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油气
  • 天然气
  • 中澳天然气贸易对垒,谨防第三国趁火打劫!

中澳天然气贸易对垒,谨防第三国趁火打劫!

2021-06-25 09:04:39 澳洲财经见闻

作者简介:昆士兰大学天然气研究中心荣誉教授、澳大利亚丹尼森天然气(DenisonGas)公司执行董事、中澳非常规油气论坛(昆士兰大学和中国石油大学分别设有常设机构)召集人,2012-2016年期间担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非常规天然气科技顾问。

自2020年初,中澳在政治上发生争执,双方贸易关系受到严重影响,尤其是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葡萄酒、煤炭等产品提高关税,给这些关联产业造成沉重打击。澳大利亚油气行业人士担忧这种贸易摩擦会延伸至油气行业。

这种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

中国最大民营油气企业新奥集团(ENNGroup)曾是澳大利亚最大陆上天然气公司桑拓斯(Santos)的最大股东,占股约15.11%。2021年3月新奥以每股7.33澳元的价格出售了约1.071亿股的桑拓斯股份,占桑拓斯总股份数的5.14%。新奥减持使得桑拓斯股价下跌约2.06%。

据业内人士猜测,新奥集团是受到中方政府要求从桑拓斯撤资。

今年4月,有报道称中国政府要求国内第二梯队的液化天然气购买商(规模上小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的企业)减购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LNG)产品。

澳大利亚业油气行业人士担忧中澳紧张的经贸关系,如果持续升级,将对澳大利亚天然气工业的发展造成重创,呼吁天然气行业凝聚共识,以应对中澳紧张关系造成的难以预料的局面。

这种担忧在上周召开的澳大利亚油气生产与勘探协会(APPEA)年会上掀起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天然气生产大州-西澳州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McGowan)对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Morrison)的对华政策提出批评,称中国和日本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买家,莫里森政府过分挑衅中国的言论会对澳大利亚油气产业造成伤害。呼吁莫里森政府停止挑衅中国。

澳大利亚石油大会(APPEA)是澳大利亚石油天然气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会,起始于1960年。在这次会议上,各油企管理人员与联邦政府官员、州政府官员面对面讨论澳洲油气行业发展战略,并针对有关法规提出制订和修改意见。

由于疫情,2020年APPEA大会未能举行,今年会议合并了两年会议的内容,会议意义尤其重要。在这次会议上,有两大热点引起与会者的激烈讨论。

笔者以昆士兰大学教授和澳大利亚天然气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双重身份参会。

会议上的两大热点分别是:

一、如何处理与中国的贸易关系,避免天然气产业受伤;

二、如何实现能源转型,顺应2050年全球碳零排放目标。

本文仅中澳天然气贸易关系谈一些个人观点

1

中澳在天然气贸易方面已经形成相互依存关系,

目前双方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

我先谈一谈双方依存关系的紧密性。

中国是天然气消费大国,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3240亿立方米,近131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要依靠进口来满足。截至2020年末,中国天然气消费对外依存度达40%以上,其中,进口液化天然气(LNG)占中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60%以上。

这种对外依存的关系仍在逐年增加,根据WoodMackenzie预测,到2030年,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达65%。到2025年,中国的天然气进口预计将达到2033.7亿立方米,进口量以平均每年11%的速度增长。

中国对天然气进口源选择并不太多,主要货源国为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从其它国家进口的数量很小。

俄罗斯卖给中国的天然气,主要靠管道输送,大部分用于解决中国北方城市用气问题。而中国沿海和南方地区的使用的天然气大幅度依赖液化天然气的进口。

中国2020年全年的LNG进口中,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LNG来源国,来自澳大利亚的LNG达2900万吨,占比高达46%,且每年以高于10%到20%的速度增加。

就中国而言,对俄罗斯和澳大利亚天然气进口的依存关系已经形成。如果突然减少从澳大利亚天然气进口的额度,势必需要寻找其它货源国替代。

从短期看,其它国家取代澳大利亚的可能性不是太高。

所以中方从国家能源供给安全角度考虑,不会贸然对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采取限制措施。最近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中国5月份进口了725万吨液化天然气,比4月份的650万吨增加了约12%,较去年5月同期增长约26%。

