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山煤国际财务存异常

2022-06-30 08:50:46 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杜鹏  

山煤国际财务上存在不少瑕疵,不仅有巨额长账龄应收款难以收回,而且还存在不少关联交易,这些交易可能并不符合股东利益。

山煤国际(600546.SH)是一家煤炭上市公司,受益于行业景气度上行,公司业绩大幅增长,2021年和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497.42%、418.23%。公司股价也随之大幅上涨,2021年以来最大涨幅321%,目前总市值达到350亿元左右。

然而,在靓丽业绩背后,山煤国际财务却存在不少瑕疵。目前公司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总计超过70亿元,而且高账龄金额巨大,欠款对象资质欠佳,不少为失信人,回款情况欠佳,公司对这些款项已经计提减值,但是管理层应拿出切实措施积极追讨。

与此同时,山煤国际还存在不少关联交易,包括向控股股东收购前景欠佳资产、巨额货币资金存入关联财务公司,这些交易可能并不完全符合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客户资质差

2021年年末,山煤国际应收账款账面期末余额高达42.27亿元,其中1年以上金额有33.22亿元,占78.59%,而账龄3-4年、4-5年、5年以上的金额分别为6.23亿元、7.92亿元、17.15亿元,说明公司回款情况欠佳。

山煤国际应收账款第三大客户为荥经县一通贸易有限公司,2021年年末应收款金额2.75亿元。企查查显示,该客户注册资本仅有100万元,参保人数为零,大概率就是一家空壳公司。对于这样资质欠佳的客户,山煤国际却向其赊销金额接近3亿元,难道就不担忧其还款能力吗?

2020年3月25日,荥经县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荥经县一通贸易有限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张世洪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四川晶金贸易有限公司为山煤国际应收账款第四大客户,2021年年末应收金额2.62亿元。该客户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也仅有100万元,资质欠佳。该客户虽然不是失信人,但是其与上面的失信客户为关联关系。企查查显示,四川晶金贸易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自然人王鹏翔,持股比例55%,担任法定代表人;王鹏翔还在荥经县一通贸易有限公司任职监事,因此这两家客户构成关联关系。

除了上面的两个客户以外,山煤国际应收账款中的另外两家大客户也均为失信人。朔州天成电冶有限公司为山煤国际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2021年年末应收金额5.95亿元;2019年8月,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该客户向青海际华江源实业有限公司返还货款402万元及损失,因其全部未履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企查查还显示,该客户欠税公告多达64份,其中金额最小的一笔仅有71.61元,为山西省税务局向其收缴的个人所得税。

成都润丰达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为山煤国际应收账款第五大客户,2021年年末应收金额1.93亿元。该客户成立于2003年10月,张生猴和张生勇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2022年4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多年欠款未收回

根据2021年年报,山煤国际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总计31.93亿元,其中4-5年、5年以上金额分别为3.37亿元、25.6亿元,两者合计28.97亿元,占全部其他应收款的90.73%。

截至2021年年末,山煤国际其他应收款前五大对象金额合计13.62亿元。其中,有三家企业注册地均在大陆之外,分别为新联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联公司”)、中信澳大利亚资源有限公司(下称“中信澳”)、中钢国际澳门离岸商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中钢澳门”)应收余额分别为3.92亿元、2.47亿元、2.23亿元,账龄均在5年以上;这三家企业首次出现在山煤国际其他应收款科目的年份为2014年,性质均是货款。2014年年报显示,山煤国际全资子公司山煤进出口公司与下游企业签署合同后,实际履行了合同义务,交付了仓单等货物凭证,但下游的新联公司未支付货款;山煤进出口公司与中信澳、中钢澳门签署了铝锭购买合同,前者支付了信用证项下款项,但却无法凭借仓单提货。

从2014年算起,这三家企业的欠款时间已经超过7年,而且金额不少,在交易之前山煤国际有没有做背景调查?有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保证交易安全?为何至今仍未收回欠款?

山煤国际其他应收款的另外两大客户分别为山西元晟贸易有限公司、天津市峰发煤炭有限公司,2021年年末金额分别为2.91亿元、2.1亿元,账龄分别为3-5年、5年以上。

企查查显示,山西元晟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参保人数为零,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天津市峰发煤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主营煤炭批发,2021年因买卖合同纠纷案由被起诉。

据统计,截至2021年年末,山煤国际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总计74.2亿元,但是其账面价值仅有9.89亿元,相差巨大。

背后的原因在于,公司趁着煤炭景气周期连续几年计提巨额减值损失,类似业绩洗澡甩包袱。

财报显示,2019-2021年,山煤国际净利润分别为11.73亿元、8.27亿元、49.38亿元,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7.89亿元、9.19亿元、12.41亿元,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7160万元、6394万元、3.89亿元。

尽管山煤国际已经对应收款项计提减值准备,但是这些欠款金额巨大,管理层应该拿出切实措施积极追讨欠款。

关联交易存疑

截至2021年年末,山煤国际有长期股权投资7.47亿元,2021年对联营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为亏损1.41亿元,经营状况惨淡。

山煤国际参股资产主要为江苏国信靖江发电有限公司(下称“靖江发电”),持股比例35%,2021年年末账面价值5.96亿元,2020年和2021年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分别为-347万元、-1.46亿元。

2020年7月18日,山煤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控股股东山煤集团所持有的靖江发电35%股权,交易价格7.63亿元。

公告显示,靖江发电主要从事火力发电、热力生产和供应等业务,项目规划总容量为3320MW,一期工程已建成2台660MW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截至2020年3月30日,靖江发电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56.3亿元、16.03亿元,据此计算本次交易PB为1.34倍。

火电并非好资产。一方面,在碳中和政策之下,火电受到政策压制;另一方面,火电资本投入巨大,上游受制于煤价,盈利能力常年偏低,且波动巨大。因此,资本市场对火电资产给出的估值并不高,比如华电国际目前的PB仅有1倍左右,而其港股PB仅为0.5倍左右。比较而言,上述交易PB偏高。

山煤国际收购前景并不好的火电资产,或许是为了给关联方输血。根据收购公告披露,山煤集团2019年年末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933.6亿元、228.71亿元,据此计算资产负债率高达75.5%;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67.82亿元、7.38亿元,净利率仅有1.3%,ROE仅有3.23%。

山煤国际的关联交易并不止于此。截至2021年年末,山煤国际账面上有货币资金119.21亿元,其中有29.97亿元存在财务公司,该财务公司的全称为“山西焦煤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为间接控股股东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

2022年4月30日,山煤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财务公司签署《金融服务协议》。协议约定,山煤国际在财务公司的每日存款余额最高不超过80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对财务公司的实际存款额。

山煤国际2021年利息收入1.68亿元,简单按照“利息收入/期末货币资金”计算,公司2021年货币资金收益率仅有1.41%。而且,公司在账面现金超过百亿元的情况下,却并没有做任何的银行理财,来提升资金收益率。

与货币资金低收益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山煤国际融资成本高企。截至2021年年末,公司短期借款24.2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37亿元,长期借款65.46亿元,有息负债大约合计124.11亿元,而其2021年利息费用9.41亿元,融资成本大约7.58%,远高于货币资金收益率。

对于山煤国际而言,理性的做法应是减少对关联财务公司的存款,尽快还掉高息债务,降低每年的巨额利息支出。

《证券市场周刊》给山煤国际证券部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山煤国际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