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登上万亿市值高峰后 宁德时代还能不能追?

2021-06-07 08:23:27 节点财经   作者: 七公  

近日,成立十年的宁德时代迎来了其发展中的一次里程碑式跨越。

6月5日,宁德时代股份盘中一度达到439.5元/股的历史最高值,最终收盘于432.21元/股,市值再度突破万亿元。此前不久的5月31日,该公司股价放量大涨超过6%,市值首次破万亿,成为以科技制造业属性跻身A股“万亿”市值俱乐部的新巨头。

不过,就在市场为宁德时代“拍手庆贺”的空档,有人却看到了“泡沫”。

同一天,摩根士丹利将宁德时代评级下调至“低配”,目标价仅为251元,相当于给目前400多元的股价直接打了六折。

无独有偶,早在2020年11月,大摩就曾将宁德时代的股票评级从超配下调至平配,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新能源电池的中期前景已基本反应在股价中,而且全球的汽车厂能否推出受市场欢迎的新车型情况可能要到明年才能被验证。

究竟是高了还是低了?站上“山顶”的宁德时代还能不能追?对于投资者来说,至少有三重隐患是需要关注的。

/ 01 /

盈利能力处在下行通道

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的龙头,受益于行业景气度高,市场给予头部公司较高的估值溢价,宁德时代自上市以来便享受到了被机构“团宠”的待遇,簇拥其股价不断上扬。

拉长日线可见,从2018年6月11日登陆创业板开始,截止2021年6月4日,公司股价整体呈快速上升趋势。相较上市之初25.14元/股的发行价,宁德时代近三年的股价涨幅达到1592%。

但在股价节节走高的背后,宁德时代的盈利能力却在持续下滑。

2020年,公司销售动力电池系统44.45GWh,同比增长10.43%,带来收入394.26亿元,同比增长2.18%。收入增速不及销量增速,说明产品价格在下降。

另一边,囿于2020年下半年以来大宗商品涨价,宁德时代主要生产原材料中碳酸锂及钴涨幅都超过20%,成本控制压力加大。

收入微涨,成本大增,对利润造成一定挤压,2020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为27.76%,同比2019年的29.06%减少1.3个百分点。

节点财经查阅财报发现,这并不是宁德时代毛利率初次下滑。事实上,自上市后,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便一直停留在下行通道。

 

\

数据来源:宁德时代财报、东方财富choice  

如上图所示,2016年至2020年,公司毛利率从43.7%下降至27.76%,五年少赚15.94个百分点。对比上市前的状态,2014年至2016年,公司毛利率从25.73%提升到43.7%,其盈利能力在上市前后分化明显。

 

对此,宁德时代也在财报中表示,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行业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

2021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为27.28%,较上年同期增加2.19个百分点,尚未恢复到疫情发生前2019年一季度毛利率水平,环比则减少1.08个百分点。

于此同时,公司对股东的回报能力趋弱,其加权净资产收益率(ROE)从2016年的69.55%下降至2020年11.27%。

不过,这似乎都没有影响到资本市场对宁德时代的追捧,估值如脱缰的野马一路飞奔。

/ 02 /

估值“策马狂奔”

按照今年一季度净利润19.54亿元计算,宁德时代对应的滚动市盈率为149倍,处于历史最高值;按照2020年净利润55.83亿元计算,宁德时代对应的静态市盈率为179倍,同样处于历史最高值。

即使按照券商给出的一致业绩预测,公司2023年净利润预计为200亿,对应51倍市盈率,这仍是一个处在5年估值中枢区间内的数值。

结合业绩,2016年-2020年,五年时间,宁德时代净利润从28.52亿元到55.83亿元,涨了不到1 倍,市盈率从上市之初约23倍到179倍,涨了接近7倍,显然估值跑的更快,或者说有提前消耗估值的可能。

2020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不过22.43%,但搭上特斯拉的“顺风车”,叠加新能源产业中长期规划发布,碳中和概念等,其年内股价从100多元狂飙到350多元,涨幅超过200%。

对比同行,宁德时代的估值更是不便宜。就拿老对手比亚迪来说,2020年净利润42.34亿元,市值约5300亿元,静态市盈率125倍,显著低于宁德时代;再看看松下,2020年净利润折合人民币约102.7亿元,静态市盈率22倍,和宁德时代一比,真的要低到尘埃里了。

更甚者,就算拉来目前A股市值最高的三大主车厂,比亚迪、长城汽车和上汽集团,三者合计市值10881亿元,宁德时代以一人之力创出万亿市值,相当彪悍。

节点财经认为,由于新能源行业正处在成长期,宁德时代以龙头地位下的规模扩张优势,较容易凸显出市占率聚集效应,导致发展空间被看远、看久。

韩国研究机构SNEResearch统计,今年1-4月,全球电动汽车电池销量65.9Gwh,其中宁德时代占有32.5%的份额。

然而,作为大宗消费品,汽车具有消费频次低,非刚需等特点,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该行业进入成熟期的速度要快于手机、家电等一般消费品,且需求增量有限,随着产业链出货量增速放缓,宁德时代还有多少估值空间可以透支?

近期,上海证券、财信证券均给予宁德时代“谨慎增持”或“谨慎推荐”评级。

/ 03 /

即将到来的解禁潮

对短期投资者来说,宁德时代即将于6月10日迎来的一波解禁巨浪是需要特别警惕的。

据节点财经了解,该笔解禁规模为9.52亿股,仅次于2019年6月解禁的9.8亿股,占宁德时代流通股比例的70.18%,占总股本比例的40.88%。以5月31日收盘价计算,解禁市值高达4132亿元。

一般来说,解禁会形成股东减持预期,迫使盘面股价短期承压,属于对散户们的重大利空。

那么,巨量解禁之下,宁德时代在万亿市值的关口能够站得稳吗?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宁德时代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