中国三大国有油企在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生产企业均占有股份。

在20年前中国为了布局全球天然气供应链,就开始投资澳大利亚天然气生产企业,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参股了澳大利亚天然气生产企业,包括天然气的开采和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到目前为止,这三家国企仍与澳大利亚油气公司保持着良好关系。

2021年三家国企在澳洲项目投资也都按期到位,并没有像外界所猜想那样,所谓的撤资情况。

对澳大利亚而言,中国是天然气贸易上的重要伙伴。

桑拓斯首席执行管凯文·加拉格尔(KevinGallagher)表示:澳大利亚是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产品主要供应给日本、韩国、中国及马来西亚。

目前日本是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第一大进口国,在未来几年中国将取代日本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天然气购买国。

2019年澳大利亚LNG年销售收入为486亿澳元,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销售收入下降约25%,为362亿澳元。

一旦中澳贸易战波及到天然气行业,澳大利亚整个经济会出现造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澳洲方面,不愿意看到中澳油气合作关系发生倒退。

鉴于中澳双方已经形成互相依存的关系,尽管双方仍有摩擦,双方的关系不会走到破裂的地步。

2

澳洲企业领袖和天然气生产大州督促政府修复与中国的关系

前面已经谈到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LNG贸易伙伴,这种关系对澳洲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在上周APPEA开幕式上,澳洲总理莫里森(Morrison)也谈到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会重视与中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西澳州州长麦高文批评莫里森政府过分挑衅中国。他在APPEA开幕上针对联邦政府对中国的挑衅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尤其批评莫里森在七国集团会议上(G7)的发言以及澳洲国防部官员近期针对中国的一些发言过分刺激中国,影响了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关系。

麦高文希望莫里森(Morrison)政府在西方国家与中国的贸易争斗中,不要做出头鸟。

其实,在澳大利亚社群中一直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存在。一种是激进民粹的声音,即由个别政客挑起的对华强硬态度,他们认为中国霸凌澳州,煽动澳洲民众与中方的对立。

其中有人建议提高天然气和铁矿石的价格来反击中国对澳洲农产品进口的限制。这是不理智的声音,澳洲政府目前不会实施这种过激的措施。

澳洲油气行业的企业领袖大部分持理智态度,对政府目前的对华政策提出了批评,希望政府不要过分挑衅中国,维护中澳间正常的贸易关系。

澳大利亚企业领袖也向中国的经济同行发出呼吁,希望中国油气企业在对外发言时采取温和的态度,不要挑起双方民粹主义者的过激情绪,为双方合作和关系缓和营造有利的外部环境。

关于中澳贸易关系,在斗争策略上要注意软硬结合。

正如澳大利亚天然气巨头伍德赛德(Woodside)前主席迈克尔·钱尼(MichaelChaney)所讲:澳洲与中国的贸易斗争一是需要实力,二是需要讲道理。

从目前中方的各种表态及对澳洲采取的措施,我们看到中国了的实力。要赢得澳洲人自觉地与中国步调一致,需要让澳洲感到中国是讲道理的。

用大白话讲,就是中国要给澳洲人一些面子,让澳洲的有识之士们在替中国发声时有台阶下。

如果中澳双方一味地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可能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现在澳洲普通民众中弥漫着一种看法,即澳洲在中澳斗争中是受气羔羊,不明就里的民众跟着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起哄。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提醒中方在与澳方进行的贸易对垒中,需要赢得普通民众的信任,争取澳方更多人士的理解和支持。

3

谨防第三国趁火打劫

眼下,中澳在双边贸易上正在斗争,表面上中方占了上风。

要高度警惕的是,有些国家正在围观。他们希望中澳双方斗的越惨烈越好,他们好从中谋渔翁之利。

比如东北亚各国,特别是日韩,与中国在天然气采购方面是竞争关系。

20多年来,为了占有澳洲天然气货源的控制权,中日韩三个国家纷纷在液化天然气厂抢占股份。澳洲有10家液化天然气厂,其中日资入股6家,中资入股3家,韩资入股3家,有两家LNG企业,同时接纳了日韩入股,但中资和日资是“汉贼两不立”。

假如中方在这一时期从某一家液化天然气企业撤资,日韩肯定会顺势而上,抢占空位。后果将是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天然气版图缩小。

