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COP26会议:核能发展的“转折点”

2021-11-30 08:26:35 中国能源网   作者: 李颖 杜铭海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当地时间11月13日深夜,“加时”一天之后,COP26在英国格拉斯哥闭幕。近200个国家达成对抗气候变化的协定,就《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达成共识。这份协议旨在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以使世界免遭灾难性气候变化。

COP26(也被称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自1995年以来,联合国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峰会,地球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代表聚集在一起,共议气候目标和减排进展。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原本定于去年举行的COP26推迟至今年。

苏格兰格拉斯哥会议的目标是审查各国2015年在巴黎作出承诺的进展情况,并就下一套承诺达成一致。与此同时,还达成了许多其他协议和承诺。经过两周的谈判,COP26气候变化会议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制定一份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可以签署的减排文本[1]。


COP26会议在格拉斯哥举行

为了保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的巴黎目标,需要各国决定到2030年共同减排45%、到2050年总体为零的贡献。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说,这是“在维持生命”。

各方同意将长期资金的议程延续至2027年,发达国家在2025年前将继续承担现有义务,并在2024年完成2025年后新的资金量化目标安排。就谈判而言,最新的协议草案要求各国宣布比以前更大、更快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还要求较富裕国家向已经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提供的资金加倍。

虽然本次大会在适应、资金支持等议题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然而发展中国家一些核心关切并未得到很好的回应。早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发达国家就集体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然而12年过去了,发达国家从未真正兑现这一承诺。

古特雷斯说,“在化石燃料行业仍然获得数万亿美元的补贴时,任何承诺听起来都很不真实。”然而,就在COP26会议外,40多个国家承诺停止国内外对新煤炭发电的投资,逐步淘汰煤炭。这个团体想在21世纪30年代主要经济体中逐步淘汰煤炭发电,并在40年代让较贫穷国家淘汰煤炭发电。

英国商业与能源大臣克瓦西·克沃登(Kwasi Kwarteng)说:“世界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随时准备决定煤炭的命运,欣然接受清洁能源驱动的建设所带来的环境和经济利益。”

孟加拉国科学家Saleemul Huq给46个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建议。他在给BBC写的报道中说:“……我感觉事情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氛围是积极的……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格拉斯哥取得的任何成就都是不够的。但已经很了不起,所以我们应该庆祝,同时知道这还不够。”

来自COP26反对核能的声音

11月12日,《福布斯》网站发表署名James Conca的文章,题目是:COP26–Another Failure For The Planet(COP26——地球的又一次失败)。


COP26结束,核能被排斥在解决气候问题的主要方案之外

世界核能协会所有成员在COP26气候峰会的民间社会“绿区”举办展览的申请都被拒绝。管理格拉斯哥科学中心绿区的英国政府表示,可用展览空间有限。

苏格兰环保组织“雪貂”声称,将核工业拒之门外是“正确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组织没有注意到,COP26会议本身清洁电力的70%来自核能。苏格兰南部接收的英国最清洁能源来自核能,与风力涡轮机无关。


五国在COP26会议上反对将核能列为可持续能源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格拉斯哥大会上,德国和其他四个国家公开反对欧盟将核能列为可持续能源。德国联邦环境部长斯维尼亚·舒尔策(Svenja Schulze)表示,“原子能并不能缓解气候危机。本世纪二十年代对推进气候对策起决定性作用,将原子能列为可持续能源的做法太过于冒险,花费高,且成效慢。”而可再生能源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卢森堡、葡萄牙、丹麦和奥地利也持同样立场。

核能的分水岭

当然,世界上同样有一些头脑清醒的人。COP26会议收到了一封由来自欧洲各地12位工会领袖签署的公开信,呼吁将核能置于更高的优先地位。

对核能部门而言,COP26会议一直是个“里程碑”,核能技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突出。IAEA在总干事拉斐尔·马里亚诺·格罗西(Rafael Mariano Grossi)领导下发挥的作用“引人注目”。他利用IAEA在联合国系统中的立场,一贯地断言,“核能是解决方案的组成部分。核能也将是解决方案的组成部分。”这话说得既有份量,亦不失分寸。

拉斐尔·马里亚诺·格罗西在COP26会议之前曾经表示,如果我们要实现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目标,核能势必将成为气候变化公约(COP26)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与COP26会议同等重要的是,中国在核能方面的重要声明,作为减排计划的组成部分,计划未来15年内建造约150个新反应堆。到2035年,中国将新建180座大型核反应堆;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建造新的EPR核反应堆,作为重新工业化和低碳经济的基础;英国为大型反应堆引入新的资金模式,并为小型反应堆的商业化提供资金。

全球100多个核学会在COP26之前也曾发出过支持核能发展的呼吁。他们呼吁世界领导人“遵循科学”,并认识到,到 2050 年核能产量必须至少翻一番才能实现全球净零排放目标。

各协会指出,到2030年,核能产量将需要增加40%,到2050年至少要增加一倍,才能实现全球净零排放目标,正如国际能源署(IEA)最近发布的《全球能源行业2050净零排放路线图》所示。该报告测算,到2050年,全球要实现净零排放,近90%的发电将来自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合计占近70%;其余大部分来自核电。届时,风能、太阳能、生物能、地热能和水能将占能源供应总量的2/3。

他们表示,英国和全世界都“完全偏离轨道”,按照IEA的可持续发展情景的要求开发新的核电。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特别报告的决策者摘要中所确定的那样,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C的所有四个说明性途径,都需要大幅增加核能。四个说明性IPCC路径显示,从2010年到2050年,核输出增加了98%至501%。

