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佛山诞生一只氢能独角兽,估值70亿

2022-04-14 09:42:44 投资界   作者: 牛妤坤 张继文  

氢能,跑出下一个宁德时代?

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新能源刚刚又诞生一只独角兽。

投资界独家获悉,专注于氢燃料电池产业化的国鸿氢能正开启新一轮融资,投前估值已达到70亿。一位接触本次融资的知情人透露,本轮融资火爆,头部VC、产业资本、地方引导基金都来沟通了。

成立于2015年,国鸿氢能是广东省佛山与云浮两市共同打造,并落户在云浮的产业帮扶项目。成立当年,该公司参与研发的首辆氢燃料电池客车正式亮相,还拿到了300辆氢能车订单;2017年至2020年,国鸿氢能连续保持四年燃料电池电堆出货量排名第一。

迄今为止,国鸿氢能身后集结了一众VC/PE和产业资本,累计融资20亿元。而诞生于佛山并非偶然——相比制造业,佛山另一个产业鲜为人知——氢能。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下,这里聚集了100多家氢能企业、科研院所及相关机构,占广东省总数约三分之一,“中国氢能看佛山”并非夸张。如今,氢能产业登上历史舞台,VC/PE出手了。

佛山联手云浮,缔造一只独角兽

预计年底IPO

国鸿氢能的创业故事,要从一个人讲起——马东生。

马东生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国鸿氢能的创始人之一。1977年,马东生进入中南矿冶学院金属材料专业学习,毕业后进入钢铁行业,十余年间从工人一直做到管理层。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氢能,并敏锐觉察到这一全球公认的“终极清洁能源”未来将深刻影响燃料电池产业,开始萌发了创业的念头。

2013年,马东生开启了第一次氢能创业,在江苏南通成立了碧空氢能——这是一家从事氢燃料电池、系统控制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企业,技术主要依赖加拿大的巴拉德动力公司。最初,马东生在技术专利授权上“栽了跟头”,虽然拿到了巴拉德唯一一次“技术独家授权”,但到手的却是上一代技术,难以实现车用大功率应用。

国外巨头把持专利,中国企业被“牵着鼻子走”,这在当时并不少见。马东生决定南下——带着市场找技术。当时正值广东省政府对口帮扶规划出台,佛山、云浮两地决定重点发展氢能产业,这刚好迎合了马东生的心意。

2015年5月,马东生联合佛山汽运,共同投资成立广东鸿运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次月,该公司就与广东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等携手,共同投资成立广东国鸿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国鸿氢能),注册资本2亿元,其中鸿运氢能持股41%,为第一大股东。

公司成立不久,就收到了政府给予的300辆氢能车订单。这一次,马东生再次与巴拉德坐在谈判桌前,凭借这一笔燃料电池订单,成功拿下巴拉德最为先进的技术——9SSL电堆,并获得巴拉德2万台/年的产线建设技术支持。不到一年时间,工厂便建成投产。此后,国鸿氢能迅速在云浮、佛山、上海等地拓展市场,其国内燃料电池市占率一度超过80%。

从2016年始,国鸿氢能开始攻坚技术瓶颈,自主开发燃料电池产品。这一年,电堆技术研发带头人燕希强、系统技术研发带头人刘志祥等一批国内外高层次氢能燃料电池专家正式加入国鸿氢能,他们中不少人在燃料电池领域从业经验超20年。其中,刘志祥为四川省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作为技术负责人成功研制我国首辆燃料电池机车及世界首列商用燃料电池/超级电容混合动力有轨电车。

加入国鸿氢能前,刘志祥一直在探索燃料电池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化。他曾坦言:“我终于看到了这个机会,如果错失掉,我必定会后悔万分,我说服了我的妻子,甚至将成都精心装修的房子卖掉,举家搬到佛山生活。”

而成立至今,国鸿氢能在燃料电池领域所向披靡:从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商用燃料电池电堆生产线和系统生产线、率先实现低成本柔性膨胀石墨双极板批量生产、自主研发的鸿芯GI电堆及鸿途G110系统,到助力国内首批燃料电池客车出口国外、车用电堆产品连续4年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而融资战绩上更能体现国鸿氢能的火热程度:2016年9月,国鸿氢能获得来自中融鼎新、涌铧投资、上海纳米创投等战略融资;2019年后融资开始爆发——先是美锦能源1.8亿元战略投资,随后又获中车绿脉、华亦投资、诚信创投、粤财创投、中银粤财、鸿盛丰泰等股权投资。

