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中航锂电能撼动宁德时代吗

2021-07-27 08:44:32 《财经》杂志   作者: 尹路  

从连续巨亏到连续高速增长,中航锂电是怎样完成这个逆转的

\

7月21日,宁德时代(539.780, -7.23, -1.32%)(300750.SZ)起诉中航锂电科技有限公司专利侵权,动力电池行业第一面对咄咄逼人的行业第四,选择以专利战近身阻击。

宁德时代向《财经十一人》确认,起诉书已获法院受理。涉案专利为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及中航锂电全系动力电池产品。

7月21日下午,中航锂电在官方平台发表声明,强调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的全面风险排查,以保障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

宁德时代是公认的动力电池领头羊,2017年至今一直稳居全球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第一。中航锂电,3年来增速最快的锂电池企业,从去年开始稳坐中国市场第四,其中三元锂电池市场排名第三。根据2021年1-6月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中航锂电已经接近LG化学,在三元锂电池市场有可能仅次于宁德时代。

锂电池业内普遍预计,2021年全年,中航锂电将超过LG化学,升至国内市场份额第三,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248.550, -10.13, -3.92%)。

近几年,专利之争已经成为锂电池行业的常态。2019年,LG化学与SKI的锂电池专利战成为业界焦点,打了两年官司之后,今年4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承诺十年内互不发起专利诉讼,SKI补偿LG化学18亿美元。2020年,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侵犯其电池防爆技术等专利,2021年3月,本案关于管辖权争议刚刚作出终审裁决,涉及具体专利侵权的审理尚未开始。

关于专利侵权,在法院作出最终裁决之前,无法判断谁是谁非。而且锂电池专利侵权的官司之所以引人关注,原因不仅在于专利侵权,更在于涉案双方的市场地位。专利之争背后,往往是市场、客户、资源的争夺。

单看市场份额,中航锂电的6.9%与宁德时代的49.1%之间差距还很大,但中航锂电自2018年以来持续高速增长,成为最有可能抢夺宁德时代市场份额的公司。

\

 

\

2018年,中航锂电首次进入国内乘用车动力电池装机排名的前十,位列第九。2019年排名攀升至第六,增长超过一倍。2020年继续维持翻倍的增速,稳居国内市场第四,同时也首次进入全球排名前十,位列第九。

随着2019年开建的部分新工厂在今年上半年陆续投产,中航锂电2021年的装机增速再次提升,上半年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但在这轮增长之前,2017年-2018年,中航锂电曾经深陷困境,连续巨额亏损。根据当时的控股股东成飞集成(29.500, -0.88, -2.90%)(002190.SZ)2018年年报,这两年中航锂电亏损额分别为3.3亿元和7亿元。

整个锂电池行业都在研究,从连续巨亏到高速增长,中航锂电是怎样完成这个逆转的?

01

爬出谷底

中航锂电在2014年-2016年曾经是锂电池行业的龙头企业。那个阶段,中航锂电的主要产品还是磷酸铁锂电池,主要用户集中在大客车等商用车领域。2015年,中航锂电实现营收破10亿元的目标,同一时间,宁德时代营收仅有8亿元。

从2017年开始,情况急转直下,由于补贴政策增加了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的参考系数,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赢得竞争优势,中航锂电的磷酸铁锂电池开始滞销。

同时中航锂电在成本控制方面也乏善可陈。那时客户对中航锂电产品最深的印象就是贵,这直接导致中航锂电在2017-2018年连续丢失重要客户,如曾经的第一大客户宇通客车(11.480, -0.53, -4.41%),就转投宁德时代。

面对客户流失、巨额亏损、成本控制乏力的糟糕局面,中航锂电从2018年开始转型。首先是更换管理层,2018年5月,中航系统内公认的财务高手刘静瑜出任中航锂电董事长。

刘静瑜到任后立即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9年7月,重组完成,成飞集成放弃控股股东地位,资金实力更雄厚的常州市金坛区国资委成为中航锂电新的实际控制人。借这次重组,中航从成飞集成的年报中出表,成飞集成顺利扭亏。

中航锂电高管对《财经十一人》表示,2018年新的管理层到任之后,将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总结为:战略不清,产品不强,客户不牢。这三个方面也成为公司随后的突破方向。

