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光伏胶膜,百亿赛道,如何滋养千亿巨头?

2022-05-25 08:10:14 星空财富   作者: 星空下的锅包肉  

今年以来,光伏市场需求持续旺盛。光伏组件(即太阳能电池板)一人得道,光伏胶膜也跟着鸡犬升天。

所谓光伏胶膜,是光伏组件的封装材料。胶膜覆盖于电池片上下两面,和上层玻璃、下层背板(或玻璃)通过真空层压技术合为一体,组成组件。

来源:福斯特2021年年报

2006年以前,光伏胶膜市场基本由美国或日本企业垄断。后来,国内以福斯特(603806)为首的企业,通过自主研发和技术合作等方式,逐渐突破了胶膜的技术壁垒。并且,凭借价格优势,迅速占领了全球市场。

2020年,福斯特全球出货占比高达54%,如今市值已超千亿。

去年初,市占率排名前三的海优新材(688680),也成功登陆了科创板。虽然市值还不到200亿,与老大相差甚远。但其增长明显,2021年营收翻番。

那么,随着光伏市场扩大,海优新材作为赛道新锐,能否成为第二个福斯特?小小胶膜,前景究竟如何?

小小胶膜,前景如何?

分析公司之前,先来看看胶膜这个行业,前景是不是真有这么广阔?

1、百亿市场,千亿巨头

对光伏组件而言,光伏胶膜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存在。一方面,胶膜需要保护电池片,延长光伏组件的使用寿命。另一方面,要使阳光最大限度的透过胶膜达到电池片,提升光伏组件的发电效率。

但是,比起电池片等核心构件,光伏胶膜的地位,实在是很不起眼。胶膜在组件成本占比大概只有5%-7%。这就意味着,这个行业市场规模并不大。

贡献了全球一半货源的福斯特,2021年度胶膜营收也就118.34亿。照此推算,全球市场规模大概也就200亿出头。

假设未来三年,全球光伏装机量仍然能够保持30%的增速(中国2021年光伏装机量增速明显放缓),那么胶膜市场翻番后,也不过就500亿左右。

这个百亿赛道,又能出来几个千亿巨头?

2、扩产容易,供大于求

光伏胶膜行业,还有个明显特点,轻资产且扩产周期短。

在光伏各环节中,胶膜是典型的轻资产环节。2021年度,海优新材固定资产营收占比只有10.86%,福斯特固定资产营收占比相对略高,但也只有15.57%。

轻资产导致胶膜扩产周期较短,而且扩建产能相对容易。

这种特性也就决定了,即便未来胶膜市场需求翻番,也不太可能出现供给缺口。胶膜或将长期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赛道新锐,增收不增利

回到公司层面来看,得益于光伏装机量的增加,海优新材增长势头强劲。只是增收不增利的弊病也很明显。

1、增收不增利

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海优新材营收分别同比增长109.66%、118.87%。而同期,福斯特营收涨幅只有53%、38%。当然,海优新材增速高,一方面是占了基数小的便宜,毕竟二者营收规模相差近4倍。

但是,从绝对增量来看,2022年一季度,福斯特营收增加10.7亿,海优新材增加6.7亿。明显可见,4倍的差距正在逐渐减小。

来源:同花顺,海优新材(左)福斯特(右)

照此趋势,海优新材的业务规模或可实现后来者居上。

只是,从利润角度来看,就没这么乐观了。

过去一年及一期,海优新材和福斯特的业绩都有一个明显特点,即增收不增利。这是因为行业上游树脂涨价(胶膜原材料),胶膜生产成本增加。下游又因硅料涨价,成本压力贯穿光伏全产业链。所以,整个胶膜行业,利润空间都在被压缩。

而面对同样的外部环境,海优新材营收和利润之间的差距,明显要比福斯特更大。尤其是2021年度,福斯特营收增长53%,净利润增长40%。而海优新材,营收增长110%,但净利润涨幅还不到13%。

可见,海优新材虽然成长性可观,但却更多的是在为上游原料端做贡献。

2、采购成本高

另外,从盈利能力来看,海优新材也和福斯特差了一个等级。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福斯特毛利率分别是25%、16%(这个降幅,说明福斯特盈利能力也受到了不小的挑战)。海优新材只有15%、12.55%。

而比较销售单价,二者相差并不大,海优新材甚至略高。那么其毛利率远低于福斯特,只能说明其成本相对较高。

来源:2021年度数据

而胶膜的生产成本中,原材料占比高达90%。这么想想,造成盈利差异的原因,只可能是海优新材原料成本高于福斯特(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海优新材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更明显)。

海优新材和福斯特,原材料都来自外采。但是,海优新材业务规模只有福斯特的1/4。这就意味着,在采购议价环节,福斯特必然具备更大的话语权。

如今,虽然海优新材业务规模增长明显,但与福斯特之间,依然存在着无法弥补的差距。

3、现金流压力大

福斯特的规模优势,不仅影响采购成本,而且影响现金流。这一点,在上下游占款这个问题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光伏胶膜这个行业,上游原料主要采购自化工厂商,且以海外供给为主,通常采取现款结算。而下游客户,主要是大型光伏组件厂商,常以商业承兑汇票或银行承兑汇票结算,产品销售回款周期较长。

所以,无论是海优新材还是福斯特,其应收账款金额,都常年高于应付账款。而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经常为负。

不过,从数据来看,海优新材的资金占款问题,更为严重。

2021年度,海优新材应收账款占全年营收61.24%,应付账款占营收11.25%。差额50%。而福斯特应收账款占营收27.81%,应付账款占营收7.77%,差额20%。

可见,面对上下游客户,福斯特地位要相对强势。

从现金流来看,2021年度,福斯特经营活动净流出1.47亿,而海优新材,净流出金额高达14亿。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其在手现金只有福斯特的1/8。

在胶膜这个需要较高运营资金支撑的赛道,海优新材明显要承受更大的现金流压力。

一超多强,恐难打破

总体来说,光伏胶膜算是一个小而不美的行业。

第一,市场规模不大;

第二,轻资产运营且扩产周期短。

即便光伏市场景气,带来了一定的增长空间,也不容易形成供给缺口。长远来看甚至可能供过于求。

另外,从过去一年多的时间来看,无论是上游原料树脂涨价,还是光伏硅料涨价,都会挤压胶膜的利润空间。同时胶膜企业,还容易被下游大客户占款。

这两个问题,在海优新材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福斯特能够凭借半垄断的市场地位,在原材料采购议价、以及下游资金回款等方面,有较高的控制权。但海优新材只能被动接受,毛利率低,现金流差。唯一的优势是业务规模翻倍,可惜增收却不增利。

如今光伏市场前景广阔,海优新材乘势而起。只是,想要打破福斯特的一超多强地位,恐怕也不容易。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组件 光伏胶膜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