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综合
  • 欧美制裁枷锁下 俄油气何去何从?

欧美制裁枷锁下 俄油气何去何从?

2018-02-02 10:33:54 中国石化报   作者: 岳小文  

欧盟和美国于2017年6~7月先后宣布对俄罗斯制裁延期,虽目前来看,通过与亚洲国家的合作、政府推行出口替代计划、调整税收政策等反制裁措施,以及欧盟制裁政策执行的灵活性,俄罗斯油气工业尚未受到较大冲击,但制裁遥遥无期,对俄罗斯油气工业的负面影响逐渐加重。从自身来讲,俄罗斯政府还需要更多应对措施来保障油气工业的稳定健康发展。

制裁取消难上加难

欧美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已持续3年多。2014年3月以来,欧美对俄罗斯能源领域的制裁以金融、技术、装备和服务封锁为主。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禁止或限制欧美公司参与俄罗斯难采、深水与极地大陆架资源的开采项目;二是禁止向俄罗斯油气公司和大型银行提供长期贷款;三是制裁与克里木能源项目直接相关的业务。由于俄罗斯与欧盟的能源合作较紧密,俄罗斯天然气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占25%~30%的份额,出于对欧洲能源供应安全的考虑,上述制裁措施并不涉及俄罗斯天然气及常规石油生产。

2017年6月,欧盟宣布,对俄罗斯的制裁继续延长至2018年1月,制裁内容没有新变化。由于欧盟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比较密切,对俄罗斯的制裁成为一把双刃剑,给俄罗斯经济带来损失的同时,对欧盟自身的经济利益也产生较大影响。因此欧盟内部对俄罗斯的制裁意见并不统一,在政策执行上也保留了一定的灵活性。

2017年7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对俄罗斯制裁的新法案,收紧了现有的制裁措施,并扩大了制裁范围,包括增加对铁路和航运等方面的制裁,在油气领域又加大了制裁力度。一是金融贷款期限和向俄罗斯提供设备与技术的限制变得更严苛;二是禁止或限制美国公司参与俄罗斯主要石油公司的页岩油、极地大陆架和深水油田项目的范围从俄罗斯境内扩展到境外;三是制裁项目扩大到出口油气管道项目,限制向参与这些项目的公司提供产品、技术及贷款,明确反对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

由于制裁第二项对欧美公司与俄罗斯公司在阿塞拜疆、安哥拉、越南、加拿大、墨西哥、匈牙利、北海等地区共同参与的海外项目产生较大影响,制裁内容才有所妥协,制定了33%的门槛,即俄罗斯的石油公司参与份额达到33%的项目才会受到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已批准该法案,对俄罗斯的制裁已成法律,而且修改制裁条款的权力从美国总统手中转移到国会,意味着取消制裁将变得更难。

三项应对措施

面对能源领域的制裁,俄罗斯政府近几年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成立部委联合工作组,致力于降低油气领域对设备、技术的进口依赖度,出台一系列促进国内技术创新和进口替代的政策和计划。

俄罗斯油气工业的税收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保障,国际油价下跌对政府财政收入造成重大影响,油气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从2014年的53%降至2016年的36%。为了降低政府财政收入对油气的依赖,并促进油气资源的开发,俄罗斯政府几年来频繁调整税收政策。在现行税收体系下,俄罗斯的石油公司税赋负担主要来自矿产资源开采税和出口关税,均为按量征税,二者合计占每桶原油售价的60%~70%。为了推动难采资源及新油田的开发,俄罗斯政府也推行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但无法改善行业整体的投资环境。为此,近几年,俄罗斯政府一直在酝酿油气行业税收体系减少按量征税,增加按利征税。2017年9月,俄罗斯政府通过了征收企业所得附加税的法律草案。根据草案内容,新油田和年产量不超过1500万吨的油田所有者可自愿选择缴纳企业所得附加税,取代部分出口关税。