此外,欧盟十国还呼吁将核能归为可再生能源,他们认为核能是一种可负担、稳定和独立的能源,可以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波动影响,有助于国家能源安全。这样,一些技术就可以贴上可持续和无害的标签,以便资金流越来越多地流向绿色技术。

俄罗斯原子能公司(Rosatom)总经理阿列克谢·利哈霍夫(Alexey Likhachov)说,“COP26会议结束了关于核能是否应该纳入全球无碳能源组合的讨论。在我看来,在这次会议上,到处都能听到答案“是的,应该是”。我将进一步指出,COP26会议是核能的分水岭,从现在起,现代核能的历史本身可以分为“‘COP26之前’和‘COP26之后’。”

没想到,但也有其“必然性”

作为能源工作者,笔者对COP26和核能的前景比较悲观。因为现实不能证明第三代核能是成功的,经济性能也无法与新兴的可再生能源系统(太阳能、风能+储能)相竞争,而第四代核能则“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令人气馁……

但格拉斯哥COP26会议和近期世界的回响,着实令人“为之一振”:

——世界核大国不可能放弃核能。中俄美英法五国不可能放弃“核威慑”能力,也都不参与“禁止核武器条约”。它们维持与开发核技术的能力和负担“就在那儿”,核电只是”军转民“用,优势和问题只是多点儿和少点儿,本质并没有变化……但“气候变化危机”的现实和后果,它们必须认真对待。

——美国:更积极地进行“老堆”延寿,否则,不可能兑现它的承诺;先进的立管冷却式微堆技术已经定型,5年内能演示、定型批量建设,用于军事基地和边远社区代替燃煤和柴油机发电;先进的轻水冷的SMR技术已经成熟,10年内能演示、定型并批量建设,替代公用事业公司关键部位的燃煤电厂;先进的、非轻水冷却的SMR技术,10年内能示范,用于电网调峰和制氢。美国在核能技术上,积淀和基础雄厚,有可能引导世界进入核能新时代[2]。

美国核学会的克雷格·皮尔西(Craig Piercy)和史蒂文·奈斯比特(Steven Nesbit)代表10000多名核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致函COP26领导人,要求COP26产生的任何协议都要强调核技术在实现碳减排目标方面的重要作用。

——西欧:严重分裂,但除德国等少数国家外,多数国家将坚决和积极地引进先进的SMR,作为能源转型的支撑。英国发展核能最为坚定,但在经济上“差强人意”;法国发展核能的技术基础不牢,在先进堆研究上认识和支持乏力[3,4]。

——日本:即使大量建造可再生能源,仍然需要核能支持,除了重启核电,别无出路。

——法国:大选背景下核电“或将”迸发第二春。由于因疫情推迟了一年的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举办,法国国内对于能源问题的讨论变得热烈起来。由于法国已基本完成退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核电上。2022年总统选举临近,不少候选人都已表达了对核能的看法。

法国“电力运输网络”一份名为“2050能源展望”的报告中,向法国政府提出的其中一项,主要论点和建议是:电力来源主要将依靠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二者缺一不可,从经济角度看有必要增加新的反应堆,并为旧反应堆延寿。

——俄罗斯:促进世界发展核能非常坚定;它会利用一切手段,开发核能的利益,无论是“创新”或“套利”成功,“利润”都在。这也是世界技术、经济进步的最根本的促进因素。


“创新”与引进技术“套利”成功的利益差别。(引自张维迎教授讲演稿)

支持核能发展的若干理由

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核电行业的直接二氧化碳排放量为零,远低于火电,核电项目整个生命周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很小,与风电场的排放量相当。此外,核电燃料体积小,燃料费用占成本比重较低,不易受到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影响,发电成本稳定。

根据最新研究,在所有类型的清洁发电中,核电站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最低。我们看到法国由于核电,碳排放量相当少。根据最保守的估计,核电站对防止温室气体排放的潜在贡献,在全球范围内,相当于地球上所有森林的吸收能力。

除了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重大贡献外,核能行业还能为年轻人提供有价值、高薪的工作和发展机会。

核聚变技术“跃跃欲试”,至少有2-3个设计,是5年、10年,而不是“遥遥无期”了[5,6]。

从客观上讲,核事故的风险很小,随着现代科学发展,严重核事故有可能避免,关键不是设计或技术难题,而是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不能再用管理行政部门的手段管理核能企业了……我国核电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大致经历了起步、规划发展、快速发展、暂缓发展及重启五大阶段。

在“现实”的气候变化灾难面前,社会公众对核能的长远和广泛的利益会有更加清醒的认识。近期美国民意调查也证明了这种进步[7]。

COP26会议已成为过去。观察核能,看今后5-10年的现实变化吧。

资料与注释

1 WNN, COP26 approaches deadline, 12 November 2021

2 CH,核支持基础设施法案成为美国法律,2021-11-17。

3 Nikolaus J. Kurmayer, Five EU countries form anti-nuclear alliance at COP26, EurActiv, 21-11/12

4 David Dalton, Visegrad Countries Call On Bloc To Support Nuclear Energy, NucNet (Belgium), 18 November 2021

5 NEI, Targeting a Fusion Demonstration Plant, 8 November 2021

6 David Chandler, MIT-designed project achieves major advance toward fusion energy, MIT News, September 8, 2021

7 ANS Nuclear Café, Environmental group reports rise in support for nuclear, November 22, 2021

(某些段落引用自天眼新闻、中国节能协会碳中和专业委员会、中国核电网、澎湃新闻、能源舆情、核电那些事等网站信息。)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COP26会议 核能发展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