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海南重回风电“快车道”

2022-05-24 08:11:09 南方能源观察   作者: 姜黎  

提起海南,总是能想起一切和旅游度假相关的美好,鲜少有人会认真地讨论海南的工业发展。2022年以后,这一刻板印象将有所改变。

《海南日报》消息,海南省工信厅近日印发《海南省风电装备产业发展规划(2022-2025)》(下称《规划》),提出打造海上风电500亿级产业链(群),推动风电装备产业发展。此前,海南省“十四五”期间海上风电建设规划已获国家能源局批复,规划总装机规模达到1230万千瓦,计划投产300万千瓦。

这并非海南首次“锚定”风电。

早在2014年9月,《海南省海上风电规划报告》曾获国家能源局批复同意,当时规划批复的装机容量为395万千瓦,建成后年发电量预计为93亿千瓦时。但2017年下半年,为加大生态环境和自然景观保护力度,海南省停止了海上风电项目的开发工作。而这一次重启海上风电,计划发展规模超过2014年的3倍。

早在10年前,海南就已明确清洁能源岛的发展方向。这一次,海上风电能否破局?

看上海南

2021年12月10日,彩球高悬,机器轰鸣。海南一个高端海洋装备制造项目开工暨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前期工作正式在东方临港产业园启动。

“为了加快我们的施工进度,市政府组成了专班,开设了报批报建的绿色通道。”时任明阳集团基建部总监万黔耀在接受海南省东方市广播电视台采访时说。

在与明阳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东方市委市政府就开始推动项目落地。当地政府各职能部门及时清除开工面临的障碍,仅3个月时间就办完了项目所有的用地手续。

据当时的明阳集团海南区域负责人介绍,该项目包括大型风电设备及相关产业配套项目,建成后年产能150台,年产值约100亿元,可带动当地2000余人就业,帮助东方市人才回流。

东方市为海南省下辖县级市,位于海南省西南部。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GDP)186.50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比上年下降1.9%。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50.54亿元,增长5.6%;第二产业增加值70.30亿元,下降9.2%;第三产业增加值65.66亿元,增长1.9%。

2021年6月发布的《海南省海洋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2021-2025年)》明确,在东方西部、文昌东北部、乐东西部、儋州西北部、临高西北部50米以浅海域优选5处海上风电开发示范项目场址。

示范项目启动前两个月,海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冯飞在海口会见了明阳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传卫,表示坚定支持明阳在海南创新发展、以链主企业拉动海上风电产业集群和示范项目建设。

据eo了解,在海南叫停了海上风电开发计划以后,明阳并没有放弃海南市场,而是持续调研,现在抓住了重启的契机。

看上海南市场的不止明阳一家。

2022年1月13日,中海油(海南)新能源有限公司在海口揭牌,将以风电建设为重点,以光伏和气电融合并举,分布式能源为补充,建设综合能源公司。揭牌前,该公司已经建立了含有24个项目的项目库。2月,冯飞在调研中海油海南码头、南海油气勘探开发后勤保障基地项目时,再次提到探索开展海上风电等产业的配套服务业务。

2021年前后,冯飞开始密集会见海上风电相关企业,除了明阳、中海油外,还有处于电力上下游产业链的中国大唐集团、东方电气集团以及中国电建集团。相关报道所涉话题均提到海上风电产业链,包括装备制造、研发、水环境综合治理等。

据悉,海南省“十四五”海上风电规划场址11个,分别位于临高西北部、儋州西北部、东方西部、乐东西部和万宁东南部海域,各场址容量50万千瓦—150万千瓦之间,总容量为1230万千瓦,总场址面积约1902平方公里,水深11米—90米,离岸距离10公里—47公里。其中,不参与竞配的3个示范项目分别被申能和上海电气(1200MW)、中海油(1500MW)、明阳集团(1500MW)拿下。

海南省可再生能源协会秘书长范益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除部分新增开发投资外,在2017年前完成规划但并未实质开工的大部分项目都将列入到此次的竞争性配置中。

重启风电

海南的第一个风电项目是在清洁发展机制(CDM)背景下落地的。2008年,海南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授权,作为中方实施机构开展一系列项目活动,其申报的儋州峨蔓风电场项目,是海南首个获国家发改委批准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风电场项目,转让总量不超过34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每吨二氧化碳当量的转让价格不低于10.7欧元。

2014年10月,国家能源局批复海南省海上风电规划报告。报告提出海南远期规划总装机容量为395万千瓦,包括东方海域70万千瓦、乐东海域165万千瓦、临高海域50万千瓦、儋州海域30万千瓦、文昌海域80万千瓦。

当时,海南省发改委相关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395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是一个长期规划目标,将根据海南的实际情况逐步开发。

但在2018年10月31日海南省发改委发布的《关于我省“十二五”以来风电、光伏发电项目信息的公示》中,位于文昌、临高、东方地区的陆上、海上风电项目都被取消了,规模指标除天能临高风电场外保留了6MW外,其余也全部作废。

