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国常会两次“点名”五部门约谈 大宗商品怎么了?

2021-05-27 09:07:23 新华社

国务院常务会议连续两次“点名”,五部委联合约谈……最近,大宗商品的价格问题成了国内各方关注的焦点。潮起潮落,大宗商品又玩了一次“过山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大宗商品正在经历“狂野的5月”——涨时疾如风,跌时迅如电。今年以来,以螺纹钢、铁矿石、动力煤为代表的“黑色系”带队,除了贵金属外,工业金属、能源石化、农产品“涨声”一片,国内国外、期货现货,遍地“见红”。部分品种价格更是在5月份前期突然拉高,不断刷新历史纪录。

然而,5月12日之后,大宗商品快速“红翻绿”。用“我的钢铁”资讯总监徐向春的话说,“怎么涨上去的,又怎么跌回来了。”

大宗商品价格在今年大幅上涨,成因复杂。这既有供需恢复速度不匹配带来的错配因素,也有全球流动性泛滥引发的金融效应,也包含着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引发的涨价预期。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认为,大宗商品市场与经济基本面密切相关,基于供需矛盾和经济复苏预期,在流动性宽裕的刺激下,肯定有资金会伺机进入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短期内大起大落与资金炒作有关系。”他说。

正如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金贤东所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有利于提升上游原材料企业盈利能力、降低债务风险,但也会导致中下游制造业经营成本上升,影响行业效益。

当前,企业家普遍反映国家减税降费等政策成效明显,整个经济和企业生产经营持续恢复,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带来企业成本上升压力很大。

“我们去年底中标的项目,螺纹钢成本预算按4000多元报价,一下涨到了6000多元,我们只能延缓施工,先等等看。”浙江一家建筑公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行业里有很多中小建筑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小点的企业甚至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徐向春说,从前四个月的数据看,今年制造业对钢铁的需求增速有望超过房地产,板材需求增速有望好于长材。但制造业企业的成本转移能力不强,热轧卷板价格涨得太猛对不少企业打击很大。

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早已引起决策层和监管部门的注意。不仅是“点名”、约谈,针对市场变化,更有实质性措施,突出重点综合施策,稳定预期、打击囤积居奇,遏制其价格不合理上涨。

自2021年5月1日起,我国正式调整部分钢铁产品关税。其中,对生铁、粗钢、再生钢铁原料、铬铁等产品实行零进口暂定税率;适当提高硅铁、铬铁、高纯生铁等产品的出口关税。同时,取消合金钢粉末、不锈钢丝等部分钢铁产品出口退税。

5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等五个部门召开会议,联合约谈了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重点企业。此次约谈明确,有关监管部门将密切跟踪监测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加强大宗商品期货和现货市场联动监管,对违法行为“零容忍”,持续加大执法检查力度,排查异常交易和恶意炒作,坚决依法严厉查处达成实施垄断协议、散播虚假信息、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

对于未来市场走势,多空双方都是振振有词。有专家认为,预期国家还会出台一系列稳价举措,大宗商品的整体价格有望回落;也有人认为,政策调控不意味着行情就此结束,关键还是在于需求本身。

“当前经济增长还面临诸多挑战,大宗商品的价格不能简单地建立在预期之上,它是综合市场各方因素的产物。”赵庆明说,当前全球经济恢复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挑战,要理性看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既要做好应对准备,又不可盲目跟风冒进。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大宗商品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