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采煤
  • 自动化采煤后,综采队长的工作内容变了

自动化采煤后,综采队长的工作内容变了

2018-01-02 15:45:10 中国煤炭网   作者: 任志青 陈健  

6时许,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防爆胶轮车轻轻晃动了一下,把在后排座位上的山西阳煤集团新元公司综采队队长赵万生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赵万生向车窗外望了一眼,宽敞整洁的巷道里,一盏盏灯发出静谧而明亮的光,一块块安全牌板笔直矗立。他又把目光移向车前方,移向行驶近40分钟才到达的目的地——3412自动化综采工作面。

近年来,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经营质量、经济效益和安全保障水平,阳煤集团开始打造一批安全高效现代化矿井。今年43岁的赵万生,从采煤工、副工长、工长一路干起,2010年成为了新元公司综采队队长,那时他不曾料到,自己还要在这个岗位上见证、亲历并推动生产技术的大变革。

磨合

参加工作20多年来,赵万生一直在采煤一线,但自动化综采系统的到来,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当时感觉有些难以驾驭,那么多高科技的设备,总担心咱伺候不了。”赵万生说。

那是一场从思想到技术的艰辛“磨合”。

阳煤集团组织各级干部走出去,到现代化矿井参观学习,让大家了解变化带来的好处,坚定变革的信心和决心。“技术上的落后是最大的落后。眼睛要往远处看,思路要不断拓展,无论前期有多少困难,综采自动化革命势在必行!”参观后,赵万生深受触动,他这样告诉队组职工。有了思想上的认同,他带领大家开始一步步适应自动化设备。

“赵队长,很多职工当着咱们的面进行自动化操作,但当咱们不在时,如果支架拖了底板,他们情愿手动去操作,也不想办法去解决参数问题。长期下去,会影响新技术的推行。”在赵万生对工艺变革、产量提升有了信心之时,一名职工反馈的信息却让他认识到,只有让职工彻底转变思路,打心底接受这套系统,从根本上掌握这套技术,才能充分发挥出系统的效能。

那段时间,赵万生几乎每天都扎在井下,对职工手把手地教、面对面地演示,时不时还请厂家技术员现场传经送宝。

“只有大家完全适应了设备,设备才能完全适应工作面,才能更好地提高作业效率。”赵万生说。

2012年9月以来,阳煤集团在2座瓦斯突出矿井的中厚煤层工作面进行试验,迈出自动化、智能化开采第一步。目前,阳煤集团共有14座煤矿被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命名为现代化矿井。

甜头

3412自动化综采工作面,是2012年以来赵万生作业过的第7个自动化综采工作面。如今,他已经尝到了自动化综采作业方式的甜头,如果让他再走回“老路子”,心里定然是一万个不乐意。

“大家最直接的体会是工作量小了。在人工操作时代,液压支架和采煤机的操作各需要三个人同时进行,现在,仅需一个人现场巡查就可以了。”赵万生说。

在3412自动化综采工作面,采煤机可以进行重复记忆割煤,支架能自动跟机拉架,供配液实现了智能远程控制,瓦斯浓度与采煤机速度联动控制,工作面视频监测、矿压数据监测、生产数据分析信息等可实时回传,实现地面调度室远程集中监控。

每天10时许,送饭工来到工作面发放班中餐,工人们从工作面出来,又拿着饭盒离去。这天看着这些身影,赵万生感叹:“这个检修班在人数最多的时候,送饭工要送近40份午饭,今天只送了27份。”因为技术进步、工艺革新,很多人离开了这里。