2021年4月,国鸿氢能完成一轮融资,投资方出现了国中资本、润土投资、青岛城投集团、中国中车、卓能投资、源腾投资、红塔创投等身影;同年8月,再获昇辉科技、招商鼎洪、重庆御隆、水大投资、凯鼎投资等战略投资;直至今年1月,国鸿氢能获得北京昌发展的青睐。投资界独家获悉,国鸿氢能至今累计融资约20亿元,身后国资、产业资本和VC/PE机构扎堆聚集,队伍庞大。

自2021年起,国鸿氢能一度传出计划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就在上月,国鸿氢能宣布完成股份制改革,更名为“广东国鸿氢能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进入IPO准备阶段。投资界独家获悉,如今国鸿氢能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投前估值已达到70亿。北京一位接近国鸿氢能的投资人透露,公司预计在2022第四季度申报港股上市。

为何是佛山?

“中国氢能之都”在这里

国鸿氢能的崛起,只是佛山“造氢”的一缕缩影。

飞驰汽车,同样是诞生于佛山的氢能明星企业。公司始建于1971年,前身为佛山市飞驰汽车制修厂,2001年更名为佛山市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2年飞驰汽车从中小客车、旅游大巴制造换道新能源汽车市场,并以燃料电池汽车为核心产品。

彼时,国内电动汽车发展正如火如荼,燃料电池汽车鲜有人问津。飞驰汽车大力投入燃料电池汽车,一度遭到外界质疑。

2015年,广东省佛山、云浮两市共推氢能产业发展,飞驰汽车面临一个重大机遇,以往不为人关注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开始脱颖而出。飞驰团队赴英国、加拿大学习最新技术及经验后,成果研制出国内首批量产的氢燃料电池城市客车。

2018年,上市公司美锦能源控股飞驰科技,甚至有人将飞驰科技与“卡车界的特斯拉”尼古拉相比,认为飞驰科技有望成为“中国版的尼古拉”。现如今,飞驰汽车正开展上市前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准备工作,有望成为国内氢燃料电池汽车第一股。

据不完全统计,佛山已聚集了100多家氢能企业、科研院所及相关机构,占广东省总数约三分之一,包括国家电投氢能、清能股份、昇辉科技、韵量燃料电池、济平新能源、康明斯恩泽、氢力氢为、攀业氢能源等一批企业纷纷在此落脚。佛山氢能产业项目计划投资总额超过400亿,全部达产后预计可形成年产值超千亿元的产业集群。

“起大早赶集”是佛山氢能发展的长期策略,梳理时间线可见一斑:2010年,佛山开始迈出氢能产业第一步——佛山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合作,国家燃料电池及氢源技术工程中心华南中心在佛山市丹灶镇正式揭牌;

2015年,佛山在国内率先引进加拿大巴拉德公司9SSL生产线;2018年,《佛山市氢能源产业发展规划(2018-2030)》颁布,该市成为国内第一批发布氢能源产业发展规划的城市;2019年,仙湖实验室落户南海区仙湖氢谷,作为佛山市第二家省级实验室,致力于打造氢能领域国内一流、国际领先的战略科技创新平台......

从产业集群成效上看,佛山市目前已形成南海区“仙湖氢谷”、高明区“现代氢能电池有轨电车修造基地”、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三大氢能产业基地,一条涵盖富氢材料及制氢设备研制,制氢、加氢,氢燃料电池及系统总成,核心部件及整车生产等在内的完备产业链条逐渐成型。

今年1月,佛山南海氢能产业还迎来“国家队”:国家电投华南氢能产业基地项目合作协议签订仪式在南海区举行,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与国家电投集团氢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建设国家电投集团膜材料、碳纸华南地区唯一的氢能产业基地。

在应用落地成果上,用投资人的话来说,“广东领跑全国,佛山领跑广东”。作为首批国家燃料电池汽车示范运用广东城市群的“领头羊”,佛山市已建成并运营加氢站15座,氢能基础设施建设领跑全国;开通氢能源公交线路28条,投运氢燃料电池汽车近1400辆,氢能终端应用推广规模全国最大;此外,世界首条商业运营氢能源有轨电车也已在佛山市高明区上线运行。

