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综合
  • 曾兴球:油气产业在能源转型中仍然不可忽视

曾兴球:油气产业在能源转型中仍然不可忽视

2018-01-31 10:33:17 微能网

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中化集团原总地质师曾兴球近日出席由中国投资协会主办,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承办的2018中国能源投资发展论坛时,作了题为《2018年油气市场走向和展望》的报告。

曾兴球认为,在能源大家族里面,油气肯定是大兄弟。当前能源投资一定要讨论油气行业的投资问题,包括中国油气市场目前的状况和未来的走向。

一、世界油气资源十分丰富,分布范围很广

华信能源是个很好的案例,华信看到了世界油气市场发展大的趋势,分布范围很广,开采的潜力很大。在世界能源转型的过程中,油气还会持续相当长一个时间,少则五十年,长则一百五十年。

前几天美国油气杂志最新公布的数据,在油气资源特别是剩余可采储量上比其的咨询公司更为准确,是和当前的生产直接联系在一起的,很值得投资者参考。比如说常规油气、常规石油剩余探明储量,我国理解的经常不一样,国外按目前的技术和经济条件下能够采出的量,与我国衡量探明储量标准不一样。按照2017年年产,国外预测39.1亿吨,我国预测43.1亿吨。按照国外的数据直接计算,我国石油至少还可以开采57.6年。世界预测的石油至少4400亿吨以上,剩余可采储量2200亿吨。所以石油并不是退出能源市场,石油的资源量非常丰富,作为投资,物质基础是最主要的。

天然气就更多了,按照美国油气杂志公布的最新数据,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有196.8万亿立方米,按照现在每一年产量大概3.65万亿方左右,预测的是3.62万亿方,2018年有可能达到3.7万亿方,按照这个产量至少可以产54.6年,但是天然气的勘探程度很低,起步比较晚,地下的可采储量至少是现在探明储量的两倍,现在可以采五十年,两倍就是一百年,还不包括非常规,所以有专家预测过天然气开采两百年以上没有任何问题,世界储量十分的丰富,这是物质基础。跟煤炭相比,油气的质量更加清洁、更加低碳。所以使用油气是当前一次能源消费里面的主打产品。现在社会上有两种说法,由于新能源的发展,电动汽车的发展等各种因素,尤其是在低价时期对油产生了怀疑,认为油的末日到了,还有人写了一本书叫《最后半桶油怎么办》,他认为石油的使用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现在我国化石能源占到88%,最新数据是86.2%,即使这样非化石能源也只占12%到13%左右,可再生能源在这中间占的比例就更小,世界平均也很小。曾兴球表示,他向来支持新能源的发展,但是新能源的发展一定会有一个过程。美国油气杂志提出,“新能源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是现在必须充分的发展油气产业。因为只有油气产业才能够推动新能源加速发展,也为新能源的发展开辟了新的空间,铺设了一条更加平稳的桥梁”。这段话说明了油气和新能源之间的关系,这就是目前油气市场和新能源市场、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之间的关系。

二、目前油气市场应该是全球经济总体开始向好

油气行业在全球经济总体向好的前提下,油气消费稳中有升,能源转型势头强劲,油气在能源转型里面起什么样的作用?预计2017年能源总消费量达到130亿吨油气当量,同比增长1.3%。其中化石能源总的消费量是110.8亿吨,同比增长1.2%,和能源增长同步。非化石能源是19.2%,可以看出非化石能源的增长速度是2.1%,油气的增长速度是1.2%,非化石能源增长的速度是化石能源增长速度的1.8倍,清洁能源消费的增速明显大于化石能源,说明世界能源转型的大趋势无法阻拦,新能源很有前景,但是眼下遇到了很多困难,需要油气产业给予填补不足。

有资料表明,2017年6月份全球已经有20个国家和地区宣布在2020年替代煤电的时间表,但是这20个国家里,没有排除油气的使用,新能源几乎是百分之百替代煤电的使用。尽管特朗普提出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清洁电力计划,但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新泽西等州明确向国会提出仍然要保留原来的淘汰煤炭的计划,改为弃电或者是新能源。中国和印度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技术不断进步,成本在逐步降低,已经具备取消补贴的情况下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荷兰、挪威、德国、法国陆续都推出了淘汰燃油汽车的时间表,最长的到2050年,最快的2030年,这是油气和新能源之间的关系,也在促进汽车行业转型。按照特朗普政府的新能源计划,在特朗普到2022年的任期里,燃油汽车还保持了78%的水平,所以需要一步一步推进。

