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运输
  • 煤炭储备“调节器”作用受限,湘赣鄂鲁等调入省积极储煤

煤炭储备“调节器”作用受限,湘赣鄂鲁等调入省积极储煤

2021-10-26 09:03:35 南方能源观察   作者: 潘秋杏  

北方地区陆续启动供暖,对于库存水平仍然偏低的发电和供热企业来说,补库的时间紧迫。

除了采取尽快释放煤矿产能、协调增加发电供热企业煤炭中长期合同、优先保障煤炭运输等措施,在近期举行的今冬明春能源保障供应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秘书长赵辰昕指出,中长期工作要持续推进,要“积极推进煤炭、天然气、原油储备以及储能能力建设”。

煤炭储备被誉为煤炭市场的“调节器”,在消费淡季储存煤炭,消费旺季释放供给,减少煤炭生产和铁路运输在旺季的压力,避免价格剧烈波动。

强化储备能力建设是煤炭保供应的发力点之一。2021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多次强调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在迎峰度夏前加急下发《关于做好2021年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全国安排形成1.2亿吨以上的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通过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带动增加商业储备,力争到2021年底形成4亿吨左右的商业储备能力。

迎峰度夏期间,一些国家应急煤炭储备基地响应国家号召投放储备煤炭。7月16日至18日,国家能源集团珠海港务公司向华南地区投放储备煤炭共计12.8万吨;河北大吾国家煤炭储备基地向石家庄、邢台、沧州、衡水、邯郸和山东省相关区域,投放煤炭储备13.3万吨;湖北枝江姚家港国家煤炭储备基地向湖北市场投放储备动力煤11.3万吨等。

即便如此,据eo了解,在这一轮煤炭供需紧张中,储备发挥的增供稳价作用仍然有限。

“部分储煤基地失去了作用”“现在煤企和电厂的储存能力都不如从前。”有煤炭企业人士在迎峰度夏期间举办的一场会议中感慨。

山东省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是山东省首个煤炭储备基地,该储备基地由山东龙海煤炭配送有限公司负责运营,龙海煤炭配送公司由龙口矿业集团公司控股、龙口港集团公司参股设立,于2009年12月投入运行。

但随着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结束,以煤炭经营为主业的公司面临巨大压力。2015年,该公司以煤炭物流促进“非煤”物流,拓展经营范围,增加了“木材、铝矾土”等经营许可,开展起了国际木材生意。

国家上一轮推进煤炭储备要追溯到2008年后。当年南方地区遭遇罕见雨雪冰冻灾害,煤炭运输中断导致多省电力供应告急。在此背景下,2011年5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国家煤炭应急储备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提出,国家煤炭应急储备点重点部署在沿海、沿江、沿河港口和华中、西南等地区。

多方推动下,神华、中煤、平煤、淮南矿业、徐矿、武汉阳逻电厂等10家大型煤炭、电力企业,秦皇岛、黄骅、舟山、武汉、芜湖、徐州、珠海和广州等8个港口,在2011年被确定为第一批国家煤炭应急储备任务的承储企业和储备点。根据《管理办法》,国家煤炭应急储备由承储企业在储备点建立,遵循“企业所有、国家调节,市场运作、财政补助,合理布局、保障有力”的原则。

理论上,煤炭储备按储备主体分为政府储备和企业储备。政府储备包括中央政府储备和地方政府储备;企业储备是企业结合其生产经营活动组织的储备,包括煤炭用户储备、煤炭生产企业储备、中转港口储备和运销企业储备。政府储备和企业储备互为补充。

据了解,在实际运行中,煤炭储备以商业库存(即企业储备)为主,作为企业为维持正常生产经营需要的日常库存。政府可调度煤炭,即由企业承担储备的煤炭,在煤炭供应中断或严重不足情况下,由国家或地方政府进行调度,对于企业来说,属于社会责任的内容。

近年来,铁路运输加速布局、铁水联运能力提升、煤炭港口吞吐量提高等使得煤炭运输的便捷程度提高,加上煤炭去产能、安全检查等力度加大,可储备煤炭的空间有所压缩。而作为政府可调度煤炭的重要来源,储煤基地的发展似乎不尽如人意。

在2020年7月煤炭市场运行发布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纪委书记、副秘书长张宏在答媒体记者提问时指出:“随着产能建设的加快,煤矿供应能力提升,部分现有煤炭储煤基地失去了作用。”

青岛大学商学院教授李金克指出,煤炭储备面临易风化、自燃等风险,储存时间过长,煤质下降,从而导致煤炭发热量下降,造成资金积压,并不经济;同时也有可能造成土地、空气等环境污染问题。

受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巨大的投资成本加上存煤持续性损耗成本,回报机制不明确,甚至可能面临亏损,使得企业投资建设煤炭储备基地的积极性不高。

储备投资从哪儿来国家和地方已开始尝试调动企业的积极性,提升储备能力。根据《通知》,对符合条件的项目,根据新增静态煤炭储备能力予以补助,适当向中西部地区倾斜;煤炭储备能力建设与2021年煤矿安全改造专项安排挂钩;对于承担建设的企业,优先给予煤矿手续办理等支持。《通知》还明确,安排在企业的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与企业商业煤炭储备不得重复计算或互相包含。

地方层面,山西省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做好2021年全省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的通知》明确,2021年,全省形成新增300万吨以上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被列为山西省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建设的企业,根据新增静态储备能力优先给予用于保障全省能源安全储备收储动用、运行调节等的资金补助,在城乡规划用地、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优先政策支持,在煤源、铁路运力、中长期合同签订方面给予重点支持,优先产能核增、煤矿手续办理。

新华社报道,国家每年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10亿元支持储备设施建设,各地在建储备基地可向国家申请中央预算。

