时2020年全国原煤产量39亿吨,较2017年增长逾13%。

进入2021年情况改观明显。2021年上半年,全国生产原煤19.5亿吨,同比增长6.4%,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7.1%。煤炭消费涨幅更为明显,能源局公告,2021年上半年,煤炭消费同比增长10.7%,较2019年同期增长8.1%。

进口方面,2018-2020年,全国煤炭进口2.81亿吨、3亿吨和3.04亿吨,同比分别增长3.9%、6.3%和1.49%。2021年上半年煤炭进口1.4亿吨,同比大幅下降19.7%。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煤炭进口已经明显降速,尤其是在消费需求旺盛的2021年上半年,进口煤炭大幅下降进一步增加了煤价上行的确定性。

在煤炭需求增加之际,煤炭供给并没有同步增长,这是因为在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下,煤炭缺乏供给弹性。

2016年,国务院发文提出在3-5年内煤炭行业将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行业去产能正式开启。截至2018年年底,煤炭行业累计化解8.1亿吨。截至2020年年底,全国退出落后煤炭产能10亿吨/年以上。

在逐步淘汰落后产能之下,两部委批建的新增产能并不与之匹配。2017-2019年,发改委、能源局合计批复新产能4.58亿吨,其中的4.33亿吨属于前期未批先建煤矿的核准,市场实际的新增产能规模非常有限。

2020年,国家能源局批复煤矿建设规模4260万吨。其中,新疆地区建设规模3720万吨/年。新疆煤炭部分外送外,部分直接发电“疆电外送”,对市场冲击较少。

需求端增加明显、新增产能有限、进口规模大幅下降、供给端弹性不足,在煤价持续走高下,大型煤企直接受益。在2020年中国政府提出碳中和后,煤炭行业被市场唱衰,但当下的情况清晰说明,非化石能源取代煤炭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碳中和机遇

2020年9月,中国在联大会议上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一石激起千层浪,政策时间表出炉后资本市场反应最快,新能源等受益板块纷纷上涨,污染大户则受到市场看空。但很快钢铁、煤炭就迎来报复性上涨,作为能源消费的基础核心,煤炭短期内难以取代。

中国的能源结构中,2020年煤炭占比已经下降至56.8%,2012年以来年均下降1个多百分点。根据统计局数据,2020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9.8亿吨标准煤,按照煤炭消费占比56.8%计算,约为28.3亿吨标准煤。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的报告指出,预计到2025年全国煤炭消费比重有望降至51%左右。长江证券研报指出,预计2025年能源消费总量约为56亿吨标准煤、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约为60亿吨标准煤。

按此计算,2025年的中国能源消费中,煤炭约为28.56亿吨标准煤,与目前的消费量基本持平,煤炭在相当长时间内依然是中国最重要的能源。

即使没有碳中和的提出,“十四五”规划依旧提出,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仍是下一阶段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的重点任务。2020年全国煤矿约4700处,“十四五”末将减少到4000处左右,而2015年全国煤矿数量超过一万。

煤炭产量越来越向龙头集中,2020年八大煤企原煤产量18.55亿吨,占比达到47.6%。煤炭需求依然有稳定增长,供给端收紧,煤价将受益。不过2030年碳达峰前后,煤炭消费量下降,煤价将受到压制。

碳中和的提出和宏观经济迅速恢复导致国内的煤炭供需出现紧张,煤矿的稀缺性价值得以再发现,原本倒挂的煤企迎来低估修复机会。日前鄂尔多斯公告,计划以49.8亿元收购永煤矿业25%股权,吨可采储量对价为23.5元。

国泰君安指出,A股煤炭公司报表中的“无形资产-采矿权”账面成本多为上市之初的入账成本,普遍约2元/吨,真实价值明显被低估;若以23.5元对其进行重估,则公司净资产将大幅增值,8家煤企的价值重估弹性超过两倍。

煤炭市场向龙头集中,主要是国企在蚕食市场份额,而资产证券化是煤企改革下半场。资产证券化不仅将做大总资产和总市值,降低负债率,也将进一步优化管理,提升企业效率。如山西焦煤之于山西焦煤集团,其股东煤炭产能证券化率仅为17.4%,高一点的兖州煤业也不过37.9%。

煤炭供给变动小,需求和产能利用率成为煤企业绩变动的关键。当下的需求呈现出明显的增长,全球宽松货币环境使周期商品资产价格出现大涨。顺周期的煤企估值得到修复,市场高景气也催化煤炭资产重估。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炭重估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