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电改之下:落寞的火电

2015-08-19 10:27:00 能源杂志

进入7月,全国越来越多的地区“火力”全开,进入“高烧”模式。持续的高温给电网供应带来了更高的负荷。北京地区电网更是在7月13日最大负荷达到1831.2万千瓦,突破了2013年的历史最大纪录1776万千瓦,增长3.1%。

不过,高温给电力需求带来的短暂复苏并没有能够挽救从去年开始,电力需求增长放缓的颓势。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经济上半年数据,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为7%。这一数字几乎是之前经济预测数据的上限,转型中的中国经济在上半年的表现超出了大家的预期。

但是对于电力行业来说,几天之后的一项数据统计更为关键。7月21日,就在统计局公布中国经济上半年数据一周之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公布了全国电力工业上半年统计数据。

不仅全国发电量和全社会用电量不出意外的低增长,火电发电量更是在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

“从总体上来说,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电力需求增长比较慢的阶段。未来新增的发电装机和发电量也会以风电、光伏这样的可再生能源和水电、核电为主。”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克隽对笔者说。

从“十五”规划开始,电力工业的发展开始显示出实际增长远超最初规划的特性。在随后的“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电力规划最终没能出台,而这十年也成为了中国电力行业发展速度最快的十年。

在“十二五”的最后一年,受益于高耗能行业快速发展而狂飙突进的电力行业终于走到了转型的拐点之上。在国家经济整体转型的背景之下,电力行业,尤其是火电行业正经历着从高需求增长转向低需求增长,甚至是负增长的痛苦过程。

但是,对于火电厂的未来、对于火电为主的发电企业的未来,乃至整个火电行业的未来,我们无法得到一个业内较为统一的观点和意见。

然而无论未来火电是很快地被可再生能源发电所替代,还是在未来很长的一个时间内火电依然是中国发电占比最大的电源种类。火电行业在当下都不得不面对着一个电力需求过剩时代的到来。而在这个时间段内,行业的一举一动可能都会决定着火电在未来中国能源体系中的“生”与“死”。

疲软的增长

“今年发电量比去年下降很多。”电话那头的毛继亮在得知笔者想要了解电厂上半年发电经营情况的时候,立刻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上面这句话。

供职于浙江国华宁海电厂的毛继亮往年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有这么焦虑。按照他的说法,每年浙江地区的电力都是供不应求,用电企业天天盼着外送的电力能够多来一点。

“今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停机现在是这里火电厂的常态,没有哪家电厂不停上一两台机组的。”毛继亮对笔者说,“我们上半年的发电利用小时数,平均每月不过300多个小时”。

这一数字和中电联公布的数据基本一致,按照中电联的统计,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上半年是2158小时,平均每月360小时。

电厂不发电,说明电力需求减少了。今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2.6624万亿度,同比增长仅1.3%,去年同期的这一数字为5.3%。其中,第二产业用电量更是负0.5%的增长。

按照上文所述,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半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还保持在了7%的水平上。但是全社会用电量却先一步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

“这是因为高耗能行业的增长明显减少了。”姜克隽对笔者解释到,“过去10年,4到5个高耗能行业占据了中国70%的新增产值。所以全社会用电量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差距不大甚至保持一致。但是现在高耗能行业的增长达到天花板,所以电力需求增长就疲软了。”

对于东部地区来说,问题可能更加严重。“现在浙江省外购电的比例差不多达到整体电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毛继亮说,“本身就供大于求,再加上电力通道送来的电量,让区域电力过剩的现象更加严重。”

从最早的西电东送,到最近几年陆续上马的数条特高压项目。跨区域输电线路曾经是解决西部地区清洁能源,尤其是水电消纳难题和东部地区电力紧缺问题的最优方案。

“过去东部地区缺电。有外送电,本地火电厂也有充足的市场。现在需求降下来了,外送电量还有这么多,本地电厂就不希望有外送的电量了。”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经济与能源供需研究所所长单葆国对笔者说。

特高压从颇具争议到最后成为国家意志,其背后的基础就是中国能源资源地和消费地的不一致。现在相对的电力过剩出现,对于特高压和中西部发电基地的建设也不无影响。

“能源局自身也承认,现有的未建电源项目即便都不开工,满足‘十三五’期间中国的电力需求也没有问题。”单葆国说,“问题的关键就在于2020年之后,中国的电力需求增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是去年之前的水平?还是今年上半年这样的增速水平?这对电源点和跨区域输电项目建设有决定性的影响。”

乐观者们认为,尽管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期,但是无论是从城市化率还是人均用电量来看,中国的电力需求还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中国目前人均用电量才4000度,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城镇化率40%,距离70%的目标也还很远。”单葆国说。

而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最新计算,未来中国电力需求增长速度最高值将会是4%以上,不到5%。“局部地区可能不会存在绝对的过剩。但是东部地区随着工业的外迁、电量的输入,不会再出现电力供不应求的局面。”姜克隽对笔者说。

无论是哪种情境下对未来中国电力需求增长的预测,10%以上增速的“快车道”时代已经结束。


正文未完,请点击分页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火电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