但这笔预算并不能完全覆盖储备基地投资建设的成本。

以湖南省煤业集团岳阳铁水集运煤炭储备基地一期工程项目为例,7月中旬,湖南省发改委公示的煤炭储备设施建设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显示,拟改项目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8000万元。

而根据岳阳铁水集运煤炭储备基地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该储备基地项目总投资29.24亿元,工程分两期进行建设,一期工程堆场容量80万吨;二期工程堆场容量120万吨。一期工程投资估算约为15.7亿元。据此推算,在一期工程投资中,中央预算补助占比为5%。据eo了解,对于国家储煤基地,一次性补贴预算普遍占总投资的比例不到10%。

张宏在前述发布会上表示,今后单靠企业或政府投入在固定区域建立实物储备的难度加大,一是占用大量资金,二是会引起煤质下降。“建议将来建立、健全产品、产能和矿产地有机结合的煤炭储备体系。”

中国煤炭建设协会副理事长徐亮认为,储备基地的建设运营资金可以由国家、地方政府出资,下游用煤企业可以配套资金,也可以向社会募集部分资金,同时明确谁出钱、谁可以享有优先使用权。

定价、管理机制待完善除了储煤投资来源外,煤炭市场的波动也是煤企考虑的风险之一。

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人民政府官网9月2日发布的《汶上县煤炭储备能力建设情况面临的困难问题及建议》一文指出,⾃2021年1⽉以来,煤炭市场价格多次出现⼤幅波动,⼀⽉内最⾼波动幅度达500元/吨,⽬前煤炭价格已基本触顶,不排除⼤幅降价,如果煤炭价格下调,将产⽣较⼤亏损,风险显著加⼤。储煤受煤炭市场价格变动影响⼤,储备风险增加。

该文还指出,储煤占用资金量多,以当前市场煤价1000元/吨计算,储备60天就会增加财务和损耗等综合成本为51元/吨,超出客户的可接受价格,因此难以实现长期储煤。

根据《暂行办法》,国家煤炭应急储备动用价格,参照储备点所在地当期同品质煤炭市场价格执行。

据了解,不同时期,储备煤出售价格有所不同。在当前煤炭价格高企、煤炭保供的情况下,储备煤价格比市场价低20%,但仍高于年度长协价格。

徐亮透露,目前有小部分储备煤按长协价出售给下游用户,按长协价执行的储备煤依据的是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签订的中长期合同。他建议,储备煤可以参考长协,按“基准价+浮动价”的模式定价。

相应的管理机制也应完善。李金克建议,煤炭行业对经济的预警要做到位,完善相应的管理制度,加强协调、应变能力;还可以依靠先进的技术,引入先进供应链模式,降低供应链成本,提高流通效率。

徐亮则建议,可依托行业大数据平台,建立煤炭产运需信息畅通机制,推进煤矿生产安排与用户需求、储运物流有序衔接。“企业上报数据,根据各地供需、价格情况,对煤炭进行调度。”

煤炭调入省将积极储煤有煤炭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近年来运能提升、港口和铁路设施越来越完善,加上企业库存,煤炭储备基地建设的必要性不大。

而徐亮表示,储备基地可以在不同区域、不同时间段的供应紧缺下接受调度,保证供给,从而有助于稳定价格,“有必要建设”。

从近年来的煤炭供需格局看,煤炭储备对煤炭调入省份而言尤为重要。

我国煤炭生产与消费存在空间错位,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是主要的煤炭生产地区及供应区,2021年1—8月,山西、内蒙古、陕西、新疆原煤产量约占全国的79%,煤炭调入地则分布在东部和南部地区,形成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调”的格局。

“一旦(供应途中)出了问题,远水解不了近渴。”李金克说。

以煤炭调入大省湖南为例,该省“十四五”期间预计年均煤炭消费量在1.2亿吨以上,本省煤炭产量约1200万吨,对外依存度达90%。湖南处于煤炭运输链末端,输送路线较长、时效慢。2019年9月浩吉铁路通车后,该省煤炭运输条件得到改善,但集疏运系统建设滞后制约其运力发挥。

出于保障供应安全的考虑,湖南已开始重视煤炭储备基地建设。《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零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加快煤炭储备体系建设,依托浩吉铁路运力和临港码头建设岳阳、华容煤炭铁水联运储备基地,在湘北、长株潭、湘中、湘南等地区布局区域性煤炭储备基地,鼓励多式联运型和干支衔接型煤炭应急储备项目建设。

其他煤炭调入省也意识到煤炭储备基地建设的重要性。江西省能源局发布关于2021年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2021年,江西省各设区市落实可调度的新增煤炭静态储备能力不少于500万吨。

湖北省在《湖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零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出,要打造“两湖一江”煤炭物流枢纽,建设以荆州江陵为重点的大型煤炭储配基地,建立华中地区煤炭交易中心,改扩建企业现有储煤场地和设施,煤炭储备能力达到1600万吨。

山东省在《山东省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依托省内骨干能源企业,优先利用现有储备基地,充分利用关闭矿井土地资源,在不新征地的前提下新建或改扩建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项目。利用3至5年时间,全省煤炭储备能力确保达到5400万吨,力争达到6000万吨。

在徐亮看来,需根据不同区域的条件、供需情况等建设煤炭储备基地。例如,云贵川等地区,自产数量有限,交通欠发达,可建设煤炭洗配储备基地,外调一部分进行洗配;在具备条件的沿海、沿江和沿河港口,或铁路可直达运输的华中、西南等煤炭集散地,可建立应急储备基地,既能满足当地需求也能支撑中转运输;在需求量大、缺少煤源的湖南、湖北等地,远距离运输成本高,可建立大型电煤储备基地。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炭储备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