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
  • 综合
  • 2021年四川电力市场十大难忘交易场景

2021年四川电力市场十大难忘交易场景

2021-12-22 09:56:57 硕电汇   作者: 小硕团队   

今年是中国电力市场发展历史上继2015年中发〔2015〕9号)文之后再次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年。 本周,就在2021年全年交易即将全面结束之际,让我们回顾那些一年来让人记忆犹新的交易场景。

01

年度交易指标倒逼常规丰枯交易

今年年度交易中,常规直购品种的交易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由四川电力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来看,年度常规直购批发交易的丰枯比由去年同期的1.19上升至1.35,而零售结构却由去年同期的1.16下降至1.02。 回顾解析:由于年度交易常规直购电量受指标限制,年度常规指标下达决定了交易的供需关系,当整体发电侧供给偏紧,整体价格涨幅出人意料时,倒逼用电侧改变了交易策略,年度批发交易时优先保障自身丰水期电量。而年度交易尾段,主管部门及时出手,通过1到4月合并考核以及调整优先计划的方式稳定了市场。

02

转让价差回归代收代付

去年由于多方原因,年中交易时转让价差变更为由交易主体间自收自付,造成了交易结算工作极大的不便。而在2021年,转让价差代收代付方式的回归,极大简化了资金及结算手续繁琐的流转过程,大大的提高了市场活力。回顾解析:在交易频次较少的现行中长期交易中,转让价差自收自付带来的影响较弱,其带来的收付款工作量暂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但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深入,现货交易的试运行,以及市场交易活力的上升,这部分工作带来的主体间相互结算的难度大大提高。为了避免这部分工作带来的市场内耗,保障交易的有序进行,转让价差代收代付的功能在相关部门的多方努力和协调下再次回归。

03

水电消纳示范的兴起与衰退

去年年度交易水电消纳示范交易成交量为13.15亿千瓦时,而今年年度交易成交量高达103.15亿千瓦时,成交规模陡然放大,但随着国家对虚拟货币的强力管控,该品种交易电量在年中迅速下降。回顾解析:虚拟货币涉及国家双碳战略与金融安全,政府部门强力出手管控,原本很多被纳入水电示范消纳的虚拟货币企业遭清退,不但标志着虚拟货币时代的落幕,同时也意味着能源高效利用时代的来临。

04

抄表周期调整,用户丰期电量读数丰腴

为了衔接发用电平衡,用户抄表周期与发电侧抄表周期在今年7到9月逐步实现同步,至今年9月,市场发用主体电量结算周期统一为上月26日至本月25日。同时由于抄表周期调整发生在丰水期,用户丰水期电量读数增加,对于工业用户而言,富余电量在今年有了较大增长。回顾解析:发用两侧抄表周期统一意味着省内市场化电量交易真正可以从物理层面落实,发用电的交易标的实现统一。政策进一步目标是将抄表周期统一至自然月,电量结算与财务结算周期统一可期。此外,本次由于抄表调整带来的用电量读数增加,让市场工业存量用户提前享受了部分富余电量优惠,但来年由于富余基数核定规则,富余电量的增长将受限。

05

争夺发电权的首轮调增与末轮调减

今年丰水期各月份的交易出现了一大特点,就是首轮计划外双边交易成交量巨大,末轮再次出现巨额调减。 回顾解析:由于省内来水特点和水电机组特性,合约在丰水期对于发电侧才是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发电权,首轮争取合约可以尽可能的保障发电企业的发电量,不过首轮调整末轮调减这种交易方式将给调度带来一定压力,并且对市场也存在不利影响,所以来年政策将会对这种交易方式做出一定限制。

06

丰水期计划外价格上涨,交易回归平台

今年丰水期价格不似往年,除7月价格触底,其余月份价格均相比去年同期走高,与之相应的是随着价格的走高,双边交易的成交比重也在下降。回顾解析:今年丰水期价格走高受多方共振因素影响,首先是省内通道被外送机组挤占,断面影响加剧;其次是抄表周期调整,发用双方市场结算电量出现较大失衡;再有就丰水期首轮巨量成交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真实供需。

07

火电放开上浮,价格步入市场化

燃煤火电采取基本电价加浮动机制,去年由于政策原因暂不上浮的火电在今年7月开始首次上浮,用户常规配火价格达到444.32元/兆瓦时。正当主体惊讶于高价火电时,国家发改委1439号文件进一步打开了火电价格浮动上限。

回顾解析: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坚定的推进,省内火电由原先优先电量的发电模式转变为必发电量、市场化电量以及现货电量的模式,火电的市场参与度大幅提高。

08

高耗能企业管控,铝电首当其冲

今年8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21〕1239号)出台,措辞严厉“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组织电解铝企业电力市场专场交易等,已经实施和组织的应立即取消。” 回顾解析:随着国家双碳战略的推进,对于高耗能企业从最初的鼓励用电,已经向节能减排,提高生产效率方向转变,也同时意味着国家对于清洁能源的迫切需求。

09

11月的价格下跌与12月的价格上扬

今年11月市场价格创下历史新低,最低成交价格甚至达到224元/兆瓦时。与之相比,今年12月价格一路走高,最后一轮也未出现去年同期价格走低的情况,最后以408元/兆瓦时价格高位收官。回顾解析:枯平水期市场化交易对于优先指标和来水更加敏感,除自身对于用电量和发电量的预估外,若优先指标下达偏少,则市场供给充足,价格下降,反之,发电侧则可更好的发挥其市场力,价格上涨。

10

目录电价取消,电网公布代理价格

紧跟国家改革方向,10月25日川发改价格〔2021〕401号取消我省目录电价。经过11月过渡期,12月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首次公布了12月代理电价373.1元/兆瓦时,宣告四川省工商业目录电价时代的正式结束。回顾解析:虽然看似12月国网代理电价较市场化交易12月平台增量成交价低,但两者标的不同,无法直接比较。月度平台集中交易仅仅体现12月月度增量交易情况,不包含12月年度交易合约价格,不包含配火价格等因素;而且由于国网代理特性,不会过分拉大丰枯水期价差,因此枯水期12月的价格不能简单进行对比。国网代理购电模式作为市场化的过渡阶段,全年加权均价必然会高于市场化加权电价。

结束语

2021 年,伴随国家发改委(发价格〔2021〕1439)号文件的一声”惊雷“,给电力市场带来了更加光明的前景,相关后续政策的密集出台,电力市场发展步入快车道。展望 2022 年,四川电力市场将发生极大的变化,优先计划、传统政策性优惠和计划外品种将会大幅调整,而市场化交易的规模和数量会持续增加。 面对电力市场政策规则和内容不断的推陈出新,小硕团队认为,交易的指导思想和策略方向也应做出相应的调整。未来在参与市场化交易过程中,市场主体应在政策规则熟练掌握和应用的基础上,结合自身风险偏好,密切关注市场的供需和价值趋势,实现不同交易类型、不同品种、不同策略的均衡配置。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四川电力市场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