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关于中国火电的“批判”和反思

—不可避免的火电倒闭潮



2016-08-31 09:13:14 能源圈

本次小编分享的四篇文章,对中国火电进行了“批判”和反思。这些声音基本的共识是:火电的产能过剩十分严重,发电小时数将会直线下降,但目前火电装机仍然“大干快上”,造成万亿元级别的投资浪费,火电企业将迎来破产大潮。

目前,国家已经出台三份文件对火电“急刹车”,向清洁能源转型是大势所趋,从数据上来看,火电的衰退也非常直观:

数据统计,2016年上半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1797小时,同比减少138小时。截至6月末,全国 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火电装机容量10.2亿千瓦,上半年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1964小时,比上年同期减少194小时。与上年同期相比,27个省份火电利用小时同比减少。

1、十三五煤电估计过剩1.6亿千瓦 搁浅价值约2.8万亿元第一财经 董鑫

面对我国煤电行业过剩的现状,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继2015年10月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电力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后规划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后,今年上半年能源局又接连下发了三份控制煤电不合理发展速度的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电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通知》、《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关于建立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机制暨发布2019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三份文件被业内称为“急刹车”,引发了社会关于我国煤电行业过剩现状的一系列讨论。

在《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中,国家能源局督促各地方政府和企业放缓燃电火电建设步伐,以应对日益严重的煤电产能过剩局面。此举波及13省份暂缓、15省份缓建,一大批煤电项目将被取消、缓核。

袁家海建议,“十三五”期间要继续淘汰濒临退役的小火电。“和2012年、2013年上大压小的淘汰不一样,淘汰一定要区分省区的情况。如果这个省区(或临近联网省区)没有太多可再生能源增长需求,处于绝对过剩状态,那就该淘汰;如果这个省区有可再生能源灵活性的需求,即便是濒临退役的煤电也可暂时封存,今后再择机淘汰。“

此外,袁家海建议,“十三五”期间封存4000万千瓦的煤电机组,封存和深度改造8000万千瓦机组,主要目的是做灵活性和辅助服务,在电力系统中主要承担电力型机组的功能。

“‘十三五’期间调控煤电任务非常艰巨。”袁教授总结道,“按照现在的匡算,保守是过剩1.6亿千瓦。一个60万千瓦的煤电,按照4500利用小时数,整个项目运营期的总经济价值收入,包括初始投资,税金和税后利润约是105亿元。如果完全闲置,其搁浅资产价值就是105亿元。如果1.6亿千瓦的煤电搁浅,价值是2.8万亿元。”

2、产能过剩 火电企业倒闭潮来袭北京商报

火电企业已经开始遇到困难。据中电联2015年电力工业统计快报统计,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继续下降,2015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3969小时,同比降低349小时,是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由于电力需求疲软,大型发电集团发电量均有所下降。华能集团今年上半年完成发电量2887亿千瓦时,同比下降5.9%;大唐集团上半年完成发电量2254.8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4.11%;华电集团上半年完成发电量2263亿千瓦时,同比减少1.54%;国电集团1-5月完成发电量194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01%。

“火力发电厂可能在三五年以内,就要像现在的钢铁企业、煤炭企业一样困难,可能要大批破产。特别是小电厂,环保不达标的电厂,不是政府强制关闭,是自己运行不下去,自己要关闭,自己要倒闭,我们也面临这样的倒闭潮,我们也面临着僵尸企业处理的难题。越小的电厂,用得人越多,我们马上就面临着职工安置的问题……”。

2016年8月27日,在湖南长沙举行的“2016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下称国电)总经济师张树民,做上述表示。

张树民介绍,目前国电总的发电装机容量已达到约1.3亿千瓦,其中风电装机容量为世界第一,接近2400万千瓦,而整个中国当前风电装机量也在1.3亿千瓦左右。国电集团必须大力发展新能源,尽量把人员分流到新能源当中。

大型发电集团低碳清洁能源装机比重稳步上升。截至6月底,国家电投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41.69%。国电集团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达到29.8%。华能集团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达到28.9%。

有专家估计,2020年,我国火电产能将有4亿千瓦的过剩产能,产能过剩问题可见一斑,火电企业不得不进入破产潮。

3、火电整体行业性崩溃或提前到来 国际翻译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几年内,火电发电小时数好会直线下降,因此火电的整体行业性崩溃可能会提前到来,倒闭潮将不可避免。支撑上述结论的有以下几点:

1、经济形势持续弱势,全社会用电量增速长期低迷。

当前经济形势,相信大家都深有体会,“钱难赚、脸难看”已成新常态,再加上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僵尸企业、关高耗能等等,结构调整越发加码,而调整力度越大,全社会用电量被砍就会越多,因此未来几年用,用电量不大幅下降已属超常发挥,过去黄金十年的增速已然远去,完全成了过去时。

很多人判断,即使经济再出现类似2008年强度的危机,本届政府改革的力度也难以削弱,再次出现大规模货币放水的可能性很小,正所谓“强总理温刺激,温总理强刺激”,当前政府经济转型决心之大,出乎意料亦前所未有。

这种背景下,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必然放缓,而相比之下新增发电装机依然高速增长,二者矛盾的最大受害者就是火电企业。

2、新增机组大干快上,年度新增装机仍在1亿千瓦以上。

尽管全社会新增用电量大幅走低,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直线下滑,但年度新增装机却丝毫未受影响,大干快上,依然火爆。

2016年上半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2.78万亿千瓦时,同比仅增长2.7%,相比之下,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容量15.2亿千瓦,同比增长了11.3%,是同期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的4.1倍。

