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处于十字路口的全球能源

2021-06-18 14:09:11 中国能源网   作者: 李颖 摘译  

本文由中国能源网摘译自俄石油CEO谢钦在第二十四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的演讲。

\

 各位与会者及各位来宾:

我高兴地欢迎参加我们今天会议的所有来宾,并对即将开展的联合工作富有成效表示信心。

我想特别指出,今天和我们在一起的是: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埃克森美孚高级副总裁尼尔•查普曼,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董事长戴厚良,石油和天然气气候倡议组织主席罗伯特•杜德利,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常务董事兼首席执行官Alok Kumar Gupta,贝克休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洛伦佐•西蒙内利,维多集团首席执行官罗素•哈代,托克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杰里米•威尔,嘉能可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阿塞拜疆共和国国家石油公司总裁罗夫纳格•阿卜杜拉耶夫,雪佛龙业务发展副总裁杰伊•普赖尔,我们董事会的新独立成员卡琳•克内斯尔。

我还要感谢我们论坛的主持人田中伸夫博士和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先生以及所有尊敬的论坛与会者。

我谨代表能源论坛的所有参与者向圣彼得堡当局和论坛组织者表示特别感谢,感谢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再次聚集在这个美妙的地方开展合作的机会。

在我们开始讨论之前,我当然应该提到责任限制,因为我的报告中有估计和前瞻性的判断。今年,我们仍然在大流行的挑战性条件下工作。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得不在论坛上采用混合的交流方式,所以我们的一些同事通过视频会议加入我们。

大流行病的范围被低估了
\

  

我们曾多次与你们讨论不稳定风险对全球市场的影响问题,但这种“黑天鹅”是无法想象的,包括它的速度、起源和影响。如果说以前我们认为生产过剩、监管不完善和单边制裁是主要风险的话,那么现在这些因素与世界性灾难相比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场大流行病没有给任何人留下选择的余地。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实施检疫限制、社会疏远措施和限制商业活动。同时,隔离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以及对经济的支持性质因国家而异。再加上文化差异、交流传统、人口流动水平和医学发展,这些因素决定了大流行病引发的危机的性质和深度。

疫苗的产生使人们对出现群体免疫力带来了希望,并制造了一种从危机中迅速恢复的假象。然而,大流行病的规模、病毒的变异能力和新病毒株的出现都被大家低估了,因此大流行病快速本地化的期望并没有实现。今年,各大洲都出现了新的疾病“浪潮”和新的病毒株。此外,由于检测方法和疾病统计记录方法的不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病毒感染水平实际上可能比统计报告的要高得多。

现在很难说这场大流行病将持续多久,经济恢复需要多少时间。此外,全球范围内还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很难做出任何预测,因为即使在我们的能源行业,各种情况也太多了。以预期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为例。我们能否确定,这些限制不会以某种借口强加给其他市场参与者吗?

除了持续存在的风险,我们还看到一些新的风险:传统经济关系的恶化和国内市场的关闭、司法干预、专注于绿色能源补贴的监管政策,以及非常重要的东西——少数机构投资者的角色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现在正在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

要强调的新的大流行病引发的风险包括消费和商业活动的空前减少,这意味着市场稳定性的迅速恶化,并给能源工业带来巨大挑战。 

旧的挑战被新的挑战所补充

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经济问题一直在不断积累。这些问题包括债务、失业、日益扩大的社会不平等以及许多其他问题。大流行病使这些问题更加严重。大流行病的结果之一是市场的区域化,它似乎取代了全球主义。每个国家都在寻求自己的方式,包括摆脱这种流行病的方式。这体现在边界和市场如何开放和关闭,疫苗生产和分配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安排,以及疫苗接种本身。

因此,正在创建一个额外的框架来发展多极世界,建立强大的区域中心,加强国家货币的作用。这场大流行病持续的时间越长,我们将看到的区域化就越强。

同时,重要的是要避免对抗,确保建设性的对话,并避免与导致“先有枪后有黄油”的结果相关的巨额非生产性开支。

2020年史无前例的经济崩溃

\

 

