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中国启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2021-07-26 09:33:10 今日中国   作者: 陈君  

近期,中国在推进实现“双碳”目标方面的行动不断。2021年7月16日,经过前期紧锣密鼓的推进,备受瞩目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上线。当天收盘,交易总量达410.40万吨,交易总额突破2亿元人民币,首日交易迎来开门红。

中国减排全球受益

2020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向国际社会庄严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作为落实这一愿景的重要核心政策工具,全国碳市场建设在此前就开始在探索中不断推进。

早在2011年,中国就已经启动了碳市场试点工作。当年的11月,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东、湖北、深圳7省市启动了碳排放权交易地方试点工作。2013年起,7个地方试点碳市场陆续开始上线交易,几个试点市场覆盖了电力、钢铁、水泥20多个行业近3000家重点排放单位。

经过多年的发展,地方试点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试点省市碳市场累计配额成交量4.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成交额约114亿元。这为全国碳市场建设积累了经验。

作为全国碳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2021年纳入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超过了2000家。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发电行业直接烧煤,二氧化碳排放量比较大,把发电行业作为首批启动行业,能够充分地发挥碳市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积极作用,协同减污降碳。

根据生态环境部测算,纳入首批碳市场覆盖的企业碳排放量超过40亿吨二氧化碳,意味着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一经启动就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7月14日的国新办吹风会上指出,全国碳市场启动初期只在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之间开展配额现货交易,并衔接中国正在实行的碳排放强度管理制度,采取基准法对全国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分配核发首批配额。

配额的发放直接关系企业履行碳合约义务的难度及成本。据介绍,在配额分配的公正性方面,全国碳市场配额分配的方法是全国统一、公开透明的。企业根据排放情况可以自行计算,得出应该获得的配额数量。

今后,生态环境部将按照成熟一个批准发布一个的原则,在发电行业碳市场健康运行的基础上,逐步将市场覆盖范围扩大到更多的高排放行业,根据需要丰富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实现全国碳市场的平稳有效运行和健康持续发展,有效发挥市场机制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实现中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的作用。

中国产业发展研究院碳中和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吴宏杰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中国启动碳交易市场对国际社会碳减排具有重大的引领作用。碳排放权交易实际上是碳中和行动的指挥棒,碳中和的目的是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国在区域内实施碳减排活动,受益的是全球。因此中国碳达峰碳中和行动,肩负起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作用,将在国际上起到表率作用,表明了中国实现“双碳”目标的决心,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行动。

助力碳减排和新能源革命

进入2021年7月,德国、比利时、奥地利、中国等国家相继遭遇了极端强降雨,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也再次提醒人们,气候变化给人类生存和发展带来的挑战日益严峻,全球应当携手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策略,碳减排受到世界各国的普遍重视。而国内外实践表明,碳市场是以较低成本实现特定减排目标的政策工具,与传统行政管理手段相比,既能够将温室气体控排责任压实到企业,又能够为碳减排提供相应的经济激励机制,降低全社会的减排成本,并且带动绿色技术创新和产业投资,为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碳减排的关系提供了有效的工具。

在吴宏杰看来,碳交易市场的上线为中国经济社会变革指明了方向。碳市场将通过价格信号来引导碳减排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降低全社会减排成本,推动绿色低碳产业投资,引导资金流动。这是碳市场追求的一个重要效果,因此碳定价非常重要。

