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宁德时代的换电“阳谋”

2022-04-19 08:54:54 C次元

“尽管在推行换电业务的过程中,宁德时代会遇到不少的艰难险阻,但其自身优势依旧很大。”

关于换电业务的加速,宁德时代想要的并不仅仅是“抢”蔚来生意。

送走不确定的2021,迎来更加不确定的2022。

动力电池企业们可能怎么也意想不到,从“妖镍”事件发散出来的上游原材料问题,竟然会扩展到如今“一塌糊涂”的局面。

而好不容易等到Q2季度合同谈妥,各新能源车企也纷纷涨价完毕,上海疫情的大爆发,却又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根据上海亟待复工的诸多企业“白名单”来看,宁德时代在上海临港片区的瑞庭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是被归结在了停产待恢复生产的状态。

换句话说,自四月初上海疫情愈发严峻的时候,瑞庭时代或许已经开始了近20天的工厂停工。

好消息是,相关汽车产业链的复工复产,已经尽在咫尺。但另一方面,对于宁德时代这样的大规模企业来说,面对光怪陆离的市场变化之时,也不得不加快各种战略的进度,以寻到新的稳定增长点。

所以不难看到的是,在今年的4月份,宁德时代的“出海战略”终于有了眉目。

先是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获得了8GWh的电芯产能许可;再就是宁德时代在印度尼西亚投资了近60亿美元的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也即将正式启动。

而在宁德时代大本营的国内市场,正经历资本“多空大战”的它,也是毅然决然地点燃了“新”爆点。

01 换电业务,加速启动

4月18日,宁德时代旗下的EVOGO换电服务,正式在厦门启动。据了解,宁德时代在厦门首批启动的快换站共有4座,分别位于厦门思明区、湖里区和海沧区。

根据相关投建计划,到今年年底,宁德时代就会有30座快换站在厦门投建完成;届时所形成的业务规模,便能实现在厦门岛上每3公里的服务半径内,就有1座快换站的存在。

具体到收费环节,专门为换电业务研发的巧克力换电块,其月租金最低优惠价为399元/块,并且租金价格可以根据用户的不同使用条件做出动态调整。

至于相关快换站的服务价格,也与快充的价格相当,且可以根据站址、时段等因素,进行动态的调整。

而除了这些业务细节方面的完善,可想而知的是,宁德时代如此积极地推动换电业务的落地,还有着更深一层的含义。

于内,换电业务的做大做强,将会为宁德时代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引擎。

换句话说,面对现如今上游原材料价格日益剧增的时代,伴随着电池银行的逐渐成型,势必可以帮助宁德时代,缓冲掉不少来自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的压力。而这也是为什么宁德时代始终坚持建设完整产业链的目的之一。

于外,换电模式为车企提供新的选择。

近期,多家新能源汽车车企掀起了涨价潮,多则几万,少则几千。而宁德时代做换电业务的好处在于,可以单独地将电池成本提取出来,以避免车企因为动力电池产业链的波动,影响到整个整车的排产计划。

尽管诸多车企并不甘心随便就接受宁德时代的“巧克力块”,但可以预见的是,在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日益攀高的情况下,总会有“第一个吃螃蟹的车企”,选择与宁德时代合作。

至于宁德时代入股阿维塔、哪吒汽车等,恐怕也是为了在整车设计之初,就留出与自家产品、换电技术等相配套的接口,以进行两手准备。

02 并不是非要“抢”蔚来生意

其实,在今年1月份的文章《宁德时代换电,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就已经提到,宁德时代之所以想要将换电业务做起来,存在着某种“绑定”车企的心态。

毕竟从汽车市场的角度观察,各车企正试图寻找动力电池的二供、三供,摆脱大厂的控制。而面对车企们“逃离”的决绝,宁德时代如果想要继续保证自己的规模化和领先性,除了在电池技术方面持续创新之外,就需要在合作模式上有所改变。

所以,拓展换电业务,就成为了宁德时代坐稳龙头的一种解决方式。

将时间倒回到今年的1月18日,宁德时代换电品牌EVOGO发布会上,时代电服总经理陈伟峰,曾经笃定地说道:“巧克力换电块”,可以适配全球80%已经上市以及未来3年要上市的纯电平台开发的车型。

换言之,这种由宁德时代专门为实现共享换电而开发的可量产电池,在功能上,完全可以适用从A00级到B级、C级的乘用车以及物流车等不同轴距的电动车型,具有一定的“普适性”。

另外的角度,“巧克力换电块”采用宁德时代最新CTP技术,重量能量密度超过160Wh/kg,体积能量密度超过325Wh/L,单块电池可以提供200公里左右的续航,属于三元材料电池的一种。

综合来看,其实“巧克力换电块”的自身电池素质并不差。恰恰相反的是,因为是专门设计,组合换电的方式给予了用户更多的便利性。

但是话又说回来,又有多少车企会为宁德时代的换电业务买账呢?

关于该问题,别的不好说,但大环境下动力电池的成本激增,却是为宁德时代换电业务的发展,提供了宝贵契机。

虽然不能确定宁德时代掌舵人曾毓群是否已经从过去的市场规律中,看到了原材料暴涨的今天;但可以肯定的是,3个月时间就果断将换电业务落地的操作,却是切实地抓住了一次机会。

简单来讲,新能源车企的普遍涨价,生动形象地体现了动力电池“绑架”车企的现状。而换电模式的优势,上文也有所提及,就是电池厂商将动力电池的成本收归到了本身。

这样一来,哪怕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也不会对电池、整车分离的车型造成影响,而车企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也不会变得如此尖锐。讲道理,车企卖车也是在卖品牌,动不动涨价,无疑是对品牌的巨大损害。

所以,综合上文的种种分析,宁德时代是真的想要“抢”蔚来的换电生意吗?恐怕,并不尽然。

其一,蔚来车企的身份,并不适合将换电模式推广开来,毕竟友商之间的心思多如牛毛,“强大”的蔚来肯定会引发相应的忌惮,就比如:蔚来不开放完全的技术怎么办?

其二,宁德时代第三方电池厂商的身份有一定的说服力,而且可以加快换电模式下动力电池的标准统一,甚至为之后的电池循环回收,也提供了足够的便利,进而让电动汽车成为名副其实的“真环保”。

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想说,尽管在推行换电业务的过程中,宁德时代会遇到不少的艰难险阻,但其自身优势依旧很大。

尤其是在目前动力电池成本持续攀升的节点,宁德时代如此加大开拓换电市场,既占据了大势,也是一场赤裸裸的“阳谋”。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宁德时代 换电业务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