受大流行病的影响,全球经济在2020年出现了创纪录的崩溃——在经历了每年近4%的十年增长后,全球GDP下降了3.3%,即3万亿美元,这相当于法国和英国的GDP。

全球经济正在遭受损失,需要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来重新启动经济增长。

因此,已经有超过16万亿美元被用于支持全球经济,占全球GDP的15%以上。

迄今为止,疫苗接种覆盖了约5%的世界人口。即使不算重新接种,按照这样的速度,也需要12-14个月才能为世界上70%的人口接种疫苗。整个地区都无法获得疫苗,而且到目前为止,前景还很不明朗。因此,群体免疫的发生和危机的恢复将需要更长的时间。

此外,如果没有政府的额外支持和激励,就不可能应对当前的挑战。如果没有它,从危机中恢复将极其困难,并导致一种无赢家的局面。

大流行病成为影响生活方式和政策的关键因素,从而对政治进程做出调整。正是这种大流行病和抗击它的进展最终决定了美国的选举结果。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将看到它对其他国家政策精英转变的影响。

长期增长不受COVID疫情的影响

\

 

全球经济呈现强劲反弹趋势,商业活动正在复苏。因此,根据国际能源署和欧佩克的说法,石油需求最快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恢复,今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一些赤字。

在抗击大流行病方面取得的成功以及对经济影响的缓解,成为有效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国家的竞争优势。

中国是一个积极从危机中恢复的国家,他们把重点放在实体经济的恢复上。中国高度调动各种资源,及时启动检疫措施,政府迅速向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提供了有针对性的支持,成功地抗击了疫情。

由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中国经济表现出强劲的复苏,旨在将大流行病的影响降到最低,并对实际生产提供支持。根据2020年的结果,该国的GDP增长了2.3%,并可能最快在2021年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与此同时,在抗击冠状病毒方面相对不太成功的国家不得不采取额外的行动来支持其经济,这在产生某些积极影响的同时,也可能产生一些长期的消极后果。

美国:快速的货币增长导致了股票市场的增长

\

 

以美国的货币增长为例。美国政府采取的行动导致了2020年25%的货币增长,这种增长将在未来一年继续下去。这些支持经济的计划,以及美联邦储备系统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复苏的贡献有限。

美国股票市场:“金融泡沫”的迹象?

\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与中国不同,美国正在刺激股市而不是实体生产。涌入股市的资金已经超过了美国GDP的两倍,这可能会导致——就像不止一次发生的那样——与21世纪初网络公司(第一批互联网公司)的崩溃相类似。一些部门的资本化在没有基本因素的支持下不断增长,从而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因为金融市场上出现了“泡沫”。

印度将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

 

与中国一道,印度将成为全球需求复苏的又一火车头。一旦疫情结束,印度的消费增长就会出现,这将意味着该国消费市场的基本系统性整合。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印度在未来5年的GDP年增长率将达到7.7%,而中国的GDP年增长率将达到5.8%。这两个国家对能源资源的需求增长速度都将超过预期。

尊敬的总理莫迪(Shri Narendra Modi)改善该国每个公民的能源供应的计划,将使印度成为全球能源需求的主要增长动力。在这一点上,印度的能源概念,并不是把重点放在一两个优先领域,而是规定了所有能源的均衡发展——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清洁利用,以及向包括氢气在内的新能源的过渡。这种平衡的方法促进了能源部门和整个国家的长期稳定。

谈到纳伦德拉先生提到的印度是一个朝天的太阳神战车的形象,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印度经济的发展将对全球能源的形象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能源产业面临的新挑战

随着疫苗接种规模的不断扩大和这一流行病对全球经济影响的减少,对石油的需求将会恢复,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对能源的需求将持续增长,新一轮的病毒疾病只能减缓这一进程,但这些都不能阻止它。

根据现有的估计,要维持目前的生产水平到2040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需要投资约17万亿美元,约占全球能源行业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

投资不足的风险:到2040年,新的生产来源将确保超过45%的供应

\

 