三、全球的油价到底是什么样的走向

价格决定产业发展的质量和速度,全球油价在逐渐稳定中回升,逐步回归到理性,一定不是反弹。油气市场供大于求,区域供需平衡,这是未来两三年的大趋势,国际油价从2014年以来连续三年低价徘徊,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回升,2017年布伦特原油均价是54.7美元/桶,WTI是50.9美元,2018年有望上升,估计均价在60美元左右,也许到65美元,因为没有专门油价,即便到了70美元,它也不是反弹,它也是逐渐平衡的过程。现在比较多的专家预测到70美元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原因有三个,一是美国的增产势头很强劲,整个全球原油的储备并没有消减多少,特别是提出来税改方案之后对抑制油价上涨起到很强劲的作用,美元上升对油价的影响要占到20%左右。所以在美元上升的区间里,这十年、八年里油价想要反弹到很高的水平,特别是要恢复到100美元以上是比较难的。在这个阶段,由于美国的供应强劲,目标市场在迅速扩大。现在美国的原油已经出口到了31个国家,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二大原油出口国,不知不觉地已经接受美国的原油,接受美国的LNG,已经成为美国出口的第二大国。

2018年国际油气市场供需基本平衡的这种趋势会持续平稳,主导市场的主要因素还是美国、沙特、俄罗斯等主要的产油国,它们之间博弈的结果虽然难以准确判断,市场对欧佩克的需求是3260万桶/天,它们能够提供的是3240万桶,少了20万桶,这是资源配置的结果,要提升20万桶怎么办呢?那要看伊拉克、叙利亚这些国家的情况,需要俄罗斯和美国摆平,这就是地缘对油价产生微调的作用,地缘产生根本性的影响时代已经过去。换句话说,产油国调整市场已经一去不复返,整个油价调整要靠需求主导,需求越强劲,经济发展就能朝着顺利的方向复苏。

四、全球天然气的价格已经触底反弹

因为油价上涨,天然气和油价直接挂钩已经三四年,而这个挂钩的斜率在逐渐降低,和油价更加同步,现在天然气价格可能比世界天然气联盟设计得还要理想。因为天然气的消费速度增加很快,2017年全球天然气消费大约是3.62万亿方,比2016年增加了2.2%。生产天然气大概是3.7万亿方,增长了2.7%,也就是说天然气目前还是供略大于求的,但是油价的增长拉动了天然气价格的增长,所以天然气要想涨得很高也很困难。

五、油气上游勘探开发市场整体来讲走出低谷

由于工程技术服务市场正在恢复的过程中,勘探开发的投资增加还达不到要求。2017年全球勘探开发投资3820亿美元,仍然大大低于2014年以前高水平的投入,最高曾经达到过7000亿,也就是说38现在的水平距离高水平还差得很远,正在恢复中,也许2018年会超过4000亿。北美地区的增长比较快,达到了38%,所以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是刺激政策,刺激政策使国内实业恢复得速度相当快,特别是油气的上游、石油化工、天然气化工恢复得很快。俄罗斯、中亚、非洲总体上还是在恢复的过程中,勘探开发投资目前依然处在降低的水平,没有增加。如果非洲、西亚能够提高上去,可能很快就会上5000亿。受低油价的影响,从去年起开始了招标,今年有可能在墨西哥湾进行第四轮招标,非洲、西非深海也开始拿出新的区块,这些深水项目投资额比较大,也许2018年上游投资会有一个较大的增长。所以希望在上游寻找机会的公司,今年完全有机会做一些新项目的评价。

特别指出的是,2017年巴西开始的深水招标获得了成功,有可能由此拉动世界油气勘探开发市场逐步走向新的轨道。因为有些大公司在常规油气田开发方面已经处于淘汰阶段,拿出来对外合作的只占常规油气的26%,这是最好的时期。资源国对资源的管理更加严格,2018年有可能低于这个数,可能在18%左右。如果常规油气拿出来对外合作的机会少,这些大油气公司有能力、有智慧、有资金,它会向深海非常规方面走。中国公司总是喜欢到加拿大开采重油,现在根据最新资料看,所有的大公司,前五位的石油公司全部退出加拿大的油砂项目,因为加拿大的油砂项目综合评价效益远远不如深水效益。中国公司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资产在油砂项目上,我们应该怎么办,值得认真考虑了。