战略方面,从以磷酸铁锂和商用车为主转向三元锂和乘用车为主。乘用车作为市场化程度更高,长期需求量更大的市场,无疑比商用车拥有更大的成长空间。

在产品层面,明确了高压三元锂电池为主要产品。中航锂电相关人士介绍,没有选择当时更流行的高镍路线,主要是基于安全考虑,高压电池路线的安全性更好。

2019年,新打法收效明显,客户层面开始取得突破,中航锂电与宁德时代的竞争也正面展开。

中航锂电首先在长安汽车(18.710, -0.77, -3.95%)的电池装机量上超过宁德时代,2019年长安汽车使用中航锂电和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数量分别为0.785GWh和0.592GWh。同年,中航锂电在另一个大客户广汽埃安上也紧追宁德时代,当年广汽埃安旗下车型中航锂电和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分别为0.595GWh和1.137GWh。

2020年,广汽埃安成为中航锂电与宁德时代的主战场。根据工信部新车公示数据,2020年广汽埃安全年总共申报了63个车型,其中使用宁德时代电池的有30个车型,但这30个车型均是2020年上半年申报的。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6月最新一批工信部车型公示,广汽埃安连续12个月未申报任何一款采用宁德时代电池的车型,而中航锂电的装机占比高达90%。

对广汽埃安这个客户的争夺,让整个市场看到了蚕食宁德时代市场份额的可能,也给了中航锂电产能大踏步扩张的信心。

02

产能大扩张

从2019年开始,中航锂电就在不断传出落地新基地的消息。此前仅有洛阳、常州两个生产基地,两年时间迅速扩张到厦门、成都、武汉。《财经十一人》根据中航锂电官方消息统计,中航锂电量产、投产、在建及签约的产能总量已达200GWh。

\

除表内统计的产能规划,2021年6月1日,中航锂电董事长刘静瑜在武汉举行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首次宣布,公司到2025年的产能目标从此前的200GWh提升为300GWh。而宁德时代2025年预计总产能约525GWh,其中自建产能约380GWh,合资公司产能145GWh。

刘静瑜多次公开表示,产能是锂电池企业的核心能力。锂电池本质上是资源和工业制造结合的产业,规模对这类产业是核心竞争力,有了规模才能更快降低成本,才能提升交付能力。而成本和交付能力现在是动力电池用户最为敏感的要素。

产能高速扩张,通常最大的压力是资金,这方面中航锂电获得了当地银行的大力支持。常州、厦门两地的基地建设都获得了当地银团的贷款支持,额度在13亿-25亿不等。此外,2020年12月,中航锂电开启第一轮对外融资,融资额度近60亿元,基石资本、红杉中国、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广汽资本、中国保险投资基金等都出现在了投资方名单当中。

除了融资以及贷款之外,动力电池行业国家队的身份也为中航锂电提供了另一层保障。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的第一、二大受益股东分别是常州市金坛区政府和厦门市财政局。金坛区通过江苏金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控制了中航锂电34.24%的最终受益股份,厦门市财政局通过厦门金圆投资集团持有中航锂电20.38%的受益股份。

熟悉中航锂电的消息人士透露,高调的产能扩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坚定供应商的扩产信心,因为供应链安全已经成为锂电池企业最脆弱的一环。

03

占先供应链安全

缺货、涨价,这是过去一年锂电池产业链的常态。整车厂拿不到锂电池,甚至要在电池企业门口等着提货。电池厂也不好过,锂电池的所有原材料都在涨价,某些关键原料还出现断供。

据生意社统计,过去一年内,涨价幅度最大的是电解液原料六氟磷酸锂,现在报价已经达到31.5万元一吨,创下四年来的新高,年初价格是10.5-11.5万元一吨,而去年同期价格仅有8.5万元一吨。

生产电解液的核心原料VC溶剂(碳酸亚乙烯酯)虽然只上涨了一倍,但供应情况不容乐观,上半年已经发生断供。

此外,电池级碳酸锂、磷酸铁锂、隔膜、铜箔、电解钴等原材料过去一年价格都在猛涨,相比去年同期,涨幅最少的在20%左右,普遍涨幅都在50%以上。每家锂电池制造企业都面临着供应链安全的巨大压力。

