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锂电万亿双雄背后的首富们

2022-07-01 09:29:15 见闻Auto   作者: 柴旭晨  

自“宁王”之后,国内新能源产业链迎来第二位万亿新贵--比亚迪。

6月13日开始,比亚迪股价达到358.86元,总市值1.02万亿,并在6月23 日攀至1.029万亿的阶段性高点,不仅成为国内锂电万亿双雄之一,更跻身全球车企TOP3,市值仅位列特斯拉、丰田之后,是该榜单前十名中唯一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

要知道在2020年初,比亚迪的股价还不到50元,2年多时间就翻了近8倍,这的确令人惊叹。

无论是宁王,还是迪王,它们的突然爆红,股价飙升,一切都是拜新能源产业的爆发所赐。

而在它们背后,一系列押注这个产业链的人都赚得盆满钵满,迎来人生巅峰。从宁德时代的曾毓群到比亚迪二股东吕向阳,都身家暴涨,站到了聚光灯下;还有许多各省市的新晋首富们,都和锂电产业链有关。

新能源的这一波造富热潮,似乎比房地产和互联网更快更猛。而人们不确定的是,新能源时代的传奇,能比两个行业更持久还是更短暂?

突然的暴富

在比亚迪迈入万亿俱乐部后,王传福身家也水涨船高,以1万亿市值计算,王传福17.64%的股权对应的身价已超过1800亿元。

此外,原本低调的吕向阳也一夜成名。吕向阳是比亚迪的第二大股东,王传福的表哥。根据比亚迪最新的股东列表,截至今年5月20日,吕向阳合计持有比亚迪3.93亿股,占亚迪总股本的13.51%,仅次于王传福的17.64%。

目前吕向阳实际所持的比亚迪股份,价值超过1300亿元,坐上了2022年广州首富的宝座。身价相当于1.8个何小鹏、或2.6个许家印。

20多年前,吕向阳在王传福创业的艰难时期,分别投下两笔250万、1660万元的资金,从此与比亚迪深度绑定,最终为他带来今日的财富。

而另一家万亿之王宁德时代,更是一部快速造富机器。据 2022 新财富 500 富人榜,宁德时代的曾毓群和黄世霖首次进入该榜前 10 名,今年,除了曾毓群和黄世霖位居前十,宁德时代的裴振华、李平、陈琼香、吴映明等4名自然人股东均上榜,6人总财富达6700亿元。其中曾毓群以 3348.2 亿元排名第二,仅次于全国首富钟睒睒,“二马”也只得屈居其后。

不仅如此,宁德时代概念股中还有 37 人登榜。根据新财富榜单统计,宁德时代上下游企业共计涌现出 50 多位富豪,占据榜单的 1/10 以上,造富能力连阿里和腾讯都“自愧不如”。

在新能源原材料领域,赣锋锂业的李良彬以365亿元身家,进入胡润全球富豪榜,问鼎江西首富。

“锂业双雄”中的另一家天齐锂业,由蒋卫平在1997年创立,并即将登陆港股实现两地上市,且有望成为今年港股最大 IPO,董事长蒋卫平也以485亿元的身价,进入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

车企方面,据胡润《2022全球富豪榜》显示,新能源汽车前十里就有5名中国人、另有4人来自特斯拉。

其中,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以700亿元身家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首富,仅次于特斯拉CEO马斯克,全球排名第二;同样来自小鹏汽车的创始人夏珩,也位列前十;榜单中还有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以及最近冲击港股IPO的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

可以说,以上这些人几乎都是在这两三年就间突然暴富,身家从几百亿到上千亿,是他们从未想过的梦境一般的人生;而他们,也都曾经历过创业的艰难和过程中的迷茫,但坚持和赌到现在,让他们赶上了新能源的好时候,得到了时代的馈赠。

新能源之火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特斯拉们的造富故事,映射了一个新黄金行业的崛起。

2020 年以来,随着 “双碳” 战略的实施和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持续火爆,光伏和锂电行业出现了量价齐升的盛况,尤其是锂电产业,造就了宁德时代、恩捷股份、赣锋锂业等一众千亿甚至万亿的巨头,也把背后的曾毓群、李晓明、李良彬等人推向了福建、云南和江西等省级的首富。

作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各类富豪榜真切、直观地反映了经济和产业的兴衰,就在2018 年以前,富豪榜上最风光的莫过于房地产大佬和互联网大佬。

在楼市高热的2017、2018年,房地产行业包揽了胡润百富榜前5中名的3席,包括许家印、杨惠妍和王健林家族,剩下两席由互联网当家的“二马”包办。

不过随着楼市进入低迷期,开发商的好日子到头了;互联网也进入了流量红利衰退、业务缩表之时。如今新能源遮盖了房地产和互联网的光芒。

在全球各国碳中和战略的影响下,新能源行业仍在加速狂奔。根据乘联会数据,世界狭义(插混、纯电动、氢等燃料电池)新能源汽车销量猛增 73%,1-4 月共售出 256 万辆。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今年(1-4月)中国新能源车销量创历史新高,占比全球57%高位水平,连续 7 年位居全球第一。新能源汽车已进入放量期。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带领人们发掘出一片新的“白色金矿”,也让许多人因此暴富。正被投资者捧入万亿市值的比亚迪、宁德时代,快速的造梦故事从此而生;一年飙涨十倍的碳酸锂,无数的人也为之疯狂。

不过巴菲特曾言,“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狂热中往往也隐含着风险,新能源产业链的暴涨,还能持续多久?那些轻易上升的身家财富,又能留下多少?

无论是锂矿、电池厂商还是车企、自动驾驶公司,他们的股价和身家暴涨,全部都是来自于新能源政策的支持、消费需求的爆发,去年350万辆的销售,是这一切的基础。

但现在,值得警惕的是,新能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出现了“大跃进”的现象,产能规划和输出都是天量级别。

首先是上游的锂矿行业。这两年高锂价让矿企吃到了红利,各矿场也在积极扩产,全球产能大增。招行研究院预测,2023-2025 年,随着产能快速释放,供给将大于需求,锂价会出现阶段性回落,这会影响如今高涨的锂矿企业股价预期。

中层的电池商,装机榜单的TOP10也基本上是老面孔,已进入存量竞争,宁王的时市场份额也在下滑。而在市值快速冲上万亿之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还有多大的增长空间?

终端车企的竞争更为惨烈。蔚小理等新势力层出不穷,老牌车企迅速加入电动车战团,苹果、华为、百度、小米等科技公司也要分一杯羹,市场上的电动车已经多到让消费者无从选择。

对此,东方证券指出,3-5 年新能源红利期结束后,部分产品力较弱的车企会逐渐被淘汰。

拉长时间来看,房地产、互联网从兴起到天花板显现,走过的是一段长达二三十年的发展道路。而新能源产业的爆发就在这几年间,被透支“催熟”的产业和市场边界似乎已经出现。

今年一季度,电动车的渗透率已经达到破纪录的21.1%,5月又再次攀高到逾27%,王传福预测到今年底这一数字可攀至35%。

按照这样的增速,新能源产业将很快从成长期奔向由市场头部“垄断”的成熟期,届时将陷入增长的瓶颈,到达天花板。

事实上,今年开年新能源板块的大回调,就已经给市场提了一次醒。那段时间,宁德时代的股价从最高约700元,跌至5月9日376元的最低点,较顶峰时蒸发了近一半。

玩家们和首富们都希望,新能源产业的盛宴,能持续得更长一点,自己的财富能更多一点。但最终,潮水退去,总能看到谁在裸泳。




责任编辑: 李颖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