然而,由于投资不足,石油供应的长期稳定性面临风险。这是由于各利益相关者要求完全停止对石油部门的投资,以及各大巨头希望通过加强股息支付和股票回购来增加股东价值和股东回报。部分公司在投资者的机会主义利益的支配下,陷入了困境。一些公司被迫只实施那些能产生短期回报的项目,并取消对新资源的勘探和评估。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增加一直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因此已经可以预测到一定的资源短缺。这一趋势可能成为全球各大公司的“新常态”,并导致资源基础枯竭。世界面临着石油和天然气严重短缺的风险。

而这决不是一种假设的情况。金属市场目前的情况是先前所做决定的结果。铁矿石的主要生产商(必和必拓和力拓)低估了需求,结果导致行业投资不足,造成了目前正在产生全球影响的赤字。铁矿石价格2020年开始增长,到现在实际上已经翻了一番。

石油供应不足的威胁

\

 

传统石油业务的撤资已经带来了一系列的影响:一些市场参与者的利润减少或者遭受损失,尾部资产的剥离和股东压力加大。

考虑到如今投资者更加关注环保项目、碳中和投资、绿色品牌重塑和股票回购成本等方面,而不是关注基本的财务和经营业绩指标,从而能够以现实的方式评估企业当前和未来的前景,企业似乎应该调整与外部世界的互动形式。

由于2020年的业绩,大部分石油和天然气全球巨头都报告了损失

\

 

能源行业是最早受到危机影响的行业之一,并成为去年全球经济中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因为它受到了需求和价格下降的双重打击。

根据去年的业绩结果,20家全球上市石油巨头的整体亏损为330亿美元,而它们在2019年创造的利润为2420亿美元。

为了支持社会经济和预算的稳定,沙特阿拉伯不得不动用其外汇储备,并且正在考虑将其国家公司另外1%的股份私有化。此外,阿美石油公司本身也在采取行动吸引投资,包括出售其生产资产的股权。 

绿色议程与化石燃料间竞争

由于燃料间竞争这一战略问题,世界正处于十字路口。然而,我们将非常谨慎地行动。

绿色能源在去年石油市场波动期间增长特别明显,当时资金大规模涌入美国股市,加速了某些行业的资本化。因此,绿色企业的资本化状况大大超过了石油巨头和整个市场的表现。

APR——可再生能源的主要增长点

\

 

亚太地区成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火车头,因为在过去的10年里,其可再生能源能力的增长比欧洲和美国高几倍。据分析,这一趋势将在未来10年内持续下去。因此,中国、印度和其他亚太国家的可再生能源产能投产范围将超过欧洲的2.5倍以上。这将是一个平衡的增长,将与常规能源的发展同时进行。

实现净零排放新技术的高成本和不切实际的实施时间表

\

 

技术是能源转型和低碳未来的关键。它们是否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在这个领域有许多挑战: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大约一半的低碳能源技术目前尚未开发,到2050年将只达到原型或试点项目的阶段。即使到2070年,30%的此类技术仍需要进行微调,因此,在启动商业运作之前,还需要投资。

尽管一些技术已经成功地实施和推广,包括电动乘用车、太阳能和风力发电,但某些部门将需要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来实现能源效率的大幅提高和排放量的减少。显而易见的例子包括商业汽车运输、海洋和航空运输、冶金、水泥生产和其他能源密集型产业。尽管在这些领域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但要开发出具有成本效益的商业技术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同时,上述情况意味着强烈的投资需求:根据IEA的数据,这一数字约为每年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4%。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转型

\

 

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公共地位使它们处于一种既没有发展任务,也没有可持续发展任务的境地。这增加了能源市场出现供应短缺的可能性。

同时,这正中不受管制的市场参与者的下怀,并为国家公司提供了新的动力,这些企业将能够填补这一空白。

国家公司在实现战略目标和确保市场稳定方面更加执着。

客观地说,国营企业和非公有制企业如今对股市波动情绪的依赖程度较低。

从长远来看,能源资源的消耗将增加

\

 

人口和全球经济的增长将确保长期的能源需求增长。主要的贡献将来自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中产阶级增长迅速,但能源供应水平极低。

未来尽管石油在全球能源平衡中的份额相对减少,但石油消费仍将增长。

(中国能源网李颖摘译)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全球能源 十字路口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