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青岛火电进入“脱硝时代”

2013-06-13 08:08:41 青岛新闻网   作者: Array  

随着环境保护大网的 “日渐收紧”,环保门槛越来越高,高耗能、高排放企业发展面临环保瓶颈。而在青岛,以热电为代表的传统“两高一资”行业正在大刀阔斧实施 “绿色改造”。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竟是看似微不足道的“8厘钱”。

火电行业套上“环保紧箍”

进入2013年,雾霾席卷大半个中国,多地PM2.5指数濒临“爆表”,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讨论。数据显示,燃煤造成的污染占中国烟尘排放的70%、二氧化硫排放的85%、氮氧化物排放的67%以及二氧化碳排放的80%,称其为空气质量的“头号杀手”实不为过。而作为“燃煤大户”的火电厂,一时之间成为众矢之的。适时修订出台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各项污染物排放浓度限值一再提高。

“目前,火电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限值提高到200毫克/立方米。而就在两个多月前,限值还是400毫克/立方米。”华电青岛发电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副主任时国梁对记者说,再过13个月,这个限值将进一步下降至50毫克/立方米。这一标准已经达到或超过了欧美现行标准,因此被业界称为“全球最严标准”。

除此之外,迈入“十二五”后,氮氧化物减排也被纳入了约束性指标。也就是说,目前,火电行业面临脱硫、脱硝、除尘三重压力,火电企业运行成本大大增加。

在环保的高压态势下,除了持续地加大减排投入、达标排放之外,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火电企业没有任何退路。

火电厂启动最大规模减排

7个月前,时国梁带领团队经过两年的充分论证,于去年年底率全省之先,对3号发电机组进行脱硝改造,并于当年9月底实现通气试运行,同年10月经过环保验收。

“有了3号机组的成功经验,接下来,我们将加快步伐,年内对其余3台机组进行脱硝改造,并在明年7月1日前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青岛发电厂将全面迈入‘脱硝时代’。与此同时,对4台机组进行全面的脱硫升级,确保达到最严苛的排放限值。”时国梁说,如此大规模的减排工程在青岛发电厂厂史上还是头一回。

在隔湾相望的胶州湾西岸,为了达到即将实施的最严苛排放限制要求、尽可能减轻对环境的影响,大唐黄岛发电公司发电部部长李建波和同事们正在对5号、6号机组的脱硝设施进行升级改造。改造完成后,脱硝效率将由现在的60%,提高到80%以上,将极大地削减氮氧化物排放。

脱硝电价开辟全新环保产业

即便是大型发电企业,动辄数亿元的投入,都会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却频频感受到受访者并没有为此发愁。

“整个脱硝工程投入超过2.7亿元,其中公司直接投入仅仅几千万元,其余部分都是由专业环保公司来承担。”时国梁说,青岛发电厂脱硝工程全部采用BOT模式,即由专业的环保公司投资建设、运营,15年后整体移交给青岛发电厂。

而促成电厂积极实施脱硝改造的直接动力则是国家的一项补贴政策。“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扩大脱硝电价政策试点范围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自今年1月1日起,将脱硝电价试点范围由现行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部分燃煤发电机组,扩大为全国所有燃煤发电机组,标准为每千瓦时8厘钱。”时国梁说,8厘钱看似不多,但对于发电企业而言,颇有“钱途”。

时国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青岛发电厂年发电量约为65亿千瓦时,乘以每千瓦时8厘钱,就是5200万元。按照15年测算,脱硝设施综合成本为每千瓦时1.1分钱,也就是说,发电厂在将国家脱硝电价补贴转移给投资企业、再加上国家脱硝工程专项经费,发电厂只需投入很少的资金便可以实现脱硝的目的。“这8厘钱的补贴极大地减轻了发电厂的资金压力,提高了发电厂加快建设脱硝工程的积极性。”时国梁说。李建波也正在核算刚刚投入运营的脱硝实施的综合成本。“预计综合成本在1千瓦时1分钱左右,脱硝电价补贴应该可以抵消大部分的投资。”李建波说。

不仅如此,8厘钱还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环保产业领域。作为青岛华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场部专员,徐健最近频繁奔波于全国各地,忙得不可开交。

“我们公司当前所面临的最大发展机遇就是脱硝电价正在拉动的庞大的脱硝工程建设市场。除了投资华电青岛的脱硝工程外,目前,我们在邹城、太原等地正在开展与发电厂的脱硝工程BOT项目运作,下一步,我们计划将目光瞄向国内其他地区。”徐健说。

脱硝工程这块“绿色蛋糕”究竟有多大?有分析认为,近期全国脱硝行业即将迎来订单的集中释放期,市场规模可能高达上千亿元。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青岛 火电 脱硝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