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保利联手碧桂园 为什么要做分布式光伏?

2022-11-02 10:23:24 36氪   作者: 宋虹姗  

主题乐园、人寿保险、商业银行、矿泉水、粮油、足球俱乐部、电动车……房地产巨头的盲目多元化是造成本轮债务危机的根源之一。2021年下半年以来,中国楼市出现二十年一遇的拐点,一些高杠杆的开发商不得不寻求转型,但流动性困境让其中大多数公司无暇他顾。

在这样的背景下,保利和碧桂园两家龙头房企悄然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但与房地产无关。

2022年9月底,由保利资本和碧桂园创投联合孵化的保碧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碧新能源」)的首个落地成果——位于上海界龙艺术印刷厂的光储充示范项目奠基。保碧新能源宣称,将力争于2026年实现8-10GW(百万千瓦)的装机量。

保碧新能源总经理、保利资本股权投资部执行董事庞博对36氪表示, 选择新能源赛道的契机,一是2021年下半年起地产行业出现结构性的调整,行业逐渐侧重于精细化管理和运营,影响到产业链上游大量的工业企业,对供应链也提出了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二是双碳改造、节能减排,成为势不可挡的趋势,分布式光伏是其中很好的解决方案。

在成立保碧新能源之前,两家公司已经对光伏行业有所布局。但与特斯拉Solar Roof屋顶进入住宅户用光伏市场的打法不同,具备先天住宅资源禀赋的保碧新能源,没有选择这条捷径,而是要进入工商业光伏能源市场——从零开始,跨界创业。

双碳风口

保碧新能源在上海界龙艺术印刷厂的屋顶建设分布式光伏,是该公司首个光储充示范项目。

庞博对36氪表示,「从成本和收益率的角度衡量,在整个新能源发电行业的各个细分链条里,分布式工商业光伏电站的收益率相对高,保碧新能源将重点发展工业和商业场景。」

惠誉博华工商企业部副总监唐大千认为,从目前中国电力发电格局来看,火电装机和发电量都占主导地位,在电量结构中优势稳固;但2020年以来,「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促使新能源发电及相关设备的装机量爆发。

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力累计装机容量23.8亿千瓦,同比增长7.9%。其中,火电在装机结构中占据近55%的主导权重,水电装机占比次之达16%。而新能源新增装机主体方面,2021年中国风电、光伏分别实现新增装机4757万千瓦、5493万千瓦,累计装机增速各达16.6%、20.9%,新能源装机容量权重升至27%。

在光伏发电领域中,按照建设规划位置划分,光伏发电系统分为集中式光伏和分布式光伏。集中式光伏发电系统主要指利用荒漠、山区集中建立大型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主要指在用户所在场地或附近建设运行,以用户侧自发自用为主、多余电量上网且在配电网系统平衡调节为特征的光伏发电设施,如工商企业厂房屋顶光伏发电系统,民居住宅屋顶光伏发电系统等。

天风证券数据显示,因集中式光伏电站建设起步时间较早,集中式光伏发电系统在整体光伏发电装机量的占比在65%左右,截至2021年末累计装机达198.5GW,仍占据光伏发电系统的主导,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占比35%左右。

但从新增速度来看,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的装机增速显著超过集中式光伏发电系统。分布式光伏的装机规模在2021年占比首超集中式,集中式和分布式的新装机增速分别同比增长21.7%、88.7%。截至2022年上半年,全国新增装机30.88GW,其中分布式新增19.65GW,占比超63.6%。

这得益于分布式光伏「大干快上」的行业政策。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启动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工作,确定了涵盖676个县的试点名单。据天风证券报告分析,按照每个县20万千瓦的开发规模计算,「整县推进」总规模预计超过1亿千瓦。后续分布式光伏的装机增速有望持续超过集中式光伏。

保利资本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研究新能源行业,彼时「整县推进」的鼓励政策刚发布,从目前分布式光伏装机增速来看,保利和碧桂园迅速跨界踏入这一新兴行业。

惠誉博华工商企业部副总监唐大千告诉36氪, 较新能源汽车赛道而言,光伏电池板的技术相对成熟,初始投资相对较低,且与地产主业具有一定协同效果。所以地产企业进入分布式光伏赛道的壁垒更低。

