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强制安装光伏,它来吃第一口螃蟹

2021-12-02 10:01:21 虎嗅APP

分布式光伏推广试点终于隆重“进城”,这一次敢为天下先的是首都的城市副中心。

上周五,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支持北京城市副中心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两个颇为显眼的关键词——绿色建筑和光伏设施。

 

《意见》中提出了“新型大型公共建筑执行三星级绿色建筑标准、将安装光伏设施作为强制性要求”,强调要“支持节能减排相关改革创新政策在城市副中心先行先试”,目标之一是在2025年基本达成绿色城市的功能。

行业对这一政策推进的感受并无太多意外。

早在去年,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任育之曾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年度大会上的致辞透露,伴随“十四五”和“十五五”时期光伏发电的总量和市场格局的变化,针对在建筑物上安装光伏的强制性国家标准也会相继面世。今年10月底,国务院印发的《2030年碳达峰方案》中也明确提出到2025年”新建公共机构建筑、新建厂房屋顶光伏覆盖率力争达到50%”的目标。

自上而下的力量推动光伏板块资本市场的火热,乃至形成了对“全民光伏”浪潮的强烈感知,离不开一个政策——整县推进光伏。

今年6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为《方案》),目的是在“十四五”期间刺激光伏发电的装机增长,当时还仅初步敲定75个县落实试点。

到了9月14日,国家能源局又公布了676个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只不过,这一步的试点工作奉行的是“自愿不强制”等五项要求。北京大兴区、通州区、顺义区、门头沟区等部分乡、镇、街道也已经出现在此轮《方案》的参与名单里。

不过,有资深行业观察者告诉虎嗅,新政策还是有突破之举,之前即使是整县推进,也只是有安装比例的要求,北京这是首次把“强制安装”在明面上提出来的说法,算是一个更有力的信号,从政策层面延伸加强了光伏的应用场景,打开了更大的建筑空间。也不妨把在通州的屋顶光伏推广理解为升级版的整县推进,立意上一个重“鼓励自愿”另一个要“强制安装”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

让企业“拎包入住”

“在七八年前,我就说过‘光伏出路在屋顶’,”山东航禹能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丁文磊用“从上到下,不谋而合”来形容双碳背景下的行业心态。

分布式光伏指的是与与集中式相对照的一种装机方式。例如,我国三北地区地广人稀的沙漠和草原上就是聚集着我国光伏发电主力军。不过,由于西部的工业基础薄弱、发出来的电需要跨越远距离输送到用电消耗量大的东部省份,加上集中式的发电站要占据庞大的用地面积,这些都是发展长期的瓶颈。

分布式光伏则走进千家万户,更直观地为大众所感知,比如大片大片的农村房顶支棱起的太阳能发电板,就是在消纳终端附近建设运行,使用场景包括户用和工商业分布式两大类。而且,和风电、核电等其他清洁能源相比,光伏有先天的资源禀赋,只要有阳光,屋顶上、水面上都可以是光伏发电的运用场景。

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今年三季度数据:

截至9月底,全国光伏并网装机2.78亿千瓦,同比增长24.6%。

三季度全国新增并网分布式光伏装机766万千瓦,同比增长81.1%,新增分布式光伏占全国新增光伏装机总量的67.0%,同比提升8.2个百分点。

截至9月底,全国分布式光伏装机9399万千瓦,占光伏总装机比重33.8%,与上季度相比提升1.2个百分点,同比提升1.8个百分点。

足以见得分布式光伏的广阔天地尚大有可为。

让我们回到政策中提及的“新建大型公共建筑”。按照定义,指的是“单体面积超过2万㎡的公共建筑”,其单位面积耗电量是住宅的10到20倍以上。

丁文磊提到了一种可行性更强的场景——在绿色低碳前景下的新建工业园,也就是说,以后的园区有可能不再是先把厂房建好再配置新能源发电项目,而是从一开始就提前规划好,不打扰原先建筑功能,园区里的建筑和光伏是一体化发展起来的,企业“拎包入住”就可以了。

新政策将在城市副中心的新建大型公共建筑强制安装光伏,丁文磊指出,是在光伏装机的增量上做文章。

大力推广新能源,“存量”——即现在已经有的建筑的屋顶资源,“增量”也就是还在规划中的资源,都要利用起来发电。“增量”的建筑和光伏设备,可以提前考虑好遮挡、承重、坡度、朝向和载荷等方面,按照新的安全标准一步到位。