第六,全球炼油能力持续增长,到2017年12月份为止,全球炼油能力已经达到49亿吨。刚才讲了全年每一年产油39到43亿吨,但是炼油能力大大超过,为什么?因为炼厂不可能百分之百全线开工,开工率有所提高,毛油率有所上升。但是和印度相比较,我们在炼油行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在炼油行业的投资要非常审慎。世界炼油基本上以北美、西欧、亚太三足鼎立的格局没有改变,亚太地区的炼油地位逐渐上升,总量已经达到35%超过美国和北美的总量。但是炼力虽然超过了北美和欧洲之和,但是我们的开工率,我们的收率,我们的毛利润远远低于北美和欧洲。世界三地平均开工率是85%,但是在OECD国家超过了90%,最高达到94%的开工率,而中国的开工率虽然有所上升,现在我们还不到74%,只有73.7%。

新加坡、美国、墨西哥湾的炼油毛利率分别达到6.18元,美国赚的最多9.76元,我国低于5元,所以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要奋起直追。我国有几个大的民企炼油厂,投产规模都超过4000万吨,我国的炼力很快要超过8亿吨,但是我国的成品油出口收率各个方面都受到阻碍,所以炼厂的效率比较低,国内淘汰炼力的任务很重。预计2018年全球的炼力要超过49%,要增加3000万吨。这3000万吨主要是中国增加的,照这样,我国炼油的公司投资会吃苦头,所以要调整投资结构,要提高投资的水平,再建和拟建的项目一定要重新进行风险评估。中国的炼力增长占全球炼力增长的50%以上,这是下一步要研究的问题。

七、油气资产并购

由于经济回暖,油价开始趋于理性,过去的基金炒作受到了遏制,华尔街也是有功劳的,这几年对遏制基金炒作做了很多工作,很有效果,所以现在投资者不要担心基金炒作。现在市场并购又开始活跃,比如华信能源在低油价的情况下抓住了机会,并购了几个比较好的项目,有些项目还需要经过整合,但并购方式有新的变化,合同模式所谓商务模型、法律框架都有很多新的变化。2017年全球油气并购市场完成交易360宗,交易额达到了1700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了21%,这个幅度很大,说明市场的反应很灵敏,储量交易价格现在还处于低价位,但在2018年6月份以后就不一定了,机会窗口只有半年时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因为现在的并购价格、购买价格只是最高价格时期的42%。

比如二批储量,过去曾经卖到过十几元,去年只有5.28元,中国公司出去买东西总是比平均价格高一些,这说明我们的竞争力有限。大公司的参与度也提高了,一共并购了31起,这31起花了350亿。换句话说,大公司选择项目很精明,它们整个项目只占整个数额的1/11,但是它们的花费是整个交易额的1/3,它的储量是整个交易储量的45%,从这三个数可以看出来,这些国际大公司经验丰富,在并购的效率方面很高。尤其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些大公司,要向这些公司好好的学习。

国际大油公司经营业绩明显好转或者是全面复苏,是2014年各大油公司发挥自己的优势,降本增效,成果显著,五大公司的综合成本都降低超过30%。

他举例说,在巴西的深水,同样都在这个地区作业,可以从70美元降到50美元或45美元,现在的目标是降到35美元。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目标是要把巴西深海单桶成本降到15美元,虽然还没有达到,大家可以拭目以待。这么大的幅度,反应了这些大公司的经营水平和技术水平。单纯从经营水平来讲是不够的,一定要看到它有本事、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2018年、2019年可能大公司在资本支出方面会很谨慎,他们要观看和观察,油气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可能投资的趋向也要倾向于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已经开始有了开发新能源的计划,从而变成一个综合性能源公司。

八、市场的发展瞬息万变,但是当前的国际油气市场给海外投资提供了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策正在急速调整,方针也在急速调整,调整的速度很快,调整的项目很多,调整的幅度很大。中国公司如何适应?当然除了降低投资成本,还对投资期望抱以新的期望,需要中国给它们带来新的效益、新的好处。比如说地中海周边的一些国家过去没有发现天然气,现在普遍有天然气,怎么开发,要用比国际天然气成本还要低的成本来开发,这些国家才能接受,所以中国的油气公司要综合评估走出去的策略,一定要从简单的拓展规模向提质增效转型;一定要向参与管理向参与治理转型,参与管理和参与治理有本质的不同,治理是整个长远、宏观的管理,管理是指某一个项目,某一个区域性的东西,短期之内要调整。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要从资源型向资本型转换,资本的性质、资本的效率已经完全不同,要研究战略,要研究市场,要创新技术,要锻炼人才,只有全面提高我国的水平,我国才有可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才有可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中国公司的作用。



2018(第十四届)中国能源战略投资论坛会详情请点击
https://www.china5e.com/subject/show_1158.html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