为了缓解供应链压力,从去年开始,锂电池企业纷纷通过投资入股绑定更多的原材料产能。宁德时代入股正极材料制造商江西升华;亿纬锂能(120.090, -5.14, -4.10%)入股金昆仑、华友钴业(137.850, -0.45,-0.33%)、大华化工锁定碳酸锂和钴的产能;比亚迪入股安达科技,支持磷酸铁锂扩产项目。投资入股除了锁定产能之外,还有一个作用,供应链封锁,避免原材料被竞争对手获得。

除了投资入股,签署长期合约是锂电池企业锁定供应链产能的常规做法。2021年6月1日在武汉举行的中航锂电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航锂电公布了多个长期供应合约,这对中航锂电的供应链安全有巨大提升。

中航锂电市场部总经理吴弢介绍,中航锂电并非仅仅考虑锁定更多的原材料产能,而是从产品定义阶段就尽量降低供应链风险。比如中航锂电的产品标准化程度很高。尽最大可能减少产品的规格。

现在锂电池供应链的集中度还不高,不论正负极还是电解液,都有多个供应商可供选择,减少产品规格之后,可以方便地在多个供应商之间进行调配,降低风险。

据《财经十一人》了解,在2021年上半年原材料供应持续紧张的情况下,中航锂电完全没有因为原料供应的问题发生过停产,供应链安全承受住了高压测试。

据新能源专业媒体《电动汽车观察家》报道,这种供应链安全的保障能力也是诱发宁德时代起诉中航锂电的原因之一。中航锂电工作人员表示,宁德时代发现供应链封锁对中航锂电没起作用,于是开打专利战。

04

能撼动宁德时代吗

宁德时代崛起,起点是与宝马签署供应协议,这一举奠定了宁德时代头部动力电池供应商的地位。中航锂电其实是在复制宁德时代当年的成功之路。首先在长安、广汽埃安身上打开市场,进而呈燎原之势,五菱宏光MINI EV、几何汽车、广汽丰田、广汽本田、Smart都相继与中航锂电签署定点供应协议。

储能电池领域,虽然中航锂电市场占有率还不高,但中国第一座兆瓦级储能电站,海拔最高的储能电站,规模最大的电网侧单体储能电站,均由中航锂电承建。国家电网、南方电网都是中航锂电的牢固客户。

据中航锂电介绍,由于产能不足,利润相对较低的储能业务没有大范围开拓,只是通过承建部分技术含量较高的项目来完成技术储备和团队建设。产能规模提升之后,会加大力度开拓储能业务版图。

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锂电池产业链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可谓一枝独秀。截至7月23日收盘,在锂电池产业链相关企业中,市值超过400亿元的有22家企业。而在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十的电池企业中,只有中航锂电和蜂巢能源还未上市。

\

而中航锂电在产能上的庞大规划,开发客户方面的良好表现,都给了资本市场想象力。2020年12月第一轮对外融资之后,一直有市场传闻中航锂电将于2022年IPO,不过中航锂电对此一直不予置评。

此时宁德时代起诉中航锂电专利侵权,可以视为狙击手段,因为这种对公司业务有重大影响的未决诉讼,会影响上市进程。

以现有规模而言,中航锂电还不足以威胁到宁德时代的领先地位。但两家公司的业务非常相似,未来的碰撞不可避免。

首先,两家公司都同时拥有三元锂和磷酸铁锂的大规模生产能力。宁德时代是先做三元,后做磷酸铁锂。而中航锂电则是先做磷酸铁锂,后做三元。

其次,与蜂巢能源与长城,国轩高科(56.140, -3.73, -6.23%)与大众,孚能科技(33.850, -1.55, -4.38%)与奔驰不同,中航锂电和宁德时代都不存在与某一家汽车主机厂深度捆绑的情况,都是聚焦几家主要客户,同时尽量扩展朋友圈,因此也频繁迎头相遇。

最重要的还是产能,2021年6月1日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中航锂电高调宣称2025年实现300GWh产能,这真正动了宁德时代的蛋糕。宁德时代原本规划到2025年,产能至少比第二名多一倍,而现在即便算上合资公司的产能,两者的差距也只有75%。对于习惯了遥遥领先的宁德时代而言,这犹如芒刺在背。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中航锂电 宁德时代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