通过碳定价的明确,一方面能够给帮助高碳排放企业通过市场化交易降低企业减排成本,并促进企业合理调配资源以及减排技术的研发落地,从而助力企业绿色发展。另一方面低碳产业通过为社会贡献了碳减排量而获得额外的碳收益,从而获得了更大发展低碳产业的动力。同时,碳定价的明确为碳金融的大力发展提供了核心基础保障,这其中包括发展以配额及其他信用指标为标的资产衍生品以及以碳价指数为基础开发相关交易产品等,这不仅可以推动社会绿色投融资,助力产业升级和低碳转型,同时也是“双碳”目标达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今碳市场开市,确立了碳定价的最基础问题,合理的碳价能够为碳减排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激励信号。有关企业特别是配额短缺的企业,要从推动行业低碳转型的高度正确看待碳价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碳价的高低是个市场信号,企业顺应绿色低碳转型的大趋势,就会在发展当中占得有利先机。“中国全社会碳减排边际成本约300元/吨。未来的一段时间随着碳达峰时间的临近,碳价将呈现上涨的趋势。”吴宏杰说。

吴宏杰指出,从实现碳达峰到碳中和,中国所用时间远远短于发达国家所用时间,这是中国基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担当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全球气候问题正在掀起一场碳中和与新能源的革命,其规模和重要性不亚于IT革命。如何走在低碳时代的前沿,是每个行业、每个企业必须未雨绸缪、仔细思考的问题。

碳交易市场的启动,意味着中国开始了碳中和道路上的跋涉。首先对于能源生产端,光伏、水电、生物质能、氢能、核能等可再生能源将迎来大发展,2030年前化石能源消费达峰,2040年后非化石能源占比过半,2060年化石能源基本全部退出,这就是能源生产端发展的趋势,因此随着可再生能源需求的扩大,也必将带动这些行业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如光伏电池的生产、风机的生产、生物质供热锅炉的生产等。

同时随着能源生产端的变革也会带来能源消费端的大发展,如新能源交通、航空航海、低碳建筑、居民生活等领域全面电动化和氢能化;工业用能等领域也将引起彻底性变革,如钢铁、有色、冶金、水泥、玻璃、煤化工等,这些行业的上下游也将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抓手

中国的碳市场启动上线交易,是全球气候行动的重要一步,国际社会也在关注着中国减碳的进展情况。因此,碳交易市场上线后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吴宏杰表示,碳市场要进行交易,首先是要确保碳排放数据真实准确,这就需要严格的MRV(报告与核查 Monitoring,Reporting,Verfication) 机制才能保障碳排放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与完整性。他建议在配额分配、核查以及监测制度方面主管部门要加大核查力度,健全数字化智能化的核查流程及体系,减少人工参与环节,围堵数据核查漏洞;立法上要建立更严格的惩罚机制、加大造假的惩罚力度,提高造假企业的违法成本;加大监督部门的事后监督检查力度。

同时,应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的法律文件及配套的文件,如MRV制度、碳金融制度等。为了鼓励碳中和产业的发展,自愿减排机制也应快启动,同时鼓励社会多层次机构参与碳市场交易,提高碳市场的流动性和社会资本的参与度。

赵英民表示,生态环境部将继续加大工作力度进一步提升全国碳市场数据质量。包括积极推动尽早发布《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加大对数据造假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强执法保障;持续加强能力建设,提升碳市场参与各方业务能力;加强监督指导,持续开展对地方生态环境部门和企业的监督帮扶,狠抓数据管理;加强信息公开和信用体系建设,借助全社会力量对数据管理工作进行监督,从而提升全国碳市场的数据质量等。

碳交易只是中国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抓手,吴宏杰认为,实现“双碳”目标需要全社会各部门共同参与,共同创新,有组织有协调地有序推进,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要有时不我待的精神。要加强全社会碳达峰碳中和意识的培训,便于发挥全社会的智力和资源来共同完成这个艰巨的目标。同时大力培养碳中和专业人才,不断完善行业立法和相关配套制度,大力发展碳金融及相关制度创新。

赵英民表示,目前,中方正在积极地推进《巴黎协定》第六条谈判进程,推动构建《巴黎协定》下的全球碳市场机制。他呼吁,各方应该遵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所规定的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的前提下,坚持多边主义,携手应对气候变化,鼓励和帮助确有需要的缔约方开展包括碳市场在内的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行动,引导全球气候行动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碳排放权交易 中国

更多

推荐专题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