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比亚迪的光伏梦

2022-12-01 08:18:49 世纪新能源团队

比亚迪离实现王传福的新能源梦还有多远?

“汽车挣钱其他部门花。”有媒体如此评价比亚迪这家国内首个市值突破万亿的车企。如果结合今年上半年的销量及利润率,将比亚迪、特斯拉、长城、吉利等做一个横向对比,这一评价或许有些道理,长城汽车净利率为9%,特斯拉的净利率达到15.6%,而比亚迪这一数据只有2.7%,和吉利持平。

低净利与企业较高的支出有直接关系,比亚迪支出在车企中一直处于上游,除汽车业务支出外,比亚迪的支出还包括手机、光伏和轨道交通等。在比亚迪的历年财报中,光伏一直与二次元充电电池业务数据合并公布,两者总收入占比一直在7.6%-7.7%左右。但光伏业务究竟占比多少、营利几分一直是一个迷,据外界传言,比亚迪光伏一直是拖后腿亏损的业务。

财报也显示,比亚迪从2008年开始布局光伏,在整个行业受挫时亦连年亏损、2016-2018年业绩承压,再到2019年销售收入平稳增长,近几年比亚迪光伏似乎终于要迎接市场机遇了。在今年半年报中,比亚迪指出光伏业务作为比亚迪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重要布局之一,拥有硅片、电池片、光伏组件、光伏系统应用等全产业链布局,打通能源从吸收、存储到应用的各个环节。本集团将积极布局新技术,推动产品不断升级。

或许比亚迪的这一执著坚持与其创始人王传福的梦想不无关系,“未来的日子里,人们将住着比亚迪建造的,用光伏、储能系统发电的新能源住宅,开着比亚迪生产的电动汽车;这些住宅都可以为比亚迪电动汽车充电。”历经27年发展,比亚迪瞄准新能源方面,有实现光伏发电、储能存电、新能源汽车用电全面发展的野心。

光伏业务折戟南非

彼时,2011年的比亚迪资本性支出大部分就已流入新能源行业,建设了7个产业园及两个工厂,基本涵盖新能源车、太阳能、储能电站等新兴产业。同时比亚迪也开启了出海之旅。

放眼全球,在2013年前后,南非的光伏项目一度吸引了众多的中国供应商,南非项目也成为比亚迪光伏海外拓展的重要业绩,但也正是在南非,比亚迪陷入到了一场关于产品质量的旋涡之中。

刚进入南非市场,比亚迪其实表现不错。2013年比亚迪作为组件供应商独立承包了当时南非最大的光伏电站Kalkbult项目的所有组件供应,并得到该项目EPC挪威能源供应商Scatec Solar“组件质量好,出货速度快”的称赞。2014年,比亚迪与南非光伏制造商Artsolar公司签约并宣布,比亚迪将利用Artsolar公司南非工厂的产能进行太阳能光伏组件的生产,双方达成在新能源光伏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该年11月,比亚迪首批南非产的太阳能组件顺利出货欧洲,这也是比亚迪的首个海外光伏组件代工厂。

时间来到2016年,比亚迪接到“Mulilo Sonnedix Prieska”太阳能园区项目,该项目是南非可再生能源独立发电商计划(REIPPP)的一部分,由西班牙太阳能跨国公司Sonnedix和南非公司Mulilo Renewable Energy合作开发,投资约1.18亿美元,项目组件全部由比亚迪与Artsolar在Artsolar的夸祖鲁纳塔尔工厂生产。该项目于2016年7月竣工。

但仅仅三年过后,该项目就因大面积背板问题引发严重的功率损失,在寻找责任方以求通过更换组件进行修复的过程中,Artsolar首先做出回应,也是本次事件唯一对外回应此事的相关方。其首席执行官做出三连否认:

“Artsolar承担了三分之一的组件供应(10万块),剩下的则由比亚迪负责(二十万块)。“

”我们的工厂和流程一直都有自己的质量标准,拒绝不符合我们标准的电池和其他原材料。同样的,背板也是如此,但我们不能保证外国制造商也遵循这些标准。”

“公司没有被要求更换该项目的任何组件。”

而比亚迪从始至终并未对此事件做出任何解释和说明。到2020年,有媒体消息称南非光伏产业协会内部人士确认该电站修复工作正在进行,包括替换大批量失效组件。

最新的公开消息是到今年6月,西班牙开发商Sonnedix宣布已出售其南非太阳能发电厂,其中就包括位于北开普省的75兆瓦Mulilo Sonnedix Prieska太阳能项目,就此,该公司正式退出非洲市场。

或许是南非过于炎热的天气导致组件背板频出故障的缘故,又或许是政策的缘故,也再未从公开信息中看到比亚迪光伏在南非活跃的身影。但在此期间,比亚迪纯电动大巴驶入了南非,比亚迪的存储解决方案也进入到南非太阳能市场。