就在海南叫停风电期间,江苏、广东、山东、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却纷纷瞄准海上风电。2020年时范益民曾撰文表示,2014年的规划即将过去七年,海南海上风电产业始终没能实现零的突破是令人遗憾的。

范益民认为,海南自贸港建设需要强大的产业支撑,需要着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而海上风电产业具有技术先导性强、经济体量大和产业关联度高的特点,具有巨大的产业聚集“雁群效应”。

前述《规划》根据产业培育时间和项目建设周期,将“十四五”期间海南风电装备产业划分为4个阶段,计划争取到2025年,建成儋州洋浦、东方海上风电装备制造基地,形成专业服务、整机制造、配套设备、施工运维、关联产业等全产业链,建成海上风电装备制造业创新中心、海南深远海能源技术研究中心、海上风电试验基地、海上风电数字信息管理平台。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受海南的地理位置、工业发展阶段和风电产业链基础等因素影响,需要拉动当地的风电产业,首要任务是搭建产业链体系,吸引配套供应商前往海南建厂,同时打通海运的交通体系,解决生产制造的基本需求。

产业链的落地是需要时间的。“海南的工业基础比较薄弱,产业链不成熟。”上述业内人士说:“定位塔筒、叶片、整机组装等可以就地解决,但如变流器、轴承、齿轮箱、发电机等技术密集型零部件落地生产的条件尚未具备,如果海运运费高,建设推动起来就比较困难。”

除此之外,海洋环境的约束在海南也格外重要。不过,受访的整机厂商对此并不是很担忧。据悉,海上风电巨头之一沃旭能源已在自己的海上风电项目中开展珊瑚养殖工作,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相信随着市场的拓展和环保要求的提升,国内厂商对此也会多花些心思。”

消纳挑战

从前述《规划》内容来看,海南对海上风电带动产业链发展寄予厚望,而从电源发展的角度看,海上风电仅为海南能源“棋盘”中的一部分。

与“十二五”时期的能源发展低迷不同,“十三五”期间,海南全省先后投产了昌江核电一期2台65万千瓦、文昌气电2台46万万千瓦、琼中抽水蓄能电站3台20万千瓦等清洁能源机组,开工建设昌江核电二期2台120万千瓦、万宁气电2台46万千瓦、洋浦热电2台46万千瓦等重点清洁能源发电工程。

电网方面,“十三五”时期,南方电网公司在海南投资达33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0%,建成500千伏跨海联网二回工程、海南首座抽水蓄能电站、首座大型燃气调峰电站等,户均停电时间由42.5小时大幅降低至11.9小时。

在2021年1月18日举行的海南“十三五”建设发展辉煌成就系列之第八场新闻发布会上,时任海南省发改委副主任颜人才表示,曾困扰海南多年的电源性缺电问题已彻底根治。

截至2021年底,海南全省总装机约1042万千瓦,其中统调装机948.9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占比70.9%。全社会用电量约40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6%。单是海上风电一种电源,按照最新的“十四五”发展规划,就已超过了目前所有电源的总装机规模。

风电和光伏等不稳定电源规模不断增加,给消纳带来了一定挑战。一位从事规划的业内人士透露,海南目前不缺电,主要缺调峰资源。

海南省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开展2022年度海南省集中式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工作的通知》(琼发改能源〔2022〕12号)要求,单个申报项目规模不得超过10万千瓦,且同步配套建设不低于10%的储能装置。

同时,南方电网公司还将配合省发改委研究编制《海南抽水蓄能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抽蓄的发展时序,明确“十四五”期间开工建设三亚羊林抽蓄电站,支撑核电、新能源发展。

另一方面,发电成本高,电价高是阻碍海南吸引工商业投资及电力区域融合的一大原因。

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2021年新能源上网电价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海南和青海两省的风电、光伏上网指导电价不低于燃煤基准价格,其中海南的风光指导价达到0.4298元/千瓦时。

据悉,海南省物价局已于2021年开展了煤、气、核电成本监审测算工作,旨在寻找降价空间。

《海南日报》在2021年一篇描述海南营商环境建设的文章中提到,冯飞指出,海南将定制可量化、引领性的指标体系,构建“市场主体说了算”的评价机制,力争使海南的营商环境越来越好。

2020年7月,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的《海南能源综合改革方案》明确,以电力和天然气体制改革为重点,开展能源综合改革,鼓励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机制创新。

具体包括,建设符合海南实际并与南方区域市场相衔接的电力现货市场。建立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化价格形成及分担机制,鼓励市场主体投资建设抽水蓄能等调峰电源,促进各类市场主体积极参与系统调节。推动海南纳入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支持市场主体通过跨省市场化交易消纳外省清洁能源。

国家能源局南方能监局于2021年3月23日发布了《关于推荐海南电力现货市场交易规则研究专班人选的函》,拟成立海南现货市场交易规则研究专班。

eo获悉,市场建设方案初稿已编制完成,包括海南融入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的建设目标、要求,以及海南现货市场架构、交易、电价和结算机制等,并于2022年3月底上报主管部门。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海南风电 海上风电

更多

行业报告 ?