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核电
  • 涉核公众沟通 日本给出了反面教材

涉核公众沟通 日本给出了反面教材

2021-04-20 09:25:21 中国核工业

“现在日本的核废水排放已经不是有没有科学依据的问题,而是如何和日本民众、周边国家进行充分协商的问题。”4月15日举行的第四届核能公众沟通交流大会上,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主任贾峰说。

他谈到,相当比例的日本本国民众反对核废水向海洋排放,同时日本应该征求中国、韩国、朝鲜等邻国的意见并进行充分协商,而不是“由日本政府自己宣布一个决定”。我国外交部也对此作出了回应。

核能发展、沟通先行,公众沟通是全球涉核工作共同关注的重点。对于中国核工业而言,人民的安全和健康必然置于行业利益之上。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时之间,长期面临较大压力的核能公众沟通形势陡然变得更加严峻。

从公众沟通的角度看,日本政府这次显然“不及格”。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为宣传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中所含有的放射性氚的安全性,日本政府曾将“放射性氚”作为“吉祥物”做成动画和传单发布。而由于受到种种质疑,“吉祥物氚”不到一天就被下架了。

这一行为之所以引发不满和群嘲,就是在于日本政府在没有回应好核心关切的前提下,就以“轻松的角色”“敷衍”公众,不可避免给人以避重就轻、不负责任的感受。

“核电公众沟通是一项涉及社会、科技、心理、公共管理、传播方式等多领域的交叉性课题。”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核能公众沟通委员会主任、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炳华在会上作主旨报告时指出,“要把核能安全原理、核技术安全应用特别是核设施对环境、对健康的影响向社会公众讲清楚,让他们不仅能听得到、听得懂,还要能听得进、听得放心。”

福岛核事故殷鉴不远,“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始终是我国核行业对待安全的态度。4月15日也是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核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乎行业发展,关乎公众健康,关乎环境安全,关乎社会稳定。”国家核安全局副司长刘璐在会上强调。

“公众对核安全的信心,弥足珍贵,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刘璐发言中的这句话,可以作为解读当前事件的一个注脚。

此次日方决定引发如此大的反弹,部分原因正是由于福岛核电站母公司东京电力公司此前有过管理混乱失责等劣迹,让人不敢轻易相信他们的说法,甚至核废水排海所依托的基础数据可能也要进一步核实,因而需要IAEA等国际组织、利益攸关方的参与,这也正是公众沟通的应有之义。

当前情势下如何应对?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所长孙全富回答说,“作为专业技术人员,我们要从专业的角度说清楚日本的排放量是多少,含有多少放射性物质,这些东西经过多长时间能到达中国,氚的生物效应是什么等等。在进行风险沟通的时候,如果遇到我们说不清楚而公众又很关心的问题,不要回避。”而更具体的信息可能还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研讨后给出。

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核安全要求第7部分中提出核应急响应的目标之一,是“随时向公众通报情况和维持公众信任”。对于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我国核安全法中作出了明确的法律规定,“核应急条例、《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以及即将发布的‘十四五’核应急工作规划,也针对公众沟通以及核安全、核应急科普知识宣传,设立专章内容提出具体要求。”国防科工局副司长黄敏在会上说。

黄敏表示,“在即将全面开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之际,我们要准确把握核能公共沟通的重要性、系统性、长期性和艰巨性,科学制定工作方案,深入细致做好做实核能公众沟通工作,切实保障社会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与此相关的一项工作进展是,中国核科学日的设立已进入立法程序。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日本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