在这次APPEA会议上,日本天然气公司已经嗅到商业机会,与众多液化天然气生产企业进行洽谈,特别与目前有中资占股的企业密切接触。

大阪油气公司(OsakaGas)在此次会议上异常活跃,派出了超过10人的代表团,频繁与澳洲各大石油公司商谈。

假如中资在此时撤出,他们将毫不犹豫地抢占空位。遗憾的是,中资公司在这次APPEA会议上集体缺席,让日本公司有机可乘。

北极熊俄罗斯在西方与中国进行斗争的关口,没有像中国期待的那样成为共度时艰的兄弟,而是希望西方与中国的斗争愈演愈烈,进而从中渔利。

所以中方应该从历史上与俄罗斯打交道失利的伤心经历中汲取教训。

俄罗斯对这次APPEA会议非常重视,俄罗斯驻澳大利亚大使帕罗夫斯基(AlexeyPavlovsky)博士亲临会场。俄罗斯大使在会场非常活跃,频繁与各大石油公司接触,同时与政府官员、包括各州的油气主管官员,了解澳洲油气生产方面的政策。

对于俄罗斯大使的出席,各方有不同反应。

澳大利亚权威媒体财经评论(FinancialReview)惊呼“俄罗斯来和我们抢食了!”。

俄罗斯大使为了消除澳洲油气行业对于俄罗斯的戒心,表示:我们是来寻求合作的,不是来竞争的。

从俄罗斯大使在这次会议期间的谈话,我们看出俄罗斯有两种意图表现无异:

1.面对中国LNG进口市场,俄罗斯希望与澳大利亚形成定价同盟,类似于OPEC组织这样的联盟,希望通过限制产量以共同确定对中国的出口价格。

也就是说,俄罗斯和澳大利亚有可能联手抬高对中国天然气出口的价格。中国所期待的则是俄罗斯和澳大利亚形成竞争,在天然气出口上比拼价格和条件。

在这次会议上,俄罗斯的动向与中国的意愿是背道而驰的,中方应提高警惕。

2.另一方面,俄罗斯也意识到其目前LNG的生产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中国有一日停止从澳洲进口LNG,俄罗斯仅凭其自身生产能力无法填补澳大利亚离开中国市场后造成的空缺。

所以俄罗斯有可能同澳大利亚形成另一种形式的同盟,即澳大利亚将LNG卖给俄罗斯,再由俄罗斯出售给中国。

如果这种同盟真的形成,中国针对澳大利亚的贸易战就失去了意义。相反,会增加中国在天然气进口上的经济成本,在国际政治上给俄罗斯更多制衡中国的手段。

因此,中方为了自身的国家利益和能源安全应该注意与澳大利亚贸易斗争的策略,也谨防俄罗斯利用中澳贸易摩擦提高自身对中国的要价资本。

4

利用国际舞台充分表达立场

这次APPEA会议不仅给澳洲国内企业、政客、学者提供了良好的交流机会,同时也给国际业者,包括政府机构,提供了机会。

往年的APPEA会议,中资机构都会派员参加会议并积极参与讨论,遗憾的是在这次会议上,中方机构集体缺席。

其实,这次大会是难得的交流机会,中方可利用这个场合结交朋友,清楚表达中方企业的合理诉求,争取澳洲同行的理解,并寻求在贸易争端中得到同行的支持。

需要提醒的一点,我们的竞争对手,包括日本、韩国,都在趁中国缺席的档口,积极和澳洲本地公司的接洽,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

这里面有一种可能,即他们的洽谈内容有可能在中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损害中资企业的利益。

在中方,目前有一种现象是“关起门来当战狼,走到户外做绵羊”。

很多人习惯于在国内闭起门来,在自家院内义正言辞地批判国际对手,但一旦到了国际场合、有了发言机会,却往往三缄其口,不表达自己的立场,甚至干脆放弃参与国际交流的机会。

所以,我们想表达不同观点、甚至是对对方的激烈批评,也要当着对手的面去发声,不然,对方怎么知道你的立场。

澳大利亚天然气巨头伍德赛德(Woodside)前主席迈克尔·钱尼MichaelChaney讲道:“中资企业要赢得世界的尊重,首先要成为世界的一员。要利用国际场合参与与国际大家庭的交流,甚至是争论。”




责任编辑: 于立东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