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伊拉克“石油复兴”路漫漫

2020-04-09 08:51:54 国际能源参考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日前发布报告称,今年海湾国家经济将严重受损,而其中伊拉克受损最大,可能高达其GDP的10%。当前20美元/桶水平的国际油价,对于财政收入95%依赖石油的伊拉克而言,无异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组阁艰难、预算难做

伊拉克战后重建步履维艰,虽然获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多国的重建援助,且进行了一系列积极举措,如组建新的石油部、重组国家石油公司、进行国际招标等,但政局不稳仍严重影响了该国经济的回温。

《伊拉克石油报》日前报道称,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和油价暴跌之前,伊拉克就已面临数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自去年10月时任总理迈赫迪辞职以来,伊拉克迄今仍然没能完成内阁重组,导致2020年预算案不断推迟。

伊拉克前总理阿巴迪经济顾问、经济学家BasimEntiwan表示:“疫情+低油价这样的‘危机组合’本就是致命冲击,而伊拉克当下竟然没有内阁,这只会让局势雪上加霜。”

2月,伊拉克前通信部长阿拉维被任命为新总理,但由于他未能在30日内完成组阁,最终于3月1日辞职。3月17日,伊拉克总统萨利赫任命阿德南・祖尔菲为新总理,但鉴于目前已有党派明确反对,他组阁的前景也不被看好。

与此同时,伊拉克尚待议会通过的2020年预算是以油价56美元/桶为基准,但既便如此,该国仍有约400亿美元的赤字。

伊拉克石油部数据显示,2月伊拉克每桶石油的平均销售收入仅为51.37美元,环比减少8.77美元,月收入环比减少了11.1亿美元。

2014年油价暴跌时,伊拉克曾获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5亿美元的融资,但在疫情蔓延全球的当下寻求资金已经变得十分艰难。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指出:“就受油价暴跌影响而言,伊拉克应该是最严重的国家,因为其没有金融储备,而且超过90%收入来自石油。”

豁免缩短、谈判无门

与此同时,伊拉克和美国、沙特等国关系“吃紧”也给其经济重塑带来不小阻力。一方面,伊拉克强势要求美军撤离导致美国收紧了其进口伊朗能源的豁免期限,并有可能登上美国制裁的黑名单。另一方面,伊拉克在过去3年间减产的“不努力”表现让沙特方面十分不满,不愿在欧佩克内部重提有关减产的协商。

《华尔街日报》3月底消息称,美国将伊拉克从伊朗进口天然气和电力的豁免期限限制在30日以内,尽管这是美国第7次对伊拉克进行豁免,但却是美国自2018年11月对伊朗实施制裁以来豁免日期最短的一次,此前通常为45、90或120日。

《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不具名的美国官员的话称:“这次续期较短是对巴格达的警告,伊拉克必须抓紧时间降低对伊朗能源供应的严重依赖。”伊拉克总统办公室的一位消息人士则透露:“这是最后一次延期。”

据了解,伊拉克将近40%的电力需要通过进口伊朗天然气满足,此外还在大量进口伊朗的电力。但受制于老旧落后的基础设施,加上巴格达和库尔德地方政府时有政策摩擦,伊拉克始终无法提供稳定可靠的能源供应,导致其国民屡屡进行抗议,尤其是夏季尤为炎热的南部地区。

实际上,伊拉克自身并不缺天然气,即便是石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伴生气也足以满足其国内电力需求,但由于缺乏完善的天然气管道及其相关配套设施,这些伴生气往往只能被燃烧掉。世界银行估计,伊拉克每年因燃烧而非使用天然气造成的损失高达25亿美元。

伊拉克库尔德广播电视新闻网指出,美国收紧豁免期限凸显美国和伊拉克关系日渐紧张,但这一举措却间接为伊朗“做嫁衣”,在华盛顿和巴格达关系趋紧的情况下,伊朗拉拢伊拉克的期望将变得顺理成章。

伊拉克石油部长ThamirGhadhban于3月中旬向欧佩克秘书长巴金多呼吁召开紧急会议,以共同探讨突破这一困局的措施和办法。然而,伊拉克过去3年减产“不作为”,让欧佩克实际领头人沙特对其困境“视而不见”。

中东杂志指出,“欧佩克+”维持减产的3年中,伊拉克一直以接近其产能最高水平进行生产。去年11月,在沙特的压力下,伊拉克做出了将产量上限控制在450万桶/日的承诺,但去年迄今仍然维持在较高水平,2月更是达到日均460万桶的产量。

支出削减、项目暂停

业内普遍预期,未来几个月油价将保持在当前水平或者进一步下降,这导致伊拉克不得不重新评估本土石油项目的经济性。路透社消息称,伊拉克日前提议所有在该国运营业务的国际油气公司,应在保证石油产量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将预算削减30%。

国际油气公司每生产一桶石油都要向伊拉克政府缴纳一笔固定费用,同时垫付包括项目建设在内的其他费用,伊拉克政府可以慢慢偿还这些垫付的款项。伊拉克石油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低油价迫使其重新审查如何偿还今年前6个月所欠国际油气公司款项的计划。

据《纽约时报》报道,伊拉克南部DhiQar省Gharraf油田日前已暂停生产,该油田运营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已经撤离了工作人员,这意味着约9.5万桶/日的产量将暂时“消失”。Garraf油田拥有探明储备约10亿桶原油,是伊拉克第五大油田,Petronas财团从Garraf每提取一桶石油可获得1.49美元,油价暴跌导致该项目经济性大大折扣,削减支出但还要维持产量根本行不通,Petronas财团只能暂停开发。

伊拉克南部西古纳油田1号区块开发商埃克森美孚已要求其在伊拉克的所有供应商降低成本。鲁迈拉油田运营商BP则宣布将今年支出减少约20%,该油田约占伊拉克总产量的1/3。伊拉克第二多产的祖拜尔油田运营商意大利埃尼透露,正在审查资本支出,料将大幅削减整体支出。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