除加大油气行业税收体系改革力度外,为获取更多资金支持,俄罗斯政府不断扩大与亚洲其他国家的油气合作。如2016年3月,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印度多家石油公司签署协议。2016年4月,俄罗斯政府与越南签署政府间协议,双方通过合资公司分别在两国开展地质勘探和油气开采业务,双方政府给予合资企业税收及利润分配上的优惠政策。2016年11月,中国丝绸基金与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加工及石化产品生产公司签署了10%的股权收购协议。2016年底,俄罗斯政府成功将俄罗斯石油19.5%的股份出售给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和中东最大主权财富基金卡塔尔投资局,获得约110亿美元的收入,是2014年欧美实施制裁以来俄罗斯获得的最大一笔外国直接投资。但是,由于此次交易的大部分资金来自银行贷款,受美国新制裁影响,融资计划受挫。

油气工业发展后继乏力

近几年,俄罗斯政府通过改革与调整适应制裁环境,社会经济状况恶化趋势得到遏制并出现恢复性增长。2017年上半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为1.5%,与2016年的-0.2%相比有明显好转。

与此同时,俄罗斯油气工业生产并未下滑。2017年上半年,俄罗斯原油产量为2.7亿吨,同比增长0.9%;原油出口量为1.3亿吨,同比增长1.6%,出口增长主要来自亚太地区。天然气产量为342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6%;天然气出口量为99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5%,除向意大利、土耳其和英国的出口量下降外,向德国、法国、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天然气出口量均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

俄罗斯油气生产保持增长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是欧美的制裁原本就不针对俄罗斯天然气及常规石油生产;二是油气工业投资具有长效性特点;三是金融制裁造成俄罗斯的石油公司融资困难,低油价也使石油公司现金流紧张,不得不大量出售石油筹集资金,所以使国内油气生产保持较高水平。

虽然俄罗斯油气生产并未因制裁而下滑,但制裁对俄罗斯油气工业的负面影响也从多方面呈现出来。首先,俄罗斯大型油气公司的债务比率相对较高,一些大项目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融资困难对项目的影响较大,且石油公司资金缺乏,上游投资多用于生产领域,勘探领域的投资呈下降趋势,对资源开发非常不利。其次,近几年,俄罗斯成熟老油田减产严重,产量维持及增产主要靠新投产油田,但发现和开采新油气田困难重重,技术与设备的不足日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制裁使埃克森美孚、壳牌等国际大型石油公司在俄罗斯的很多合作项目初始阶段就陷于停滞。再次,俄罗斯新的接替资源多为难采资源,位于沿海陆架、北极、东西伯利亚等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较恶劣地区,迫切需要先进的技术、装备和经验,而这些正是欧美制裁的目标。长此以往,俄罗斯将陷入资源接替困境,给俄罗斯油气工业发展造成后继乏力的长远影响。

能源合作更多转向亚洲

虽然从目前来看,俄罗斯油气工业尚未受到重大冲击,但制裁结束遥遥无期,负面影响只会逐渐加重,所以俄罗斯政府还需要更多应对措施来保障油气工业的稳定健康发展。

一方面,很多人认为,税赋过重是阻碍俄罗斯油气工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俄罗斯对油气税收体制改革的讨论甚为热烈,但鉴于油气税收对俄罗斯财政的重要性,政府近几年虽频频出台关于油气领域税收调整的决议,但税收重心在出口关税和矿产资源开采税之间摇摆,税率跟随油价在提高与下调之间反复,缺乏整体考虑和政策的稳定性与连贯性。俄罗斯政府希望摆脱财政收入对油气的依赖,在税收领域还需统筹考虑,不再朝令夕改,建立起一套能改善油气领域投资环境、推动油气工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完善的税收体系。

另一方面,出口替代计划虽无法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却是促进俄罗斯油气开采技术进步、摆脱对外依赖的重要举措,对油气工业的长远发展有重要意义。政府需加强监督,出台配套促进政策,确保这一计划的实施效果。

中国和俄罗斯的能源合作由来已久,近几年也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从萨哈林项目到TNK-BP被收购,俄罗斯的能源投资环境一直不太乐观。由此,中国的油企真正参与俄罗斯上游油气资源开发的项目并不多,更不要说爆发式增长。由于欧美实施制裁,未来俄罗斯把合作方向更多转向东方是必然,但不会孤注一掷,而会在中国、印度、日本及其他亚洲国家间取得平衡。



2018(第十四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详情请点击
https://www.china5e.com/subject/show_1173.html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