相比之下,改造存量建筑需要付出的成本高——包括资金成本,建设成本,还有与屋顶产权所有者们协商的时间和人力沟通的成本。这一点也是整县推进的挑战:地方政府可能要对接动辄上百家企业。另外,城市副中心试点的另一优势在于,先和政府部门、央企国企等各个产权单位去沟通屋顶资源开发,沟通和落成的难度或能大大降低。如果能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率先试点成功,做出可复制推广的标准,能起到先行带动的意义。

光伏,深度参与电力市场化

据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介绍,目前国家电网方面有三种模式来结算分布式光伏的发电所得。具体到本文涉及到的绿色建筑规划,也是用户们青睐的一种模式,即“自发自用、余电上网”。从字面意思上很好理解,能把自己消耗不掉的余电卖给电网,就不会浪费还能得到收益。

不是仅仅靠装光伏就可以实现碳中和碳达峰,并网涉及到更大的图景——光伏发电如何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而在“双碳”趋势下,我们会迎来一个新局面——一个可再生能源的高比例接入的新型电力系统,更灵活的电力市场机制。

根据今年3月分布的《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 〇 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通州提出建成绿色可靠的供电网络,推进分布式智能电网试点,鼓励和支持可再生能源发电有序并网。鼓励既有建筑实施光伏发电改造。

近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近期举办了以“新型电力系统底层逻辑思考”为主题的研讨会。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高级顾问徐小东在会上谈到,由于碳排量高,我国目前的电力系统无法适应碳中和目标的,当未来的能源主体变成新能源的时候,传统的调控运行体系不能适应电力市场环境下交易体系的频繁改变,也不能适应高比例新能源电网与电价运行方式的频繁变化。

光伏和风电从今年开始就进入平价上网时代,也就是说经历了十年的探索后终于不再接受补贴,和煤电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竞争。光伏上网电价从1.09元/kWh,一路降到如今的0.35元/kWh,降幅超过67%。

据丁文磊介绍,在12月开始执行的电力市场化进一步改革后,光伏发电的上网价格也不再是按照原先的固定脱硫煤电价,而是实时波动,反应市场的供需。举例来说,如果中午12点到下午两点的峰“谷”电费下降50%,这段时间光伏发电出力最大,所以发电企业或个人他们就可以把发出来的电储存起来,在晚高峰用电需求旺盛、电价较高的时段卖给电网,就能实现收益率上升。

“光伏会深度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他预计,今后的峰谷平调节机制会往越来越科学高效的方向完善;至于为了提高发电上网收益而配置储能,肯定是一个长远的方向,但也必须承认现在储能成本还是太高了,降本需要的技术进步又非一日之功。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智库研究中心主任夏清教授在研讨会上也强调了市场机制的重要性,讲成本才有高质量的发展。

夏清教授指出,“当前的电力市场机制面对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系统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是新能源几乎是零边际成本,难以形成分时价格来引导储能行为、与新能源互动的用电行为;二是新能源容量定价困难,新能源发电取决于当时的气象条件,其有效容量与用户需求最大负荷是不匹配的;三是缺少激励新能源主动降低自身波动性的价格信号,只有价格的激励才能促进源网荷储高效、精准的互动。”

因此,进入以风光电等新能源为主要玩家的时代,现货市场也需要因时而变。

另外,光伏发电想要大规模发展,必然会经历一个规范化的过程。

“整县推进”政策已经把光伏市场的活力大大激活了——装机容量“上量大,速度快”,呈现几何倍级增长。不过,发电最终是要并入国家和地方电网的,安全风险才是重中之重,需要靠全行业的规范化来规避。多位参与研讨会的专家均把能源安全放在第一位。徐小东在分享做“十四五”能源电力规划的参考方向时说,“不管新能源如何清洁,如何提高效率,但是首先要安全。”

作为光伏行业的资深从业者,丁文磊希望配套更严谨的监管来审查企业的进入门槛,比如建立白名单,来审核企业的资金能力、资质和业绩等,用规范去约束光伏产业的安全风险。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强制安装光伏 分布式光伏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