在商业模式上,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开发主要是屋顶资源业主与开发商签订能源管理合同,或业主自投。以业主需求为导向,在电站建成运营后,所发电量按照一定电价折扣和电价方案优先供应屋顶资源业主使用,或者支付给屋顶资源业主一定的租赁费用。

保碧新能源把引入区域小股东的合作模式,应用至分布电站开发领域中,该模式在房地产开发领域应用成熟。保碧新能源认为,该模式可以充分调动区域合作伙伴资源,有助于加速项目拓展,实现全国化布局。

跨界壁垒

成立「保碧新能源」,只是保利资本和碧桂园创投在新能源市场合作的其中一环。

2020年5月,碧桂园和保利发展两家TOP5房企联合,二者年销售额合计超1万亿元,旗下CVC碧桂园创投和保利资本共同发起设立「房地产产业链赋能」基金,计划分期募集总规模50亿元的资金。

基金重点投资两个方向:一是产业链上游的集中采购,二是产业链下游的物业平台。保碧基金表示,目前已是房地产领域影响力最大、辐射面最广的产业链基金,也取得了不错的DPI(Distribution over Paid-In,投入资本收益率)。

合作跨界进入分布式光伏领域之前,保利资本和碧桂园创投在光伏领域各有侧重。

2018年,碧桂园酒店为旗下69家酒店增加了屋顶光伏发电。此外,近两年,光伏发电以及上下游材料研发、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是碧桂园创投持续关注的赛道,公司投资了极电光能、蜂巢能源、墨睿科技等项目。

2022年6月,碧桂园创投参投了钙钛矿太阳能电池新锐企业「无限光能」,在光伏平价上网的需求下,传统晶硅路线性能提升已陷入瓶颈,钙钛矿尚处产业化初期,这是大幅降低度电成本的重要路线之一,碧桂园创投董事总经理韦毅曾表示,当前是布局这一颠覆性技术的最好时机。

庞博告诉36氪,「分布式电站是一个毛细血管式业务,与有屋顶资源的企业谈合作时,需要为不同的公司定制个性化的合作细项,与碧桂园创投联手,能够强强联合,更加高效地渗透到毛细血管端。」

工商业分布式光伏,与地产开发及物业管理的商业模式思路有相似之处,电站开发商寻找屋顶业主资源,二者签订能源管理合同,在电站建成运营后,所发电量按照一定电价折扣和电价方案优先供应屋顶资源业主使用,或者支付给屋顶资源业主一定的租赁费用。

尽管房地产公司往往具备「广厦千万间」,但拓展、获取光伏屋顶资源也相当重要。惠誉博华工商企业部副总监唐大千表示,民企和央国企各有优势,民企的渠道获取优势更强,有能力占据下沉市场,央国企在资金、品牌、资源上的优势更明显。

房地产企业跨界新能源行业,是否需要拥有一定的高科技技术基础和前瞻性技术资源?唐大千认为,关键在于对屋顶业主的议价能力以及后期的运营维护能力。

议价能力背后是整个产业链采购的话语权——最直接的例子是光伏发电涉及组件采买,这有可能会增加发电的成本。

因地区自然条件、建筑结构、承重能力不同,屋顶业主往往非常重视光伏企业的运营能力,提供系列解决方案,需要积累应对不同屋顶资源的能力以及遇到突发问题的处置能力。

「以上问题可以通过从经验深厚的光伏发电企业挖人并组建专业团队解决,也可以通过投资、收并购上下游产业链企业解决」唐大千补充称。

庞博对36氪透露,「目前保碧新能源已引入新能源行业团队,双方正处于业务磨合期,也在市场拓展和项目管理方面储备人才。」地产开发和分布式电站开发,在人才能力禀赋和业务流程管理上也有相似性。不过,在专业领域层面,投资团队与新能源团队的组织协同和业务融合仍需时间。

保碧新能源当下也在培育生态圈资源。除了保利和碧桂园双方集团的产业资源,重点是纳入更多的光、储、充产业链细分龙头公司。据了解,保碧新能源正在搭建产业平台并对外融资。

过剩风险

保碧新能源的发展目前聚焦于商用光伏发电的拓展。两家地产龙头公司在住宅开发领域的土地储备面积都相当庞大,本是开发户用光伏的天然优势。根据2021年财报数据,保利发展、碧桂园土储分别达到1.8亿平方米、2.53亿平方米,在管物业面积超12亿平方米,但保碧新能源目前主要聚焦工商业光伏发电领域。

