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太阳能
  • 转型七年后卖电站求生 这家光伏企业能熬过“七年之痒”吗?

转型七年后卖电站求生 这家光伏企业能熬过“七年之痒”吗?

2021-05-14 09:31:26 世纪新能源网

4月26日,*ST兆新发布公告称,为盘活公司资产,解决公司高息债务问题,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永晟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晟新能源”)与中核汇能签署了《兆新能源项目资产包合作框架协议》。中核汇能有意收购永晟新能源持有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圣坤仁合光伏发电有限公司(河北围场5万光伏项目)、永新县海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江西永新2万光伏项目)、新余德佑太阳能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江西新余3.5万光伏项目)太阳能光伏发电站项目,交易总价为8.4亿元。

\

如果这笔交易最终能够达成,对于近年来深陷债务危机,已经换上“资金饥渴症”的*ST兆新来说,无疑能够缓解部分病痛。不过也仅仅是缓解,距离最终战胜病痛,*ST兆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彩虹精化到兆新股份的转型

*ST兆新最早的名字是深圳市彩虹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虹精化”),创建于1995年,主要从事生物化工等业务,实际控制人为陈永弟,沈少玲。

2008年6月25日,彩虹精化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化工行业气雾剂分支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但上市之后,经营业绩并不理想,持续下降。2008年净利润还有0.36亿元,至2012年,净利润已经只有697.10万元。2013年,通过收购资产,业绩有所回升,但次年再度大幅下降。

面对经营业绩的持续下滑,彩虹精化决定转型蓬勃兴起的新能源,并于2014年初出资1000万元在深圳前海设立永晟新能源,并规划未来三年,实现太阳能光伏电站装机规模为1GW的目标,成为国内新能源应用和模式创新的生力军。

确立新目标后,仅2014年,彩虹精化就将募投项目中的“新建年产6000万罐气雾漆生产线项目”、“新建年产5000万罐绿色家居、汽车及工业环保气雾用品项目”等变更为“光伏发电项目”;并与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政府签署了《投资意向协议书》,拟投3亿元开建30MW光伏发电项目等投资。

2015年,彩虹精化完成了上市后的第一次募资,非公开发行股票1.5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15.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资净额15.2亿元,其中6127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用于投资四川60MW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浙江80MW分布式伏发电项目,安徽60MW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等工程。

2016年,彩虹精化的新能源布局仍然继续。2月,通过子公司永晟新能源,分别以1.64亿元、7351.1万元收购宁夏揭阳中源电力有限公司100%股权、湖州晶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中,宁夏揭阳中源主要从事光伏发电、电力设备及其配套产品的研发和设计,同时持有和运营石嘴山市惠农区20MW光伏发电项目。晶盛光伏的业务范围包括光伏电站技术的设计、维护,并拥有10.07MW已建成并网发电的光伏发电项目。

3月,通过收购斐然创投持有的北京百能8%股权,以及后期的增资扩股,最终以51.078%的股权比例掌握了北京百能的控制权。资料显示,北京百能全称为北京百能汇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电力储能为核心技术的新能源解决方案提供商,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借助百能汇通的业务渠道,彩虹精化拥有了布局光伏电站智能运维、智能微电网、新能源汽车互联网服务等能源互联网业的能力。

由于公司主营业务结构发生了变化,2016年10月13日晚间,彩虹精化发布公告,公司中文名称拟由“深圳市彩虹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拟由“彩虹精化”,变更为“兆新股份”。

新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疯狂并购

变更名称后的“兆新股份”,并没有停止收购的步伐,又将目光盯上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2017年8月4日,兆新股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东莞阿李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李股份”)和河南惠强新能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惠强新材”)的部分或全部股权。

资料显示,两家公司均是新三板挂牌企业,前者主营软包装锂电池生产设备、圆柱锂电池生产设备、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设备,后者主营锂电池隔膜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但就在同月,兆新股份随即宣布终止收购阿李股份的交易,原因是与阿李股份主要股东在定价、估值等事项上存在较大分歧。三个月后的11月6日,兆新股份再次通报称,由于交易双方利益诉求不尽相同,因此放弃收购惠强新材。

