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简单化”监管,也是官僚主义

2021-06-24 10:09:42 中国煤炭报   作者: 高子杰  

陕西省应急管理厅近日召开专题会议,对全省煤矿领域“一停了之”“先停再说”突出问题进行专项治理,明确提出要避免“简单化”监管,警惕新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

这一记拳头挥得好!它瞄准个别干部“作风不实、水平不高”的软肋,打向少数监管部门“表演作秀、敷衍塞责”的痛点,让广大煤炭企业、煤矿工人大呼痛快!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自古以来从政为官者的基本道德追求,也是老百姓的希望。而在当前煤矿监管领域,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和安全压力,少数干部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担当。

有的人对煤矿监管任务表态高、调门高,看似态度端正、积极认真,实际行动少、打折扣、搞变通,分类处置不认真,处置措施不精准,该关闭的不关闭,该整改的不整改。有的人对风险和隐患精准研判不认真,对监管监察指令能躲就躲,对重大隐患搞起“马拉松”式整改,像提线木偶一样,推一下动一下,不推就不动,推大了就“一停了之”。

煤矿生产经营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采、掘、机、运、通,一环紧扣着一环。从年度计划、任务执行到配套工程、安全保障,每一个矿井、区队、班组都有自己的工作节奏。以“一停了之”“先停再说”为名,肆意打乱煤矿的工作节奏,不仅让守法经营的管理者无所适从,让“按班计件”的工人拿不到收入,更会给煤矿增添新的风险隐患,为当地煤炭市场增添新的供需波动。

近年来,一些产煤地市很喜欢搞“连坐式”停产。一家发现问题,全部煤矿都停产,并称之为“超常规举措”。分析原因,其实不难理解。“连坐”之法简单易行,不需要多深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也不必苦口婆心地做说服工作,只要敢于发号施令就可以了。这种办法看起来颇有气势和规模,很能够在当地营造一种“杀鸡给猴看”的紧张气氛,短期效果往往很明显。

“先停再说”也好,“连坐式”停产也罢,从本质上都是干部权力观、价值观、政绩观扭曲的表现,是长期习惯于指手画脚、命令式工作套路的延续,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它有一块能唬人的遮羞布,即片面强调“下级服从上级”。只要是上级机关作出的决策指令,下层机关、企业都必须无条件执行,哪怕这种决策指令不符合实际,不顺应民意。而一旦患上这种急性病,就会贪图短时效果,图形式、走捷径,这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将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近年来,个别产煤地方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关闭国有煤矿的做法,引起了广泛的舆论热议。

从法理论,关停煤矿都是依法设立和依法开采的合法煤矿,地方政府一纸命令,有无明确的事实依据、法律依据,是否符合法律程序,有待商榷。业内相关人士提出质疑:地方政府关停煤矿应依法遵循合理行政原则,其标准是最小侵害,很多关闭煤矿都是“青壮年矿井”,对其突然性关闭,有无进行过替代性方案的评估和风险压力测试?有无给相关方必要的补偿?是否践行了我国“用法治化和市场化方式关闭退出煤矿产能”?

从情理论,前些年刚经历了去产能安置的职工,突然遭遇煤矿的彻底关闭,今后的生计如何着落、情感需求如何抚慰?刚走出市场低谷,在技改升级、安全保障上投入巨大的矿井一朝关闭,国有资产巨额损失谁来承担?有的煤矿还拖欠着银行债务,区域性的金融风险谁来防范?

一个区域、一个城市煤炭产业的系统性退出,不该是政府和职能部门承受某种压力后的简单决定,落实能源安全战略、维护民生稳定、保障经济发展,都是决策应有之义;属地管辖、行业管理,都需通盘考量。试想,一个煤矿刚被评为国家级示范煤矿,不到一年就被关闭,其示范意义何在?煤炭企业加大投入技改的积极性何在?

也许有些地方政府、监管人员也会委屈,有各种苦衷。但如今,企业开始从速度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这对治理水平与能力提出了新要求。在把握整体与做好具体工作之间,不能以局部代替整体、以灵活性损害原则性;在落实各项工作中,应防止等待观望与急功近利,要一步一个脚印走;面对各种复杂情况,更要以“检身若不及”的自觉,警惕新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

在防范“简单化”监管上,陕西省应急管理厅已经做出了示范,专项治理的结果令人期待。而在有序退出煤矿产能上,北京市调整产业结构的做法值得借鉴。早在5年前,北京市就已做过周密部署,原京煤集团主营开采业务逐步退出北京,煤矿关闭有序,企业稳步转型。事实证明,只有从实际出发科学谋划事业,愿意开动脑筋解决问题,才能经受住考验,推动经济的航船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陕西省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