在美国,特斯拉正在尝试大规模推广家用光伏屋顶。36氪此前在 《马斯克为什么「上房揭瓦」》 中报道过:

早在2016年,特斯拉收购SolarCity,正式进入屋顶光伏领域。2017年,特斯拉首次推出BIPV屋顶瓦片产品Solar Roof,但受限于成本过高与安装难度过大未实现规模性应用。2019年10月推出的第三代产品Solar Roof V3,成本下降幅度达40%,安装速度、功率密度、转换效率等也有大幅提升。

特斯拉计划在2022年第四季度重启屋顶光伏项目,首个项目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伊斯顿公园的新建社区。房地产发展商Brookfield在该区域的很多房源都被打上了「特斯拉光伏套餐」的标签。

36氪了解,与特斯拉的思路不同,保碧新能源的目标是坚持以分布式电站投资为核心主业、以新能源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为长期发展方向,向工商业业主提供绿能节碳服务。

保碧新能源总经理庞博表示,经测算,泛地产产业链分布式光伏电站潜在装机量达到46GW,保利发展与碧桂园能够辐射的优势范围大约5GW。

为什么不选择家用光伏市场作为赛道切入点?

36氪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一方面,这与户用发电的投资收益、经营成本有关。由于消纳的原因,户用必须要增加额外的电网成本,例如扩容、升压、储能等。此外,户用屋顶光伏市场的开拓更加细分,这代表着后期维护设备的压力也更大,业务模式更重。

另一方面,户用领域的头部企业市占率较高,市场拓展对后来者而言并不乐观。有着「民营光伏电站之王」之称的正泰集团,户用光伏电站规模已超9GW,分布于安徽、甘肃、广东、河北等18个省区市。此外,天合、晶澳、晶科等民企以及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华能、三峡、南网能源等央国企,都在这一市场厮杀。

事实上,工商业光伏市场上已有地产公司跑通了商业逻辑。在泛地产公司中,物流地产龙头普洛斯已在风光储能及科技一体化的新能源资产管理层面低调布局。旗下分布式新能源业务子公司名为普枫新能源,其提供的分布式绿色能源解决方案已落地全国100多个园区,成为普洛斯打造新一代智慧物流园、产业园、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的标准配置之一。

2022年8月,普枫新能源旗下一个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并网,合作方为美的集团旗下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机器人。该项目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并网的一期项目装机容量2.54MW(兆瓦),项目预计总装机容量为18.7MW,计划于2023年6月全容量并网,建成后每年可为工厂节省电费支出300余万元。

分布式光伏装机市场的竞争白热化,也出现了局部地区的并网难现象。

分布式光伏建设门槛低、地点随机,增大了电网规划难度。全国新能源消纳监测预警中心2022年9月评估称,国内部分省市分布式光伏开发消纳承压。大规模发展分布式光伏将增加部分地区的系统调峰压力,引起输配电网与分布式光伏在建设布局、规模、时序上不协调的问题,同时会对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带来较大挑战。

而由于「整县推进」,工商光伏发电大规模并网也加大了各地区的系统调峰压力。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提出,目前分布式光伏在部分省份和地市甚至部分变电台区,出现了高密度并网的态势。一些县域内,分布式光伏装机已超过当地平均电力负荷的一半。

国家能源局公示的能源监管投诉举报处理情况显示,2022年7-9月,新能源行业的首要投诉问题一直是分布式光伏并网难。

多地区的能源主管部门发布通告,称目前区内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建设处于无序发展状态,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和资源浪费现象,责令相关企业立即全面清理与投资方签订的光伏开发建设协议,并暂停推进。

对于分布式光伏电站,并网相当于实现房屋销售的前提。如果一个工商企业的屋顶资源建设光伏发电储能设备,完全出于自用目的从而平衡或节省碳排,不一定非要并网运行。但只有并网交易,才可以获得直接的电费收益。

并网困境下无法实现收益,很多屋顶业主便弃用光伏设备,分布式光伏电站就像楼盘一样,也可能大规模的过剩甚至烂尾。短期内,这将成为考验分布式光伏企业的最大挑战。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保利 碧桂园 分布式光伏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