两例并购案失败后,兆新股份迅速调整战略方向,于2017年11月1日宣布,拟2亿元增资青海锦泰钾肥有限公司、1.25亿元增资上海中锂实业有限公司——前者主营钾盐开采、销售等;后者主营电池级高纯碳酸锂、磷酸二氢锂、氢氧化锂等锂盐产品——并成功入局。

2018年年初,兆新股份又发起了对盐城星创资源循环利用有限公司和深圳恒创睿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两家新能源电动车动力电池企业的收购,但均未成功。

尽管如此,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兆新股份新增的子公司仍然达到了19家,2017年末公司总资产较三年前增长2.14倍,达到38.59亿。

而疯狂并购的背后,兆新股份的经营业绩也有所好转。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06亿元、6.36亿元、6.54亿元,小幅增长,但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1.16亿元、1.54亿元,同比涨幅21.41%、126.31%、32.47%,增长强劲。

并购与争议并存 三次“资本事故”

不过,在经营业绩增长的背后,关于兆新股份及其前身——彩虹精化的争议从未中断。

2010年10月18日,上市之后一直表现平平的彩虹精化股票开始逐步放量上涨;3个月后的2011年3月2日,彩虹精化的股价上涨了3倍。事后发现,股价连创历史新高的背后,是因为有人在操纵股价。

2012年6月27日,彩虹精化就此事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沈少玲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

根据公告,2010年11月23日,深圳绿世界与彩虹精化签订协议,约定共同出资成立彩虹绿世界。2010年12月12日,深圳绿世界与嘉星国际签订了两份总金额共计19.2亿元的《产品销售协议》。该协议可能给彩虹绿世界创造净利润13010万元,给彩虹精化间接创造净利润7155.50万元,这一金额是彩虹精化200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84倍。而公司未及时披露这一协议可能给彩虹绿世界创造的巨额利润,进而给彩虹精化间接创造巨额利润这一重大事件。

证监会认为,彩虹精化上述行为,构成《证券法》所述上市公司“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及“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行为。对此,证监会决定对彩虹精化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公司董事长陈永弟等高管警告处分,并处以3万至20万元不等罚款。

证监会还查实,彩虹精化实际控制人、董事沈少玲知悉上述合同的签订及合同销售主体的变更后,安排黄某某使用“黄某燕”等5个账户在2010年12月21日至2011年3月2日期间大量买卖公司股票。证监会认为,沈少玲这一行为构成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对此,证监会责令沈少玲依法处理“黄某燕”等5个账户内的彩虹精化股票;如有违法所得,予以没收。另对沈少玲处以60万元罚款,并认定其为证券市场禁入者,10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本以为有了前车之鉴,彩虹精化会在操作上更加规范;可惜7年后,类似的剧情再次上演。

2017年4月,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委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当事人余伟业内幕交易彩虹精化股票,没收违法所得250余万元,并对他处以750余万元的罚款。

\

事情起因于2014年,一个股票账户的异常操作引起了证监会稽查部门的注意,这个名为“余伟业”的账户于2014年11月12日买入了41.2万股彩虹精化股票,交易金额4995790元。在该账户买入彩虹精化股票1个多月之后,彩虹精化就以筹划重大事项申请停牌,复牌后经过5个涨停,“余伟业”账户分两次清空了彩虹精化的股票,共获利2518713元。

经过调查,余伟业是香港籍人士,他曾经也是彩虹精化原始的发起人股东。2014年初,他将彩虹精化股票全部清空,不过此后他仍然一直跟彩虹精化实际控制人陈某保持密切联系。