全面布局巴西

比亚迪有承受失败的能力,比亚迪拓展光伏市场的脚步也未停止。

布局巴西对比亚迪光伏来说是至为重要的一环,这里既有政策,又有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年均日照量大概在平均每平方米1,700-1,800千瓦小时左右,同时这里的竞争与挑战相较欧美、中国都会更小。

2017年,比亚迪在巴西坎皮纳斯开设光伏组件厂,生产设施投资大约4779万美元,在这里,比亚迪独有的液态硅胶封装双玻组件正式下线生产,当时有业内人士称有机硅胶封装的双玻组件在发电量、寿命、衰减等方面都表现优异。同期,比亚迪在坎皮纳斯大学开设了一个以太阳能发电为主的研发中心,投资至少94万美元。功夫不负有心人,比亚迪在巴西的布局终于结出第一颗果实,2020年比亚迪超越隆基、晶澳成为巴西光伏组件市场第五名。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比亚迪光伏累计出货量超10GW,已在巴西、南非、日本、英国等近100个国家的各种应用环境下长期高效运营。

今年4月,比亚迪巴西子公司又在坎皮纳斯的建设了新工厂,新生产线将为公司装机容量增加2倍,达到500MW,同时公司又对工厂设备进行了升级,以便与目前市场上的电池尺寸兼容。此外,比亚迪还宣布将于2023年12月开始生产N型TOPCON技术的光伏组件,据悉,新组件的功率为575瓦。

经过五年的潜心布局,今年11月,比亚迪宣布其在巴西的光伏组件产量已突破200万块,巴西分公司总经理李铁表示:“从0到200万块,本次突破性进展标志着比亚迪在巴西分布式发电市场迈向新征程。”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比亚迪曾在接受调研时表示,公司于2021年已正式进入巴西乘用车领域,目前比亚迪在巴西已有9家门店,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在45个城市开展业务,到2023年底设立100家门店。比亚迪巴西分公司还致力于为当地提供新能源整体解决方案,通过经销商为客户提供光伏组件产品。

“技术狂人”领导下的比亚迪光伏技术

如果跳出光伏看比亚迪的发展史,技术无疑起着决定性作用。在“技术狂人”王传福领导下的比亚迪一直十分重视技术也有十足野心,舍得投入:在纯电动车方面,比亚迪“刀片电池”一战封神,并拥有CTB电池车身一体化技术,混动方面拥有领先同级竞品一代的DM-i、DM-p双平台DM混动技术以及晓云混动专用发动机;储能领域比亚迪也拥有基于刀片电池的Cube储能系统产品。但在光伏领域,比亚迪的技术始终与光伏第一梯队的企业们有差距,在技术研发以及组件项目落地上“后知后觉”。

2020年210组件问世,仅仅一年210组件的出货量就从1GW上升到26GW。比亚迪于2021年年报中指出公司在光伏方面拥有大尺寸半片光伏组件技术,该210mm大尺寸半片组件于2021年量产,与美国、东南亚等多个国家签署订单,勉强追赶上了210组件爆发的市场潮流。

有一直关注比亚迪的评论者在转发“晶科能源N型TOPCon电池组件最高转换效率达23.86%”新闻时在公开平台上如此表达:原以为比亚迪光伏技术不差,只是落后在销售推广上,现在看起来技术上的确不算先进,期望毕总上任带来很大的变化起码短期不现实;比亚迪现在有钱了,应该可以投入资源研发光伏新技术了。

从侧面看,比亚迪对光伏技术的投入应在近几年有所上升,从2019年比亚迪开始在财报频繁提及高质量产品,2021及2022年报及半年报中又进一步提出要积极布局新技术,着力技术研发。面对光伏行业快速更迭的技术,太阳能业务总经理毕国忠也曾表示,只有HJT能帮助比亚迪尽快跟上行业步伐。

从两个事件能看出比亚迪光伏在落实毕总所言,一是比亚迪分别于2020年入股阿特斯,2022年入股金石能源,延伸了企业关于TOPCon、异质结技术的产业链条;二是今年9月比亚迪在拉美展上展出了一款210mm高效N型HJT组价,功率达到690-705W。

但不论比亚迪的光伏技术能否追赶上行业步伐,都不可忽视,比亚迪的光伏路线注定与主攻光伏的企业有差异。很明显的一点是在南非、巴西市场,比亚迪光伏总是与汽车业务、储能业务“形影相随”,相互独立又相互链接。而这一点也被应用到了户用光伏领域,今年10月比亚迪推出户用光伏解决方案,以“户用光伏系统+新能源汽车+储能+充电桩”为一体,提供了一个围绕家居场景整体化的方案。

现阶段的比亚迪不断在用己长补己短,同时也在弥补自己的短处,若问比亚迪离实现创始人王传福的新能源梦还有多远?或许那还是一条很长的路。但方向已定,“比亚迪整体业务围绕清洁能源的获取、存储再到应用,致力于为全球城市贡献新能源整体解决方案。”这就是比亚迪的期望,比亚迪的雄心。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比亚迪 光伏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