2016年上半年,我国新增发电装机5699万千瓦,同比多投产1360万千瓦,尤其是火电,在设备利用小时创出十年来新低的背景下,新增装机规模却创出“十二五”以来的同期新高。截至6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装机容量10.2亿千瓦(其中煤电9.2亿千瓦),同比增长了7.9%。

中电联预计,2016年全年,全国基建新增发电装机1.2亿千瓦左右,其中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7000万千瓦左右,煤电5000万千瓦左右。由于未来火电装机将受到限制,而非化石能源装机在政策绿灯下将大幅增长,火电的空间无疑受到大幅挤压。

从这个角度看,火电装机继续增加,产能过剩将更加严重,结果会导致“火电自杀”。火电装机不再增加,而可再生能源装机大幅增加,结果将导致“火电被杀”。无论如何,火电都是受害者。

3、煤炭去产能影响超出预期,火电成本骤然上升。

在火电企业的所有成本中,65%-70%来自于燃料,也就是煤炭。当前煤炭价格处于五年来的几乎最低谷,这给火电企业带来了巨大利润。然而,这一趋势即将逆转。

自煤炭价格崩溃以来,国家多个部门使出了“洪荒之力”进行干预,提出的口号也推陈出新,“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等等,到今年6月,这些改革终见成效,上半年煤炭产量大幅下降,价格开始回升。这一强有力的政策推动,对很多煤炭企业来说,是让价格重回轨道的福音,但对众多火电企业而言,这简直就是噩梦。

2015年中国约有20亿吨的煤炭用于发电,煤炭价格每吨涨10元,对发电企业而言,就增加200亿元成本。专家预计,若去产能政策依然严格执行的话,今后1-2年时间,煤炭价格将会有50-100元/吨的回升,就此一项发电企业成本就将增加1000-2000亿元,而占全国总装机一半份额的五大发电集团,去年“丰收年”利润总和也仅仅1000亿出头。

去产能背景下,煤炭市场正在由买方市场向卖方市场过渡,最大的受害者,又是火电企业。

4、计划电量放开,可能成为压死火电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期以来,我国电力市场采取的是计划电量分配制度下的“半市场”做法,也就是在2002年厂网分开之后,发电侧并未实行真正的竞价上网,而是每年年初电网调度机构和地方政府按照计划的方式为发电厂分配电量,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发电厂有电可发,尤其是在电力短缺的时期。

然而,这一类似“发粮票”的政策保护即将被废除,新一轮电改的配套文件《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工作的通知》规定,未来几年内,电力企业的所有发电量都将被推向市场,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将会全部放开。这一政策的逐步实施,可能成为压死火电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目前计划电量还未全部放开,但这一政策给火电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据内部人士透露,在取消了计划电量的甘肃省某市,一家火电企业在年度的电量竞争中,由于报价太高,竟未获得一度电量,这就意味着接下来一年时间,这家有着几千员工的发电企业面临着全部停机的尴尬,最要命的是,大家的吃饭问题怎么办?

这绝不是一个个案,未来几年内,将会有大量包袱重、效率低、管理差的火电企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需要强调的是,《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工作的通知》还规定,未来要优先保证水电、核电等非化石能源发电机组上网,言外之意,这一政策最大的指向是火电企业。你看,火电还是受害者。

5、以降低电价为目的的地方政府,将会在已受重创的火电企业身上补上一刀。

在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电企业两点体会最深:胡萝卜+大棒,即一方面怂恿发电企业大量投资电厂,以拉动地方GDP,另一方面,为替下游企业争取利益,拼命打压电厂降低电价,尤其是随着大用户直购电越来越多,压电厂降电价已成了地方政府的必要工作之一。(电网不好惹,只好欺负电厂,你们懂得)

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之初,很多人寄希望于本轮改革来“革电网的命”,迫使电网让利,以降低销售电价拉动下游工业增长。但随着配套文件的出台,发电企业发现,这轮改革原来要革自己的命,因为他们不仅面临着电网的压力,还受到地方政府的挤兑。不能不说,发电企业,尤其是火电机组为主的发电企业,也是本轮电改的最大受害者。

4、中国煤电1.4万亿元的投资完全浪费 绿色和平

在煤电产能已存在过剩的情况下,截至2015年年底,仍有200吉瓦(365个机组)的煤电机组正在建设中。在2015年审批高峰过后,即使在严控之下,有160吉瓦(295个机组)的新煤电项目仍有可能获得批准,其中至少有30吉瓦(55个项目)已经在2016年上半年进入环评审批,若干已获得批复。这是由于部分省份并没有受到缓核缓建的政策限制,同时与西部煤电基地和西电东送工程相关的煤电项目并不受限于上述三个政策,这些项目仍可以获得核准开工建设。这意味着在未来六年的时间里,即使扣除了淘汰停产的装机量,新增装机仍有可能以相当于每周一座燃煤电厂的速度投产。

相反地,由于新能源迅速发展,到2020年,约有800太瓦时的非化石电源发电量接入电网,这相当于德国和波兰2015年发电量的总和,届时煤电用电量需求将会持平或者下降。

到2020年,中国预计将拥有总计1,200吉瓦运营和在建的燃煤电厂,并存在至少400吉瓦的过剩产能。这相当于1.4万亿人民币的投资完全被浪费。

若现在全面禁止新建煤电项目的开工,则这些过剩的煤电装机中有三分之一(约140吉瓦)可以避免。要解决其余的过剩煤电装机,则需要停建一百多个已经开工的项目,或者提前淘汰数百个未到设计寿命的机组。

到2020年代初期,由于煤电机组利用率将远低于每年4330小时(2015年的利用率),所有煤电项目预计每年损失五千亿元。

经过新一轮淘汰落后煤电机组后,剩下的燃煤机组的平均服役时间只有10年,这意味着若要进一步通过关停大量的燃煤机组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会造成更多的资本浪费。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中国火电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