而佛山也围绕氢能产业配套了创投基金。就在上月,佛山市南海区千灯湖创投特色小镇基金规模正式突破1500亿元,新增10支重点基金签约入驻,10家机构签约成为第五期南海区创新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拟合作机构。其中,粤民投计划在南海设立专注于氢能,同时涵盖新能源产业的母基金,中银粤财将重点围绕南海区已形成领先优势的氢能产业进行投资布局.....昔日的功夫之乡正忙着弯道超车,工业实力雄厚的佛山正在迈向“中国氢能之都”。

VC/PE扫货氢能

跑出下一个宁德时代?

放眼VC/PE圈,今年似乎无人不投新能源。氢能,火了。

回想2021年,投能源的VC/PE可能还重心放在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然而到了下半年,投资人开始把目光聚焦到了氢能。作为目前已知最清洁的能源,氢能是一种清洁低碳、热值高、来源多样、储运灵活的绿色能源,一度被誉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将在我国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鼓励政策已经来了。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21-2035年)》。《规划》指出,“鼓励产业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按照市场化原则支持氢能创新型企业,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支持符合条件的氢能企业在科创板、创业板等注册上市融资。”

清晰的退出渠道,激发了VC/PE入场氢能的热情。一时之间,从上游的电解水制氢,到下游的氢燃料电池等领域,从一线城市到偏远县城,都出现了投资人的身影,宝瀛气体、骥翀氢能、重塑科技、捷氢科技、氢晨新能源等创业公司完成了融资。

估值涨幅超乎想象。譬如,主攻国产氢燃料电池电堆的骥翀氢能,今年1月官宣了数亿元A轮融资,估值三年内翻了20多倍。投资界获悉,骥翀氢能下一轮融资工作还未正式开始,国内头部VC机构已经主动沟通,开始了尽调工作。

上海交大孵化的氢晨新能源,同样备受VC/PE关注。自2017年成立起,氢晨新能源一直低调研发技术,用了3年时间开始在业内崭露头角。2020年,公司获得了A轮战略投资。A轮融资过程后,每周都会有多家投资机构前来拜访,当中既有产业基金也有知名VC机构,IDG资本便是其中之一。2021年,氢晨新能源完成了A+轮投资,融资超2.5亿元,由IDG资本、临港智兆、北京京能、自贸股权基金等共同领投。

还有深耕燃料电池技术的重塑科技、上汽集团旗下主攻氢燃料电池的捷氢科技……这一批明星公司都在陆续开启新一轮融资,估值均是数十亿左右。

近日,上海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在ZOOM上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氢能项目路演,活动高峰时,在线观看人数达到了1200人。“活动结束后,每个项目都有5、6个投资方主动来对接。”该活动负责人告诉投资界。

参与其中的投资人有着一个清晰的投资逻辑。“氢能行业整体还处于早期阶段,还未跑出真正的巨头企业。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足够大,我们花不了多少钱便可以赌一个大的机会。”一家关注新能源的投资人章启(化名)如是说道。

当然,还有一些投资人处于观望。“现阶段产业链很多技术尚不成熟,比如液态氢储运,IV型储氢瓶,大型加氢站、电堆成本等等。并且,市场端对政策补贴的依赖性较强,我们对氢能投资还持有保留态度。”北京一位硬科技投资人坦言。

理论上,氢能行业将是一条巨大想象力巨大的万亿赛道。根据中国氢能联盟的预计,2020年至2025年间,中国氢能产业产值将达1万亿元,2026年至2035年产值达到5万亿元。大多数投资人已经达成共识:氢能风口已至,机不可失。

当下,氢能产业的发展势头将与当年的光伏和风电非常相似,也有可能会经历一地鸡毛的低谷时期。但在一位新能源投资人看来,氢能很可能复制中国在光伏、锂电上的成就,孕育几个百亿独角兽、千亿上市公司也不难。

宁德时代凭借着一块小小电池,坐拥高达万亿市值。氢能赛道,有望跑出下一个万亿市值的“宁王”吗?




责任编辑: 李颖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