俗语有云:再一再二不再三。万万没想到,更名之后的“兆新股份”,第三次栽倒在资本市场上。

2020年4月23日晚,兆新股份发布上一年度财报。年报称,2019年,面对国内外复杂多变的情况,公司围绕着既定发展战略,努力克服困难,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受工厂搬迁、融资环境未得到改善、参股公司经营业绩不达预期等因素影响,公司经营压力较大,经营业绩整体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31,282,903.18元,较上年减少172,345,999.40元,降幅28.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275,183,761.51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4,488,521.41元,降幅37.12%。

年报发布会,最令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董事兼副总经理杨钦湖、董事陈实、独立董事王丛、独立董事李长霞、独立董事肖土盛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并不承担任何个人或连带责任;监事黄浩、蔡利刚、郭茜、财务总监苏正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不同意承担任何个人或连带责任;常务副总经理郭健、副总经理汤薇东、副总经理金红英对报告无法发表意见。据报道,这12名高管中,除苏正和郭健外,其余10人均在当年陆续提出了离职。

因12名董监高对2019年年报“不保真”,兆新股份被证监会要求重新编制年报并于4月30日前披露。

2020年4月29日晚间,兆新股份披露了修改后的年报。在重新披露的年度报告中,兆新股份对近三年的财务数据进行了调整: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31亿元,同比下降28.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07亿元,2018年同期为-2.07亿元,此前版本上述两个业绩指标分别为4.31亿元和-2.75亿元。

兆新股份被退市警告 *ST兆新麻烦依旧

尽管如此,由于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且2019年度财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将对兆新股份股票交易还是实行了“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兆新股份”变更为“*ST兆新”。

股票被*ST后,*ST兆新的麻烦还在继续。

2020年6月29日,*ST兆新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承认,实控人陈永弟因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案的知情人,被有关部门要求配合案件调查,但是因为办案部门告知他此案不能公开审理,并要求他对案件情况保密,所以他根据有关办案部门的要求,对案件的情况进行了保密。然而就在6月8日,*ST兆新还强调实际控制人陈永弟、沈少玲并未与公司失去联系。

2020年8月10日,*ST兆新公开披露称,公司股东深圳市彩虹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累计被司法冻结股数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79%,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00%,累计被轮候冻结数6千多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6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6.29%;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永弟累计被司法冻结股数为3.4千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1%,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88%。

2020年8月20日晚间,*ST兆新披露称,因遭深圳科恩斯实业有限公司多次追债始终没有履约偿还超9000万元欠款。公司收到了罗湖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决定查封、扣押等值财产以清偿本案债务,其中包括公司旗下24套房产。

2020年12月10日,*ST兆新公告,公司通过查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站获悉,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深圳市彩虹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于2020年11月19日被深圳中院裁定宣告破产。

面对多重困境,*ST兆新试图展开自救。

2020年12月1日,*ST兆新发布公告称,对于公司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一个城市更新单元项目更新范围内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深圳市联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拟以货币形式予以补偿,拆迁补偿款总价人民币2.5亿元。

由于*ST兆新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额为7656万元,如果本次交易能在年度内顺利实施完成,预计会对*ST兆新2020年度净利润产生影响的金额约2.4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78.75%,*ST兆新将不会触及连续三年净利润亏损的退市红线,由此将实现A股保壳。

不过,从协议的签署到正式落地还有不少“关口”需要走通。*ST兆新在公告中表示,该项目涉及的资产目前已抵押给东莞瑞禾有限公司(下称“东莞瑞禾”),因公司与深圳科恩斯实业有限公司及东莞瑞禾存在债务纠纷,相关资产已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被罗湖法院轮候冻结。公司将前述资产涉及的土地及物业移交联玺投资前,公司已确认对该物业具有完全的所有权,但尚需消除该物业的权利限制情形(包括但不限于转让买卖、抵押、查封等任何有争议的行为)。而截稿为止,记者并未发现关于此次交易的最新进展。

卖地收入能否到账尚没有答案,此次出售光伏电站,*ST兆新与中核汇能签署的同样是意向性协议,最终能否交易成功,目前同样无法确定。面对诸多的未知,不知道积弊已久的*ST兆新能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企业 ST兆新 彩虹精化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