赵俊杰、张海东是队组之前的技术员,即使离开了两三年,赵万生还是偶尔会想起他们。今年5月至11月底,又有12名职工离开了采煤队。说起这些赵万生百感交集。

新元公司在应用自动化综采工艺后,综采队用工减少71人,工效也从32.071吨/工提升到了54.704吨/工,提高了70.57%。

数字变化的背后,是生活习惯、工作方式的变化。

20多年来,赵万生每次上井后第一个电话都是向家里人报声平安。2011年,一次井下机械故障,让赵万生的家人很是担心了一回。那天,赵万生如往常一样在井下工作,突然,煤溜下链断裂,生产被迫中断,他立刻投入到抢修中去,这一修,就是20多个小时。上井后,赵万生赶紧向家人报平安,电话那头,是十万分的焦急和担心。

现在,每个新工作面割第一刀煤的时候把各项参数设定好,基本就能够正常、稳定生产了,人工干预很少,设备故障率很低。当设备数据出现异常却未引发故障时,人就能提前掌握,并在地面做出针对性安排,大幅缩短了故障排查和抢修时间。“干了这么多自动化综采工作面,最长的一次抢修也仅仅耗时3个多小时。”赵万生说。

31岁的张卫强是综采队的技术员。“现在,工作面上几乎看不到工人了。接触自动化综采系统后,安全、稳定、高效、省力是我最直接的体会。”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身边的无轨自移设备列车有序工作。

安全有了保障,效率有了提升,带来的是产量的稳步提高。“过去,我们队的月产量一直在18万吨左右,现在长期稳定在22万吨左右,还曾创下单一煤层月产25万吨的好成绩。”赵万生言语中带着自豪。

创新

尝到了甜头的赵万生和工友们,开始主动改进自动化采煤工艺,让其更贴合新元公司井下的生产实际。

就拿三角煤的自动化截割这事来说,曾经这是赵万生最头疼的事。

在人们的印象中,自动化生产系统应该是省事、省力的,尽可能减少人为干预。但是,每次采煤机来到头尾两端的三角煤区域时,由于液压支架、煤溜的自动跟机行走,使得采煤机常常无法把煤壁、顶板掉下来的煤扫进煤溜里,造成采煤机或煤溜无法移动,从而不能正常生产。为了减少这种现象发生,每次采到三角煤区域时,采煤队大多采取传统人工操作的方式进行作业。但是,长期下去,自动化采煤系统的意义何在?

为此,在阳煤集团现代化矿井办公室的牵头下,赵万生和兄弟们一起出谋划策,一次又一次做试验,通过对系统和参数的调整,使得头尾部20架支架和煤溜在三角煤区域暂时停留,待采煤机在区域内反复三次扫煤后再跟机作业。

“三角煤自动截割难题的攻破,让大家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动化作业方式。之前,在工作面条件好时,我们一个生产班可以割三刀或四刀煤,现在,我们可以稳定割到五刀煤。”赵万生说。

目前,新元公司全自动开采工作面实现了采煤机远程控制和记忆截割,瓦斯浓度与采煤机速度联动控制,液压支架跟机作业,采煤机、破碎机、转载机、皮带机、乳化液泵等设备的远程一键启停控制,采煤机自动记忆截割三角煤,工作面数据的远程采集分析等功能。

以前,工作面稍有风吹草动,赵万生和技术人员就得像弹簧一般迅速弹起来,赶紧换衣服往井下跑。如今,坐镇地面调度室,工作人员就可对生产情况进行控制。

在阳煤集团,太多的“赵万生”们推动了综采自动化、智能化成套设备与技术的推广应用,也享受着煤矿生产工艺革命带来的变化。2017年,阳煤集团自动化综采工作面开机率达到86%以上;全公司自动化采煤队平均减员33人,每个班的操作人员平均减少8人左右;生产综合成本降幅达42%;安全保障水平全面提高,实现了较长的安全周期。

最近,赵万生听说,阳煤集团又与袁亮院士团队、百度签署协议,利用百度的ABC技术,在业内首家开展煤炭云技术研发,探索建立“互联网+煤炭”的科学开采模式。

那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新时代?自己的采煤生涯又将因此而发生怎样的巨变?赵万生心里有了新的期待。



2018(第十四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详情请点击
https://www.china5e.com/subject/show_1173.html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自动化采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