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进入收官之年

2022-02-25 09:35:46 能源评论•首席能源观   作者: 赵义  

过去的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的大庆之年、“十四五”开局之年,央企也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根据1月19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资委发言人透露的数据,2021年央企的效益增长创历史最好水平,全面完成“两利四率”的目标。

数据显示,2021年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6.3万亿元,同比增长19.5%,两年平均增长8.2%;实现利润总额2.4万亿元,净利润1.8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0.3%和29.8%,两年平均增速分别达到14.5%和15.3%;而营业收入利润率是6.8%,同比提升0.6个百分点;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达到69.4万元,同比增长17.5%;百元营业收入支付的成本费用是94元,同比下降0.9元。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保持稳定,2021年年末资产负债率为64.9%,圆满完成了年初制定的控制在65%以下的目标。

对于全社会高度关注的能源保供攻坚战,能源央企全力维护供电供暖安全,保障人民群众温暖过冬,取得了积极的成效。到2021年年底,央企有42个煤矿列入应急保供名单。存煤量方面,中央发电企业电煤库存可用天数达到20.1天,同比增长5.1天。中央电网企业也有力保障了有序用电持续清零。

引人注目的是,2021年,央企重组整合动作不断。比如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实施的“两化重组”,鞍钢重组本钢、宝武重组太钢、中国电科重组中国普天。另外还组建成立了中国星网、中国电气装备、中国物流、中国稀土集团、国家管网集团。

现在央企的重组和过去有明显不同,不是简单地追求量的增大,而是根据顶层设计进行的专业化整合和产业布局调整。其目的是积极打造现代化产业链“链长”,促进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协同发展,培育一批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系统推进数字化转型,同时带动一批科技领军企业、“专精特新”企业和单项冠军企业的成长。这背后正是国家在全球竞争格局巨变的背景下,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竞争力的战略考量。

在央企重组的过程中,央企总部“扎堆北京”的现象有了改变。比如中国电气装备集团在上海揭牌成立,中国稀土集团总部落户江西赣州,中国船舶集团总部迁驻上海,中国三峡集团总部搬迁至武汉等等。

这其实是产业布局调整的自然结果,是央企结合自身发展需要,聚焦主业靠近产业前沿的产物。比如中国电器装备集团由包括4家上市公司在内的7家输配电行业骨干企业重组而成,是堪称行业“航空母舰”级的“巨无霸”企业,选择落户上海,原因之一就是上海国际化水平高,有利于企业推动国际化经营战略;同时,长三角地区是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的高地,上海又是长三角经济带的龙头,落户上海有利于产业链的整合。上海目前央企的数量已经达到8家。而中国三峡集团总部搬迁至武汉,作用之一显然也是更好地支撑中部崛起的国家重大战略。

亮丽的成绩,源头活水是深化改革。2021年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非常重要的一年,国企建设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取得了新成效。比如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提出的各级国企党委党组前置研究事项清单、董事会应建尽建的目标任务已经基本完成,超过80%的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和地方一级企业都制定了董事会授权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还有13家央企控股的上市公司开展了引入积极股东的改革,也就是引入5%及以上的战略投资者作为积极股东,参与公司治理。在国有股、公众股之外,引入战略投资者,是看重战略投资者对于市场的敏锐,以及对公司治理的专业经验。

这并不是改革的“必选项”,但国家会继续支持、鼓励央企引入积极股东,进行专业“赋能”。之所以采取鼓励倡导而不是“必选项”的方式,是要防止运动式的“拉郎配”。但它的意义却很大,反映了市场化运营机制对激发国企活力的重要作用。

改革成功的关键之一是做好中长期激励,国企改革也不例外。2021年每个月,国资委都会根据进展情况分别督促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推行经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目前覆盖率已经超过了90%。同时,5600多户具备条件的企业开展了中长期激励,激励人数超过45万人。

一提到中长期激励,人们就会想到股权激励。2021年12月,上市公司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就推出了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总量占公司股本总额的0.83%,首次授予对象包括公司董事、高管、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骨干等。在业绩考核目标上也设计了比较高的标准,比如以2020年业绩为基数,2022年公司归母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10%。

当然,企业市场化内部机制的建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很难一蹴而就。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作用之一也是促进企业市场化内部机制的转化。2021年央企通过市场化方式引入社会资本超过3800亿元,而对外参股企业已经累计超过6000户。混改始终被当作提高国有企业活力的重要途径,是因为其重点是深度转换经济机制,在完善公司治理、市场化选人用人、中长期激励、全员考核等方面先行先试,还可加强产业链合作、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要混改,混改也不是一混就灵,但它可以极大帮助其他国有独资企业、全资企业取得机制转换的经验。

2022年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收官之年。相信改革会进一步激发企业活力,让国企央企更好发挥国民经济稳定器、压舱石的作用,为稳住宏观经济大盘、为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国企改革 收官之年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